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老太



  早春的一天,一辆中巴开到大山深处的青岭农家乐。随着客人下车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陈秀梅。陈老太住进农家乐后,一直有些古怪,她多数时候待在自己房间,即便吃饭,也要先站在房门口,看看饭厅里有些什么人,过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跑出来。


  


  来青岭农家乐的游客,最多住个把星期就会离开,可陈老太住了半个来月,还没离开的意思,引起了农家乐主人刘阿宝,还有妻子张雪琴的注意。他们多次询问陈老太,她从哪里来,家里有什么人,打算住多久。陈老太只说她生了一男一女,都对她很孝顺,自己退休前在食堂烧菜,现在老伴不在了,就一个人出来散心。问到住多久时,陈老太紧张得站了起来,说:这里很好……


  


  陈老太的回答,让刘阿宝夫妇心头疑团重重。既然她儿女孝顺,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住农家乐?又为什么怕外出,怕见陌生人?


  


  又是半个月过去,陈老太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刘阿宝对妻子张雪琴说:陈老太不愿走,可又一直躲在房间里,这么下去,不得闷出病来?


  


  张雪琴想了想说:我有办法!


  


  第二天中午,张雪琴忽然在厨房里尖叫一声,接着,刘阿宝跑进陈老太房间,大声问:陈婆婆,我女人剁菜时把手弄破了,能不能请你到厨房去帮帮忙?


  


  陈老太稍稍迟疑一下,便跟着刘阿宝来到厨房。看到张雪琴的右手包着染血的纱布,陈老太不禁说:快歇着,我来。接着,陈老太穿上花格子罩衫,拿起菜刀,切菜、剁肉、剖鱼……十分利索,张雪琴看得眼睛瞪直,拍着手喊:陈婆婆,你好快的手脚!刘阿宝也笑着说:没想到陈婆婆手艺那么好!


  


  陈老太听了刘阿宝夫妇的赞扬,脸上第一回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不用刘阿宝再去请,陈老太笑眯眯地自个儿去了厨房。张雪琴右手仍然包着纱布,切、剁、炒菜的活儿都被陈老太包了。


  


  就这样,张雪琴用苦肉计让陈老太跑出了房间。一个礼拜后,张雪琴手上的伤好了,她拉住陈老太感激地说:陈婆婆,谢谢你,我的伤好了,你不用来帮忙了。


  


  陈老太听到这话,两颗泪珠突然淌下来,怔怔地站着,不知所措。


  


  刘阿宝一看不对劲,连忙朝张雪琴使使眼色,笑着跑过来,说:陈婆婆,要是你愿意留在厨房帮忙,我同雪琴真巴不得呢,客人也夸你炒的菜好吃。从今天起,我们请你做厨师,不收你的食宿费了!


  


  陈老太一擦眼睛,破涕为笑,她套上花格子罩衫,拿起菜刀,说:你们留我干活,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能不交食宿费呢?


  


  从此,陈老太在厨房里干活,每月的食宿费一分不少照交,这让刘阿宝夫妇十分为难。


  


  有一回,陈老太咳嗽发热,刘阿宝赶紧把她送到医院,一查,原来是患了肺炎。整整十天,刘阿宝同妻子日夜轮流陪护,同室病人羡慕死了,说陈老太的儿子媳妇太孝顺了。


  


  刘阿宝夫妇听了,笑笑不作回答。陈老太听了,幸福写满脸上。


  


  陈老太出院时,掏出银行卡,对刘阿宝说:这是我的退休工资卡,帮我去付住院费吧。


  


  刘阿宝把银行卡推还给陈老太,笑呵呵地回答:陈婆婆,钱不用你掏了,你在农家乐干活,工资早够付这回的住院费了。


  


  陈老太把银行卡硬塞到刘阿宝手里,提出一个让他们目瞪口呆的要求:卡里有十来万,每月还有退休金打进去,以后卡就放在他们那,她想一直住在这里……


  


  看着眼泪汪汪的陈老太,刘阿宝望了妻子一眼,张雪琴会心点头。刘阿宝便把银行卡接过去,拉住陈老太的手,说:好,陈婆婆,我们暂时替你保管,你想住多久就多久!


  


  接下来的日子,陈老太除了下厨房,还在后院养鸡,山上种菜,忙得跟山里婆婆似的,脸色黑红,整天挂着满足的笑容。只是,她偶尔会站定双腿,望着弯弯曲曲的山路,露出隐隐的忧虑。


  


  陈老太的情绪变化逃不脱刘阿宝夫妇的眼睛,他们始终弄不清陈老太的庐山真面目。每当夜深人静,夫妻俩就发愁:陈老太不肯回家,她的子女肯定在找她呢,总不能一直让陈老太住下去吧?


  


  这天,陈老太在山地里弄菜,抬起头突然看到一辆白色面包车向青岭农家乐开过来,她立刻惊慌失措,扔下菜篮子跑回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这一幕被刘阿宝夫妇看到了,刘阿宝急忙去敲陈老太的房门:陳婆婆,出什么事了,开开门,开开门啊!


  


  陈老太哆嗦着回答:不开,不管谁来,我都不开。


  


  刘阿宝同张雪琴面面相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一会儿,那辆白色面包车开到青岭农家乐场上,刘阿宝同妻子跑过去想接客人,却看到车厢上写着醒目的红字:夕阳红敬老院。刘阿宝同张雪琴心里顿时明白了:原来陈老太是从敬老院里跑出来的啊!接着,车上下来几个人,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自我介绍,说她是敬老院的徐院长,并打开手机让刘阿宝看照片。手机屏幕上,陈老太罩着花格子罩衫,正笑眯眯地给客人端菜。徐院长问道:这个叫陈秀梅的老太太,住在你们农家乐?


  


  对,刘阿宝又问,这张照片是——


  


  徐院长叹口气,告诉刘阿宝:陈老太是从他们敬老院跑出来的,之前已经偷跑过好几次,只有这次,怎么也找不见人。前天,徐院长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这张照片,是朋友住在青岭农家乐,拍了照片发的,她赶快通知老人的儿子,一起寻来了。陈老太的儿子在一边说道:谢天谢地,总算找到了。你不知道,我们都急死了……


  


  不管怎么说,夫妻俩一桩心事放下了,于是把徐院长、陈老太的儿子带到房间前。儿子拍门喊:妈,徐院长来接你回去了,开开门!


  


  谁知陈老太反而把房门抵得死死的,一个劲地喊:我不开,我不回敬老院!


  


  徐院长皱着眉,隔着门朝陈老太喊:看在你孩子的分上,你也得回敬老院啊!


  


  陈老太哇的一声哭了,边哭边诉说她多次跑出敬老院的缘由——


  


  原来,陈老太两个子女都不在身边。见老人生活无人照应,他们花高价把妈妈送进夕阳红敬老院。这家敬老院是市里的金牌敬老院,对老人采取一天二十四小时贴身护理,钱出得越多,护理越周到。这样一来,这些被保护起来的老人这也不能、那也不许,连走快些都不行。陈老太农村出身,劳动惯了,也自在惯了。在敬老院,反而让她度日如年,精神都快崩溃了。陈老太逃过几次,有一次甚至不顾危险,从二楼翻窗跳了下去,伤到了骨头。


  


  陈老太的子女急了,加了护理费,反复叮嘱徐院长,别让陈老太再出意外。可敬老院越是护理得周到,她跑的念头越强烈。一天,她在电视里看到山里的农家乐,有不少老人去度假,她眼睛一亮,寻了个机会,溜出敬老院,坐上了去山里的客车。日子过得自由自在,她再也不愿回到寂寞的敬老院了……


  


  一切都明白了,刘阿宝激动起来,对徐院长和陈老太的儿子说:陈婆婆好动,你们却非得把她圈起来,她怎么受得了?陈婆婆身体硬朗,你们让她在家里种种菜,烧烧饭,和老邻居聊聊天,才是真的关心她!我和老婆也欢迎陈婆婆常回我们青岭农家乐看看,她永远是我们的贵客!


  


  听到这,徐院长和陈老太的儿子陷入了沉思。忽听房门咔哒一声,陈老太终于打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