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探警察署



  海龙县的北大门有个村庄,叫康大营。村里有个万春堂药铺,先生姓刘,大号刘梦觉。刘先生年龄不大,只有二十六岁。可是,脉条好,走运气,手到病除。所以,远近出名,方圆百里的大小村庄村民,都赶着大车小辆,前来求医看病。


  


  这一天,万春堂药铺来了一个病人。他头上戴着瓦灰色礼帽,身穿灰色大褂,戴着水晶石眼镜。他见到刘先生作了自我介绍:我叫彭大刚,家住红石砬。


  


  刘先生心想,自从去年杨司令在红石砬组织起抗联以后,红石砬一带很少有人来看病啊!再说,去年冬天日本鬼子在康大营设了一个警察署,村头有警察巡逻,不让红石砬一带的人进村,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呢?刘先生让彭大刚坐下以后,问道:先生,哪里有病啊?


  


  彭大刚说:牙疼!


  


  刘先生说:牙疼好治,扎两针吧!


  


  彭大刚说:不用针,我要拔牙!


  


  刘先生说:拔牙?你进城去找西医,我不会使用刀子和钳子。


  


  彭大刚说:这颗牙,非要你拔不可。你看,我带来拔牙图一张!他说完,把一张用铅笔画的地图,铺在炕桌上。


  


  刘先生伸头一看,原来是康大营警察署的地形图。他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你是什么人?


  


  彭大刚从内衣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刘先生,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刘先生展开信一看,是杨司令亲笔写给他的。杨司令在信上说,抗联明天夜间要拔掉康大营警察署,可警察署四周是几米高的围墙,没有蹿房越脊的功夫,是进不去的。所以,让刘先生给找一个进去的豁口。刘先生看完信,沉吟一会儿说:豁口是没有啊!不过,无论如何我给找一条路。彭大刚拿出一枚用线拴着的铜钱,交给刘先生,说:你找到豁口以后,就把这枚铜钱搭在那里。同志们明天夜间进村,就顺着警察署大墙摸这枚铜钱,摸到它就找到进攻的路线了。


  


  刘先生接过铜钱,说:好吧。你转告杨司令,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彭大刚说:刘先生,拔牙的事,一言为定。改日再见!说完,走了。


  


  送走了抗联交通员彭大刚,刘先生又给几位病人开出药方,抓了药。药铺清静下来了,他走出药铺,想到警察署墙外看看。万春堂药铺和警察署斜对门,他跨过一条土路,来到警察署大墙外。他顺着大墙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豁口。他想到警察署院里看一看,站岗的警察又不让进。他想了一阵,没有想出办法,只好又回到药铺。


  


  这时,他的夫人来了。夫人说:听邻居说,明天是警察署赫署长的生日,大家都在为赫署长准备寿礼,咱们怎么办哪?


  


  听说明天是赫署长的生日,刘先生可乐坏了,心想,趁着拜寿的机会,就可以钻进警察署。


  


  俗话说当官的不打送礼的。他对夫人说:大家都送寿礼,咱们也不能例外呀。我看寿礼要厚一点,你回家去把结婚时我送给你的金戒指找出来。


  


  夫人说:送那么厚的礼呀!


  


  刘先生说:咱们用赫署长的日子长着呢!第二天吃过早饭,刘先生戴上礼帽,穿上礼服,把金戒指用红纸包了又包,揣好那枚铜钱,便来到警察署门前。门口站岗的警察也知道好歹,见到拿寿礼的来了,一摆手让进门去,见到没带寿礼的,连推带搡不让进门。刘先生见了站岗的警察,将红纸包往头上一举,顺顺当当地进去了。刘先生到了赫署长面前,脱帽、鞠躬,然后将寿礼放到赫署长手上,赫署长见纽扣大个小包,心里很不痛快,因为其他人送的都是大包小裹。可他打开一看,是一只金闪闪的马蹄形金戒指,又眉开眼笑了。他让警察给刘先生点烟,倒茶。


  


  刘先生在赫署长面前坐了一会儿,唠了几句嗑,便到东西厢房去看看乡亲们给赫署长送的寿礼。这次是赫署长到康大营警察署以后第一次过生日,寿礼分外多。他把寿礼摆在东西厢房,供人们欣赏,显示他的荣华。所以,刘先生提出要去看寿礼,赫署长特别高兴,派一名警察陪同刘先生去东西厢房。


  


  刘先生来到东厢房,站在寿礼面前,眼光没有落在寿礼上,却顺着后窗户往围墙上扫。围墙完整无缺,没有豁口。他又来到西厢房,从西厢房的后窗户往围墙上看,也没有找到豁口。他冷不丁发现,围墙下有一个作废的花轱轆车棚子,把它立在围墙上,可以当梯子用。他想去把铜钱搭在那里,又脱不开身,因为身边有警察,院里有来往送礼的人,被人发现就露了马脚。他看完寿礼,便悄悄地离开了警察署。


  


  他回到药铺刚坐下,就跟进来一个警察,警察将一张红纸请帖交给刘先生,说:这是赫署长的心意。说完,转身走了。请帖上写道:请本村知名人士刘梦觉先生,下午三时到警察署赴宴。这可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了这个机会,今天可以第二次进警察署了。他又给几位病人开方,抓药,处理完毕,早早回家做赴宴的准备。


  


  赴宴不能空手,还要带礼品。刘先生翻箱倒柜,也没找到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后来看到柜盖上自己泡的那瓶灵芝酒,瓶里的灵芝草颜色挺好看。他把瓶盖上的灰尘擦了又擦,又用红纸包好。这时候,他心生一计,打开红纸包,揭开瓶盖,往瓶里倒了一些泻药,然后把瓶盖盖好,用红纸包上。


  


  下午三点,刘先生准时赴宴。他带着那瓶灵芝酒,走进警察署,见到赫署长,递上寿礼,说:赫署长,我把传家之宝灵芝酒送给你,祝你长寿!这酒你喝下去,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赫署长见到瓶里的灵芝草,大开眼界。他也听说灵芝草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可从来没见过,更没喝过灵芝酒。他拍着刘先生的肩膀,说:刘老兄,够朋友,今后有用得着老弟的地方,请说话。说完,他吩咐一个警察拿来一只酒杯,斟上一杯灵芝酒喝了下去,觉得清凉爽口。他又斟上一杯喝了下去,一连喝了三杯。他喝完三杯酒,拉着刘先生的手,一起到食堂赴宴。


  


  宴会结束以后,刘先生回到家里。说这话,太阳已经落山,天快黑了。可那枚铜钱还在他兜里揣着,杨司令交给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心急火燎,站不稳坐不牢。


  


  点灯的时候,一个警察急急忙忙来到刘先生家里,警察说:刘先生,赫署长病了,你快去给治一治吧!


  


  刘先生:唉呀,今天是署长的生日,是大喜的日子,怎么得病了呢!他跟着警察来到警察署。


  


  赫署长躺在炕上,手捂肚子,哼呀唉哟地叫着。刘先生给他摸过脉,说:你白天吃油腻多了一些,得了肠炎。不用害怕,吃两服汤药就会好的。他开了一个药方,交给一个警察,马上到药铺去抓药。


  


  警察不敢拖延,很快就把两服汤药抓来了。刘先生又亲自到厨房去给赫署长熬药,赫署长过意不去,派了一个警察给刘先生当助手,刘先生到了厨房,把草药装到药壶里,放在火上熬,药壶快要开的时候,刘先生对那个警察说:你看一会儿,我去解个手。就这样把那个警察甩开了。


  


  刘先生来到围墙下,把花轱辘车棚子抬起来,靠在围墙上,然后把铜钱甩过围墙,用线搭好。回到厨房把药熬好,服侍赫署长吃完药说:署长,我再送给您一瓶灵芝酒,病后补补身子,派人跟我取去。赫署长派人把酒取来。


  


  到了半夜,突然几声枪响,刘先生起床到外面一看,听人们说警察署叫抗联给端窝了。他来到警察署门前,见警察署大门敞开,站岗的警察没有了,院子里也静悄悄的。


  


  那个头上戴着瓦灰色礼帽,身穿灰色大褂,戴着水晶石眼镜的人,又来到刘先生面前,对刘先生说:我口里这颗坏牙拔掉了,谢谢你!这灵芝草是你的吧,物归原主!


  


  刘先生接过装着灵芝草的酒瓶一看,正是他送给赫署长的那瓶灵芝酒,原封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