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皇帝画像



  这天,一个叫秋生的年轻画师求见刘伯温。刘伯温虽然没见过对方,但猜到了他的来意。


  


  原来,前些日子,胡惟庸上奏皇帝朱元璋,要为他立字画像,以此让天下万民敬仰。朱元璋自登基以来,一直顾忌自己的画像之事。主要原因是他长了一张猪腰子脸,而且还有好多麻子,如此丑陋的面容如何能挂得上厅堂?这次胡惟庸重提此事,朱元璋也觉得大明的皇帝没有一张画像实在是个遗憾,于是就准奏了。


  


  胡惟庸命人张贴告示,昭告天下画师来为朱元璋画像。天下有名的画师聚集京城,都希望能一睹皇帝的真容,成为皇帝的画师。


  


  第一批画师进宫为皇帝画像,个个画技精湛,画得惟妙惟肖。可是朱元璋看完画像后,气得浑身发抖,大吼一声:来人,将这些画师统统关进大牢!


  


  第二天,第二批画师进宫了,他们听说昨天那些画师都被关进大牢,个个吓得胆战心惊,他们更加小心提起画笔,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朱元璋画得就像是真人贴在画纸上一样。但他们的命运和前一批画师一样。


  


  进宫的画师都被皇帝打入大牢,宫外的画师惶恐不安,既不敢进宫,又不能不进宫,个个吓得像丢了魂的苍蝇。


  


  秋生是宫外画师中的一个,他想皇帝把画过像的画师都打入大牢,内中必有缘故,就想到在京城做官的老乡刘伯温。于是他连忙前去拜访。秋生对着刘伯温一揖到底:早闻大人足智多谋,神机妙算,明日学生要进宫画像,望大人能给我指条生路。


  


  刘伯温微微一笑:明日你进了宫,只要照坐着的画身,照立着的画容,但能否让皇上龙颜大悦,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秋生连连感谢,起身告辞。第二日一早就进宫为皇帝画像。朱元璋身穿龙袍,威严地端坐在龍椅上。旁边站着一个人,鼻正口方,五官端正,就是胡惟庸。秋生抬头仔细观察,皇帝的气质非同一般,气场之大非一般常人能比。而边上的胡惟庸,尽管面容端正,却是卑躬屈膝,一副奴才相。秋生慢慢落笔,渐渐由慢转快,时而行云流水,时而惆怅不前,细笔处汗毛显露,粗犷处如山水隐藏,画毕,他再仔细端详,皇帝的气势毕现,可这面容四分像朱元璋,六分像边上站着的人。秋生忐忑不安地将画交与太监,等待皇帝审阅。


  


  朱元璋看了几张,还是前两天的样子,心里的火又上来了,再往下一看,看到了秋生的那幅画,突然眼前一亮,拿起来认真细看,口中夸道:画得好,画得好,来啊,赏!


  


  秋生顿时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暗暗佩服刘伯温。


  


  次日,朱元璋宣刘伯温觐见,他将秋生的画拿了出来,问:刘伯温,你说这画有几分像朕?刘伯温连忙回答:回禀皇上,臣左看像,右看像,上看像,下看像,近看像,远看像……


  


  朱元璋打断刘伯温的话说:可是朕细一看,怎么没有几分像朕呢?刘伯温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臣眼拙,怎么看都是皇上,十二分的神似,十分的相似。朱元璋笑了:朕的那点小心思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你刘伯温啊!起来吧。


  


  刘伯温回到府上,刘义忙进来禀报,说是秋生求见。刘伯温回过头来说:刘义,不宜再见秋生,让他速速离京,越远越好。刘义飞奔出去,告诉秋生快快离开京城。


  


  几日后,朱元璋去见马皇后,半路上碰到胡惟庸,胡惟庸回禀朱元璋说,有人看见秋生给皇上画像之前去见过刘伯温。


  


  朱元璋听了心里一惊,这秋生的画是刘伯温的授意?朕的所思所想他刘伯温都一目了然,那刘伯温真是太可怕了。他对胡惟庸吼道:来啊,快去将刘伯温和秋生押入大牢。刘伯温被关进大牢,而秋生早已隐居山野。


  


  几月后,朱元璋与胡惟庸离京微服私访,进入浙江地带,走到一个茶水店前歇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茶,突然从斜刺里冲出来几个人,凶神恶煞地扑向朱元璋和胡惟庸等人。护卫飞一样地出现,但还是有一把利剑刺中胡惟庸的左肩,血流如注。朱元璋大声喝道:给我拿下。护卫们将刺客统统擒获。


  


  经过严刑审讯,刺客终于招供。他们是张士诚的余部,有人给他们提供皇帝的画像,说皇帝要来微服私访,命他们埋伏在此刺杀皇上。刺客说:只可惜我一剑刺偏了,没有结果他的性命。


  


  朱元璋听了一愣,拿起刺客身上的画像一看,又朝自己的画像远远望去,怪不得自己能逃过一劫,这画像近看像自己,而远看却像胡惟庸。


  


  朱元璋心有余悸地将这事说给马皇后听。马皇后听完就起了身:皇上,不是这画像救了你,而是刘伯温救了你啊!马皇后说,那个秋生画画之前是不是去见过刘伯温,都说是刘伯温给他出的主意。刘伯温为什么要出这个主意,是他早就知道胡惟庸没怀好意,明是为你画像,实是要你的画像,然后派人害你。刘伯温就让秋生画了你的身体,胡惟庸的面相。刺客以画索人,把胡惟庸当成了你。


  


  朱元璋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这一切都是胡惟庸在捣鬼?他亲自去牢里将刘伯温放出来,然后问道:刘伯温,快说你是如何知道胡惟庸的心思的?


  


  刘伯温哪敢起来,又是连连磕头:臣哪里知道胡大人的心思,只是臣觉得胡大人突然要为皇上画像,这里必有缘由。


  


  朱元璋瞪了刘伯温一眼:大胆刘伯温,再不说实话,休怪朕对你不客气。


  


  刘伯温一脸哭相:皇上,胡大人与我向来不和,他无时无刻不想置我于死地,但我却绝无害他之心。此次他要为皇上画像,我就断定他有阴谋。那天秋生来找我,我指点秋生七分神似,三分形似。皇上是神,胡大人是形。秋生的功力了得,让皇上开心。可胡大人听说秋生画像之前来找过我,就在皇上面前参我。其实他是想铲除他的后顾之忧。胡大人害皇上之心早已有之。


  


  朱元璋怒道:来人,将胡惟庸打入死牢。然后回过头来,刘爱卿,朕要赏你,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刘伯温忙说:臣只有一个请求,想请皇上准许我告老还乡。我年纪大了,只想回去颐养天年。


  


  朱元璋见他心意已决,就准了他回老家。然而,朱元璋心里清楚,刘伯温要隐居乡野,是他深知君臣之险。尽管刘伯温时刻保持着低调隐忍的姿态,但他明白总有一天朱元璋会对他不放心的。


  


  果然,刘伯温就是在乡下,朱元璋也时时派人留意着他的动向,提防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