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二奶口述 与2个保安疯狂性爱



  一段时间,我花了几周在深圳几个港人集中租住的地方明察暗访,调查了解港人在深圳包的二奶生活和工作情况,也就是这些二奶的生活情况


  通过调查了解,发现这些香港男人在深圳包二奶似乎都不怎么隐蔽,因为不少二奶不会死心塌地陪自己的香港男人,而是花不少时间零敲碎打,比如晚上去夜场坐台、去跟别的男人搞暧昧、还有包小白脸的行为


  而这些事情在很多香港男人的眼里,都是默许或无奈的,有的还亲眼目睹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暧昧


比如说,有的二奶与小区的保安和物管就搞得很熟,甚至还成为小区保安的性爱的主要对象


阿娇就是其中一个


  阿娇今年28岁,广西人,虽然漂亮,但书只念到初中,因为家境贫寒,不得不停止学业出来赚钱,15岁便到罗湖一个亲戚家带孩子,19岁那年不做保姆了,就跟几个也是做保姆的姐妹到福田一个休闲场子里做洗脚妹,而包她的这个男人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现在她有一个6岁大的女儿,她的这个香港男人在罗湖一个小区里给她租了个两居室的房子,为了带孩子,她也辞掉了工作,周末的时候男人从香港过来履行“丈夫”的职责,顺便也带些日常生活用品和生活费来


  但这两年,香港男人来的机会少了,因为他在香港的妻子患病卧床不起,男人来的时候就很匆忙,有时就过来做一次爱或看看孩子就走了,但这个时候男人给他深圳这个女人的生活费没少给,还是以前约定的数量,而且也满按时


  有一天晚上,她跟姐妹聚会很晚回家,在小区门口看到女儿跟一个保安在玩耍,原来她女人是委托邻居看管的,这个邻居因老家出事全家回乡下了,当时有由于阿娇的手机没电,没法联系到她,邻居就将孩子托付给了值班的保安


  为这事,阿娇还挺感动的


一回生二回熟,阿娇就跟当时那位值班的保安来往了,尽管这个保安比他小3岁,但她当时很寂寞,而且他也没有女朋友,就在一起了


  其实,像阿娇这样的二奶,在深圳还不少,只要生了孩子,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名分的,只是女孩选择了就只好面对,实无他法


因为孩子过了哺乳期不是送回家里请家人帮忙照顾,就由自己来带,请保姆和家里照顾的人,是因为家里人的思想也前卫的才可以,如果家人知道这个孩子是没有法律保障的,是自己的女儿做别人的二奶而生下的,就会遭到嫁人的反对甚至是谴责,还有少数的家人跟女人断绝父(母)女关系


  开始的时候,阿娇家人是不知道她生了人家的孩子,后来知道了,也就认了,她母亲从家乡来带过两年孩子,让阿娇甩手做“全职太太”,所有生活来源均来自香港男人每个月九千多的供给,这让阿娇从心理上产生一种依赖,也让她产生了一种从属感


也就是说,她的全部都是这个男人给的,离开了这个男人,她和女儿的无法生活


  打从母亲回老家照看她弟弟的孩子后,她就做了女儿的专职保姆


  由于她和香港男人长时间的两地分居,这令她的心理和生理都很空虚寂寞,除了没事的时候打打牌,跟以前的朋友在一起聚一聚,就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了


所以,碰上有男人喜欢自己,她怎么又舍得放手呢?   于是,她就暗地里跟这位小区的保安交往,有时保安还到阿娇租住的房子里过夜


  这事被保安班长发现后,班长就对他说,你谁不找,专找一个生过孩子的二奶做女朋友,多没品味啊,要是遇到她男人从香港过来了你说我们作为小区的保安怎么办?你说我作为保安班长,是替你做主还是替业主做主?说得那位保安无地自容


  一次快到春节了,保安班长对出门的阿娇说,今天我和同事到你家吃饭怎么样?   她说,可以啊!   就这么说了一句可以,就使她成为小区这两个保安的发泄对象


因为那次吃饭不是她自己做饭,而是她花钱请他俩到馆子吃的,席间还喝了酒,两人都喝醉了,叫不醒,她就只好在酒家的楼上招待所开了间房子给他俩住,结果送他俩上去的时候,班长就醒来了,他就死死的抱住她不放,直至跟她发生了关系,而这一场景,因为她的奋力反抗声音太大,把他的保安男友吵醒了,男友目睹她和班长这一幕,但他看到后就假装没醒来的样子


  这位班长是已婚的,三十多岁,妻子在家留守,精力特旺盛,把阿娇折腾了好几次


  从此之后,三人就这样过着


只要是阿娇的身体方便,她都能满足这两个保安的性要求


为了不发生矛盾,两个男人约好,如果阿娇的香港男人不来,每周的前四天属于班长,后三天属于小保安


  这样一来,阿娇成了这两个保安名副其实的“女朋友”,她说她最多一周要跟这两个保安做爱70次,两人还比赛,仅一天就十四五次,最少的也有二三十次


  直到有一天,香港男人过来了,发现了她的秘密,就少给了她每个月的生活费


少了生活费,她是不会干的,就找小区的两个保安帮忙解决


  班长说,等他过来了先打他一顿再说,看他敢不敢少给钱


  香港男人过来了,这两个保安真的想办法把他叫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揍了一顿,后来这个香港男人跟这个女人分手了,两个保安帮助她从香港男人手上要了一百万


  采访完她的故事后,有一段时间我还跟阿娇有电话来往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自己四岁的女儿被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性侵,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她


我说你快点报警


报警后,警方要取证,就得用器械撑开孩子的里面,她不忍心这样做,因为这样会让孩子又一次受到伤害,想私了让嫌疑人的家人赔点钱算了


于是,她也请这两个保安去摆平这件事


  后来,她再也不跟我联系了,我给她打过电话,可是电话的那头说“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这个阿娇给两个保安身体最大能量的付出,收获就是他们能给阿娇当保护伞,能给她生活的安全,甚至还可以给她性生活带来的快感


  类似这样的故事,在深圳一些二奶身上都不同程度存在,因为她们也是人,也需要人文的关怀,也需要性的抚慰,而她们大部分人都找不到贪官和富豪做保护伞,于是,小区的保安和物管就成为了她们最佳的人选


  女大学生口述做小三心酸 就是被人疯狂泄欲   最近一段时间,小三、女大学生、腐败等字眼再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记得前几天在网络上疯传的关于一小三被男朋友的原配暴打,并扒掉裙子


这不怪什么,也不怪谁,主要是现实社会放在这里


  我想每个女大学生都不愿意做小三,更不愿意成为某些老板或有钱人的性奴


但这个很敏感的问题就在于,现实社会将许多女大学生逼上小三的道路


  最近,我在采访时碰到了一位已经毕业的女大学生,她给我讲述了自己当小三的经历和下场


小丽(化名)原是某大学的一位女生,长得很漂亮,个子高挑,很丰满


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她被一位老板包养了,换句好听点的话就是成了小三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