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钻戒



  错路难行


  


  这一天,大勇去找哥们儿王涛,进了小区,上了四楼,伸手去敲401的房门,不料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应答。这时,他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于是推门进去,发现房间里的摆设和王涛家里截然不同,这才醒悟:糟了!原来,这小区每栋楼每个单元都设计得差不多。大勇没注意走错了单元!


  


  大勇挠了挠脑袋,心想:幸亏这家没人,要不可尴尬了。他转身要走,就在这一瞬间,眼睛滴溜溜一转,瞄到卧室的梳妆台上摆着个漂亮的首饰盒,心里不由一动:里面应该是个值钱的玩艺儿吧?


  


  大勇的心狂跳起来,也不知怎的,一股贪念不可遏制地冒了上来,为了稳妥起见,他又提高嗓门喊了一声:家里有人吗?


  


  屋里死一般沉寂,这下他放心了,大步闯进去,打开首饰盒一看,原来是个闪闪发亮的钻戒,虽然不大,但看样子至少也值个几千块,于是,他赶紧将钻戒揣进口袋……


  


  大勇毕竟不是惯偷,心里紧张得要命,他正想走,却一眼看见了墙上挂着的结婚照,照片上的一男一女好像都在盯着他,他一阵心虚,赶紧跑下了楼。


  


  外面天寒地冻,小区里静悄悄的。大勇做贼心虚,走得太急了,一不留神,在结了冰的路面上摔了个大跟头。想爬起来,左脚脖子却钻心地疼,他坐在地上正哼哼着,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崴着脚了?


  


  大勇扭头一看,猛地脑袋里嗡的一声,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年纪大了一些,可大勇百分之百地肯定:她就是自己刚刚见到的那张结婚照上的女人!


  


  大勇心里这个别扭啊,怎么就这么巧,自己刚偷了人家的首饰,回头就和她撞个正着!他心里正纠结着呢,女人笑吟吟地开了口:我叫韩媛,你叫我韩姐就行了。


  


  韩媛很热情,马上去大街上叫了一辆出租车,说一会儿下车后不好走,还坚持要把大勇送到医院。大勇很感动,但还是想快点支开这个女人。于是,他在途中给哥们儿王涛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一会儿医院到了,韩媛刚把大勇扶进去,王涛也赶来了,大勇总算有了借口,催促韩媛回家,并说等脚好了后专程上门道谢。韩媛开心地笑了,掏出一张名片给大勇,说:那好,你朋友来了,我就不陪了。这上面有我老公的手机号,我做家政,他给人家打零工,要是你亲戚朋友有啥零活,帮忙联系啊!


  


  说着,韩媛转身走了。望着她的背影,大勇神思恍惚:看样子,他们夫妻是挣辛苦钱的,韩媛甚至连手机都舍不得用,回家发现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得多心疼啊……


  


  经过诊断,医生确定大勇的脚只是肌肉组织挫伤,养养就会好。回家后,没人的时候,大勇掏出钻戒看了半天,恨不得抽自己一记大耳光,他在心里说:你这个混蛋,赶紧把钻戒给人家还回去!


  


  人心难测


  


  十多天后,大勇的脚好了,这天,他特地戴上了口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到了韩媛家楼下,趁左右无人,大勇把一个塑料袋扔在垃圾箱旁边,然后躲进对面楼的一个单元,在手机里装了一张新号码卡,给韩媛的老公张伟民发了条短信,说自己是偷钻戒的人,如今良心发现,让他赶紧到那个垃圾箱边取回钻戒,并且说不要回短信,自己不会和他再联系的。


  


  五分钟后,一个男人从楼里跑出来,来到垃圾箱旁,捡起塑料袋,取出首饰盒,打开一看,又东张西望了一阵,然后快步回去了。


  


  唉,这件闹心事儿总算解决了,大勇松了口气,他换下手机卡,出了小区往回走。就在这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他身边一掠而过,竟然是刚拿回钻戒的张伟民。张伟民急匆匆的,这是干什么去?大勇不由心生疑惑,他赶紧快走几步,拦了辆出租车跟着张伟民。一路上,张伟民把车子蹬得飞快,不一会儿来到县城的中央大街,放好车子,进了一家珠宝商店。


  


  因为戴着口罩,大勇不怕张伟民记住相貌,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跳下车,跟了进去,低着头装作看首饰的样子,耳朵却竖得直直的,只听张伟民说:……我老婆不大喜欢这个钻戒,所以你们帮我退了吧。你们这儿不是有规定嘛,只要顾客拿发票来,就都能原价收回?


  


  大勇一听,糊涂起来:从时间上算,张伟民应该是拿到钻戒后,马上就骑了自行车来退钱的,他这是演的哪出戏啊?直到张伟民将厚厚一沓钞票揣进口袋,出了珠宝店,大勇都没想明白,于是赶紧追了出去,坐上出租车继续跟着他。


  


  张伟民骑着自行车拐了几个弯,最后进了一家门面不大的美发店,大勇不便跟进去,正犹豫着该怎么办,却见张伟民已经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那女人看上去有些姿色,跟张伟民态度很亲昵,最重要的是,她的手里正紧握着那一沓子百元大钞!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勇再不明白可就是傻子了:好个张伟民,你小子行啊!知道小偷把短信发给了你,不管你如何处理钻戒,老婆都不会知道,于是就把钻戒换了钱,贴补情人!


  


  大勇真想冲上去揍张伟民一顿,但他怕张伟民报警,所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张伟民扬长而去。


  


  大勇郁闷得要吐血,左思右想,他觉得这事必须通知韩媛,韩媛是个好女人,自己现在是为她好,她肯定不会报警抓自己。可怎么找她呢?上门找,那肯定不行,张伟民估计已经到家了,于是只得在小区外等。还好,大约等了半个小时,韩媛匆匆从外面回来了……


  


  钻戒深情


  


  大勇走上前去,两人在小区外的偏僻处聊了起来。大勇问:韩姐,一个多小时前,你在家吗?


  


  韩媛摇摇头,说是去别人家做钟点工,刚刚做完回家。


  


  既然韩媛这样回答,就说明自己的判断没错,大勇不再犹豫,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可奇怪的是,韩媛竟然神色坦然地说:我没丢钻戒呀!说着,她缓缓地举起了左手,奇怪呀,她的无名指上正戴着一枚钻戒,和大勇还回去的一模一样!


  


  大勇惊得目瞪口呆,再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韩媛想了想,问:对了,你说的那家美发店是不是在长平街,名叫君再来’?那女的三十出头的样子,一米六左右的个子,还挺漂亮,对吗?


  


  大勇愣了,说:是啊,你……你认识那女人?


  


  那是我老公的妹妹,亲妹妹,不是你想的什么情人。韩媛笑了起来,不过这事还真是奇怪,我老公不是贪财的人,如果那戒指不是我们的,就算你还给他,他也不会要,更不会拿去退钱……算了,我还是问问他吧。


  


  韩媛用大勇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切终于水落石出:原来,那天韩媛把大勇送到医院的时候,张伟民也回到了家,他看到了地板上的脚印,觉察到有人闯入,然后发现钻戒被盗。他没有告诉韩媛,而是去妹妹那里借了钱,买了个一模一样的钻戒放回原处,因为丢的钻戒也是新买的,所以韩媛并没发现。


  


  张伟民本来是想瞒着韩媛的,等自己积攒出钱来再还给妹妹,但没想到大勇把钻戒还了回来,所以他赶紧把钻戒退了,把钱还给妹妹。因为一开始就瞒着老婆,所以就将错就错,没和韩媛说,没想到反被大勇误会了。


  


  韩姐,我误会姐夫了,实在对不起啊!大勇虽羞愧,又有点不解,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姐夫一定要瞒着你这么做?这戒指虽贵,但还不至于花这么大心思吧?


  


  韩媛深情地抚摸着那枚钻戒,说:如果单纯是钱的事情,你姐夫确实用不着这样做,可是他知道这戒指在我心中的分量……


  


  当年,张伟民向韩媛求婚的时候,因为穷,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没给她,只是许诺说,将来条件好了,一定给她买一枚像样的戒指。一晃许多年过去了,可家里一直不宽裕。一个多月前,俩人的结婚纪念日那天,张伟民神奇地送给韩媛一枚钻戒,她又惊又喜又奇怪:丈夫哪里来的钱?张伟民得意地说,四年前,他悄悄将每天一盒的烟量改为每天两支,一共省下了五千多块,正好够买一枚最便宜的钻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