神枪手



  军长在当士兵的时候,就是有名的神枪手;走上军长岗位后,仍然保持着对射击的爱好,一有闲暇便去靶场过过枪瘾。


  


  随着年龄的增长,军长的视力有所下降,手也有些微微发颤,但这些似乎对他的射击技艺并没有丝毫影响,稍稍一瞄准,抠动扳机,几乎枪枪都在靶心开花,环环八九不离十。


  


  每当一阵枪声过后,报靶员报出很高的环数时,军长身边的随从们总会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随从们纷纷说:军长真是宝刀未老啊,不愧是誉满全军的神枪手呐!这时,军长便摆摆手,哈哈一笑,颇有些自得而又谦逊地说:正像卖油翁说的——我亦无它,惟手熟尔’!


  


  军长在下部队检查工作时,只要时间允许,会在官兵们的强烈邀请下,到靶场一显身手,总会获取满场喝彩。久而久之军里的各级干部都熟知了他的这个爱好。


  


  这天,军长来到一个边防团视察工作。在听完工作汇报后,忽然想起军内比武获得射击第一名的射手郑剑,他就是这个团的。军长立马来了兴致,便安排人把郑剑找来。


  


  军长亲切地拍拍郑剑的肩膀,说:怎么样小伙子,咱俩新老神枪手比试比试,咋样?


  


  郑剑犹豫着看了看团长。


  


  军长说:不管他!


  


  团长立即安排几个人先去准备一下,随后一行人便来到了射击场。


  


  军长和郑剑各打五发子弹。两人走到靶位前,卧倒、装弹、举枪、击发……


  


  枪声过后,报靶员传来结果:军长:48环,郑剑:45环。


  


  一片掌声在射击场暴雨般哗哗响起,传出老远。


  


  军长立起身,笑着对郑剑说:小伙子,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哟!


  


  郑剑脸涨得通红,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军长知他有话要说,便使激将法:我看你这个所谓的神枪手’,不过是徒有虚名呀!也许那次军里大比武,你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好罢了,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看你啊,算不上什么后浪,顶多只是一个小水波儿,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郑剑偷眼看看团长,见他直向自己使眼色、摆手,就又低下头,用脚搓着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儿。


  


  军长又说:怎么,不服气?敢不敢再打五发?


  


  郑剑的牛劲上来了,反正豁出去了,挺一挺胸,说:打就打!不过请军长答应我一个要求,您的子弹得由我来装。


  


  军长一怔,说:怎么,怕我作弊?好,我同意。


  


  趁装子弹的空儿,郑剑飞快地写了一个小纸条,悄悄地递给军长。军长接过来一看,愣住了,满脸疑惑地盯着郑剑有好一会儿。


  


  又一阵枪声过后,报靶员传来成绩:军长:47环,郑剑:41环。


  


  掌声还未响起,军长的怒火腾地蹿上来,吼:扯淡!可恶!


  


  团长和郑剑一干人等全都吓得呆若木鸡。


  


  军长过来,止住怒容,面带真诚的微笑,握住郑剑的手说:好样的,有胆量,是个军人的料儿!谢谢你的提醒,看来有些事情,我是得反思反思啦。


  


  军长转身把那张纸条儿摔给团长,转身而去,走了没几步又回头大声地对郑剑说:郑剑,今后谁要是为这事儿找你的麻烦,尽管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团长不知所措地捡起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军长,我在你枪里装的是没有弹头的空包弹。


  


  此后,军长便戒了射击这项多年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