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迷糊开车(第一部)



  我特别爱犯困,就是等公交车的几分钟也能打个盹儿,是有名的二迷糊。我又是一个爱车族,特别喜欢开着车兜风昏昏然的感觉。


  人家是手握方向盘,安全记心间,我却是手挨方向盘,困虫就来缠。这不,都腊月二十八了,临近晌午,我正犯困,有个客户打电话来,非让我再给他送过去两台电暖气。


  顾客是上帝,我只好开着车给他送去。去的时候倒没事。回来的路上,我实在睁不开眼了。不觉手一松,车子自由了,一撒欢,像匹野马一下子把一辆高级轿车的保险杠给撞断了。


  这一下我不困了,只剩下满脑子的犯愁。人家轿车本来象头贪睡的大肥猪趴在那里很乖,责任全在我。


  轿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儿,开口给我要五千块钱。


  我哭咧咧地说:我送两台电暖气才挣十几块钱……


  小伙儿不干了:你挣不挣钱不关我的事,既然你撞坏了我的车就得赔


  可愁死我了!


  我蹲在路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小伙子急了:你赔我钱啊!


  我苦着脸说:把我的车给你吧,我没钱!


  小伙子一下子恼了:开玩笑,你这破三轮车,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


  我又说:我没钱!


  小伙子看我一身破衣烂衫,悻悻地说:算我倒霉,我还是去找保险公司吧。


  我又说:我没钱!


  小伙子一下子爆发了:没钱没钱,我总不能再给你几百吧?


  我一甩烟头站了起来:谢谢!


  想得美!小伙子狠狠地唾了我一口,上了车。轿车风一样开走了。


  我也唾了一口:你才想的美,想让我赔钱,没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