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6月23日,我报名参加了在日本北海道佐吕间湖畔举行的超级马拉松大赛,全程100公里


清晨5点,我踌躇满志地站在了起跑线上


比赛的前半段是从起点到55公里休息站间的路程


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安静地向前跑、跑、跑,感觉和每周例行的锻炼一样


到达55公里休息站后,我换了身干净衣服,吃了些妻子准备的点心


这时我发现双脚有些肿胀,于是赶紧换上一双大半号的跑鞋,又继续上路了


从55公里到75公里的路程变得极其痛苦


此时的我心里念叨着向前冲,但身子却不听使唤


我拼命摆动手臂,觉得自己像块在绞肉机里艰难移动的牛肉,累得几乎要瘫倒在地


一会儿工夫,就有选手接二连三超过了我


最让人心焦的是,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超过我时大喊:“坚持下去!” “怎么办?还有一半路,如何挺过去?”这时,我想起一本书上介绍的窍门


于是我开始默念:“我不是人!我是一架机器


我没有感觉


我只会前进!”这句咒语反复在脑子里转圈


我不再看远方,只把目标放在前面3米远处


天空和风、草地、观众、喝彩声、现实、过去——所有这些都被我排除在外


神奇的是,不知从哪一秒开始,我浑身的痛楚突然消失


整个人仿佛进入自动运行状态


我开始不断超越他人


接近最后一段赛程时,已经将200多人甩在身后


下午4点42分,我终于到达终点,成绩是11小时42分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终点线只是一个记号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


人生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