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的同伙



  刘伟正在家里心情愉快地忙着时,电话响了。他拿起来,才听了一会儿,脸色就变了,心也沉了下去。


  


  你是刘伟吗?电话里,一个陌生的声音冷冷地问。


  


  我是,刘伟问,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对,你根本不认识我,陌生人道,不过我知道你的一切情况。接着,为了证明,陌生人说出了刘伟的家庭住址、手机号码、摩托车车牌、他老婆的名字、在哪儿上班、他儿子的名字以及所上的学校,陌生人甚至还说出了刘伟家阳台上现在晾了几件什么样的衣服。刘伟听得心惊肉跳,感觉到一股寒意。一种不祥之兆笼罩了他,这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了解自己?


  


  另外,你还是一个小偷。陌生人道。


  


  胡说。刘伟无力地反驳,心中害怕起来。


  


  6月8日晚上,你在电信局大院里偷了一捆电缆线,不过差点儿被街上的联防队员逮住。你把电缆线卖给了东街一个姓曲的收废品的,得了400块钱。陌生人的声音里似乎没有表情,6月12日,你在红花小区7幢101室行窃时,正好那家有人回来,幸亏你机灵,跑得快,不过还是偷到一枚钻石戒指。你托一个姓谢的朋友销赃,500块钱卖给了一个民工,对不对?


  


  听到这里,刘伟的汗就下来了。这个人居然了解得这么多!他觉得自己被狠狠地击中了,仿佛看到警察用冰冷的手铐铐住自己。这时,刘伟凶恶的本性立刻暴露出来,恶狠狠地说: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听出了刘伟生气,陌生人反而笑了,我只是想和你合伙。


  


  合伙?刘伟有点糊涂了。


  


  对,合伙。陌生人道,你上个月出手几十次,只得手了三次,收入应该不会超过1500元吧?现在我们来合伙,我来做前期的工作,你到我指定的地方去偷。我保证,你的月收入不会低于1万元,而每月只需出手三四次,并且几乎没有丝毫的危险。


  


  刘伟有点不相信:你是警察吧?想抓我,可找不到证据,所以指点我去偷,想人赃俱获,抓我个现行?


  


  嗤,陌生人不屑地说,证据?你卖的电缆线、戒指都在,只要我打个电话,警察就能找到赃物,然后顺藤摸瓜抓到你。记住,以后放聪明点,销赃要去外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假如你想发财的话。实际上,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谁。虽然你看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可没用,这是街头无人看守的公用电话,我是用电话卡打的。总之,想发财就按我的话去做,答不答应,你自己想想,过两天我再打给你。陌生人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刘伟还是没回过神来,自己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怪事呢。要是不答应,对方说不定恼羞成怒,真的会向警察揭发自己。他思前想后,决定先答应,看看再说。


  


  过了两天,陌生人的电话又过来了:想好没有?


  


  反正都是偷呗,刘伟道,但愿你不要骗我。


  


  哈哈,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陌生人道,今天下午你先到和平路的西关生活小区看看,熟悉一下那里的环境,明天再动手。目标是那个生活小区的16幢一单元301室。这个单元里住的全是教师,8点钟他们都会去上班,每家的小保姆一般会相约着8点半一起出去买菜,一般9点半才回来。所以,8点半到9点半,整个单元里都没人,你在8点50分动手,最好在20分钟内完事。301室是一位主任家,比较有钱,最近还买了台手提电脑。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将他家里搞得天翻地覆,出来时一定不要关门,这样才能让小保姆一眼就看出家里被偷了。


  


  为什么?我总是希望别人发现得越迟越好。刘伟道。


  


  这样小保姆才会报警,别人也才会知道他家被偷啊。陌生人笑了,然后又严厉地说:记住,一定要按我说的做,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第二天8点50分,刘伟来到指定的地点,整个单元里一个人也没有。这可是行窃最安全的环境啊。他来到三楼,用万能钥匙打开防盗门。这家人几乎没有任何防盗意识,他用了5分钟就找到了一台手提电脑,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几百块钱。他又用了5分钟时间把房间弄乱,然后把门大开着,退了出来。


  


  接下来,他去外地销了赃,电脑卖了2000元,手机卖了200元,再加上现金,算起来,这次收获有三千多块。更让他开心的是,自己偷东西,从来没有哪次能像这次这样爽、这样顺利,就像是在自己家里拿东西一样。刘伟不得不佩服,就观察力而言,那个陌生人比老贼还要精。他开始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同伙。想起当初自己的害怕、犹豫,他不禁笑了起来。


  


  可这个家伙当然不会白白地帮自己,他当然要分自己的钱。一想到这,刘伟又有点心疼。心疼的同时,他又佩服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不用出面,不用动手,就可以分得一大笔钱,还没有丝毫的危险。将来自己就是被抓住,也没办法把他供出来,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任何情况啊。


  


  这真是一条精明的生财之道啊!


  


  一周后,那个陌生人又打来电话,告诉了刘伟下次的目标。电话的最后,刘伟主动道:我也不是个不识相的人,上次总共得了三千多块钱。说吧,你要多少?谁知,那人却哈哈大笑起来,说:这种钱我才不要呢。对不起,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各人的道德准则不同,我的道德准则不容许我拿这种钱。更何况拿钱时,我很可能会被发现,会暴露出我是谁。这太危险了!


  


  刘伟这下糊涂了:不为钱,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合伙?


  


  因为我喜欢帮助别人啊,我是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不图利。陌生人笑着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刘伟更糊涂了。不要钱,他图的是什么?难道是他和被偷的人有仇,所以借自己的手报仇?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啊!


  


  接下来的几个月,两个人又合作了十几次。由于陌生人提供的情报十分准确,刘伟每次都非常顺利,可他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


  


  陌生人和被偷的人不像是有仇的样子啊。一个普通人,哪里有这么多仇人?再说,要是报仇,就应该将他家里的东西全偷光才对,可陌生人每次都叮嘱刘伟要有分寸,要适可而止,不要拿得太多。这哪像有仇啊?


  


  自己的这个同伙,究竟图的是什么?刘伟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有什么大阴谋,总觉得说不定自己哪天就会惹上天大的祸事。想来想去,他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大。


  


  就在刘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本地财产保险公司的营销部里,优秀保险业务员李明正在表彰会上向其他业务员传授经验:这三个月,我跑到了九百多份保险单,每个月的收入都在3万元以上。总结经验,有两条:一是勤。跑得勤问得勤,才能知道客户的经济情况和作息时间。知道客户的作息时间,才能在拜访时不会遇不到人。二是感谢小偷。见其他业务员吃惊,李明笑道:正是由于有风险,才会有保险公司的存在。平时,在一般情况下,客户没有什么风险意识,只有在被偷后,他和他周围人的风险意识才会强烈起来,这时候你去推销五六百块一份的保险,没有不踊跃购买的,便宜啊。业务员们一听笑着鼓起掌来。在掌声中,李明洋洋得意。外面突然闯进来两个警察,喀嚓一声,就给他戴上了手铐。这下,保险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李明大喊大叫道:你们为什么抓我?警察道:你的同伙刘伟现在在我们那儿。我们从他家的电话留言中找到了你打给他的公用电话号码,又根据打电话的时间,在电信局里查到了打电话的电话卡号码,在这张卡的电话记录里,发现有你家的电话号码。本来我们还不能确定,刚刚听了你的经验介绍,这才确定了。跟我们走吧!


  


  在审讯室里,警察将一张电话卡放到李明面前,这是从他身上找到的,他就是用这张卡给刘伟打的电话。在确凿的证据前,李明不得不全部交代。可他还有一件事搞不明白:我每次给刘伟制定的计划都很周密,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他是自首的,警察道,他说他的心理实在承受不了那种疑惑带来的压力,总觉得自己会有大麻烦,于是索性自首。


  


  他可真笨啊!李明骂道。


  


  是啊,还是你聪明,警察讽刺道,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