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神探犯难的血案



  1、妓院厨娘遭不测   陈州南有条颍河,颍河上游有个周家口,周家口有个万贯街,万贯街上最有名的妓院是万贯楼,姚二嫂就在万贯楼里当“厨娘”


姚二嫂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丈夫姚二是个老实的庄稼人,平常时候,姚二嫂去妓院掌厨,姚二就在家照看两个孩子


  这一年,土匪抢占了万贯楼


土匪们把妓女们一个个用苇席圈起来,标上价码,任人挑选


规矩是先交钱,再指席筒定人,无论丑俊老少不得反悔,一切认命


姚二嫂也被土匪们当妓女抓了起来


买姚二嫂的人姓焦,叫焦大


焦大是个纤夫,与弟弟焦二给蚌埠一个姓钱的老板拉商船


这次从漯河往蚌埠运京广杂货,路过周家口,听说妓院卖女人,弟兄俩便取出多年积蓄买了一个


焦二说自己年轻,就先让给了哥哥


  焦大买了姚二嫂,雇个小车推着朝码头上走,不想姚二嫂一路哭哭啼啼,向焦大诉说自己的不幸


焦大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强迫你,你既然有丈夫有孩子,那你就赶快给我一百两银子,别误了我再去买一个


”   姚二嫂哭着说:“这位大哥,我一个月才挣几两银子,还要养家糊口,你让我去哪儿弄一百两呀?”焦大说:“我为买你几乎用尽了积蓄,你不从我不强求,但你也不能让我拿钱买个空呀!这样吧,你先随我到船上,我托人给你丈夫送个信,让他找钱把你赎回去如何?”姚二嫂听焦大把话说到这一步,只好随焦大上了码头


  姚二嫂的哭声惊动了钱老板


钱老板从楼上走下来,问是怎么回事儿,焦大便向钱老板诉说姚二嫂的不幸


钱老板三十多岁年纪,面容和善,他走过去,望了望姚二嫂,叹了一声,对焦大和焦二说:“这样吧,我给你们一百两银子,先把这女人救下来,你们再赶快回妓院买一个如何?”焦大正想如此,急忙给钱老板磕头,然后就接过一百两银子急急上岸去了万贯楼


  焦大到了万贯楼,见妓女所剩不多,生怕抢不到手,急忙忙交钱又买了一个


不料打开席筒一看,却是个老妓,比自己还大了几岁


焦大正在叹息命苦,突见姚二带着孩子来找姚二嫂


姚二见人就问,一脸焦急


焦大一听是找姚二嫂的,便走过去向姚二说了实情


焦大说:“我先领你们父子去船上见见你家娘子,然后再想钱的办法如何?”焦大说完就带着老妓和姚二父子去了码头


不料,到河边一看,河里已没有了商船的踪影


  焦大望了望偌大的码头,宽慰姚二说:“可能是这里闹匪,商船不敢久停


眼下天色已晚,两个孩子又走不动——这样吧,你们几个在这儿等候,我去下游赶船,如能追得上,探明情况,再回头喊你们


”姚二见焦大如此好心,很是感动,哭着说:“焦大哥,一切都拜托你了!”焦大劝住姚二,又从兜里掏出几个小钱,交给那老妓说:“今天本是你我的新婚之日,不想遇上了这种事儿


常言说:帮人帮到底,只好委屈你了


”   焦大走后,那老妓到岸上买了几个烧饼,和姚二父子吃了,然后就坐在码头上焦急地等待


不想一直等到后半夜,才见焦大气喘吁吁地从下游过来


焦大长叹一声,颓丧万分地说:“我一气追了二十余里,也没见到船的影子!”姚二一听,禁不住又流开了泪水


焦大忙劝他说:“钱家商船是个楼子船,今日又有点儿顺风,船比人走得快,可能是我没赶上


现在夜深人静,两个孩子睡着了,咱们不如先上岸找个地方睡一会儿


天明之后,有两个办法,一是你爷儿仨就在这儿坐等,二是随我们去蚌埠


”   姚二寻妻心切,当即就决定随焦大夫妇一同去蚌埠,找不到爱妻誓不罢休


  2、大船神秘失踪   蚌埠距周家口二三百里,姚二带着两个孩子随焦大顺河走了四五天,才到了号称“珠城”的蚌埠


焦大路熟,一直带姚二赶到码头


不想寻来找去,仍不见钱家楼子船


焦大这才着了急,焦大凭着人熟地熟,只好带着姚家父子去岸上钱家探虚实


  钱老板家在河北岸,一片豪宅,因为焦大在钱家楼子船上干了半辈子纤夫,所以对钱府不陌生


他先让姚二父子躲在一旁,自己一人上前敲门


开门的管家一看是焦大,很是惊喜,问:“焦大呀,船回了?”焦大一听,忙问道:“怎么,钱老板还没回?”那管家像是比焦大更惊奇,问:“钱老板回没回你还不知道?你不是与他一同出航的吗?”焦大怔了好一时,才将自己在周家口买妓女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个明白


那管家越听面色越白,急忙领焦大去后厅拜见钱太太


  钱太太姓陈,名门出身,父亲曾中过举人,弟弟是捕头


钱太太见多识广,遇事就显得沉着


当焦大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说明之后,她并不惊慌,说:“老爷就是再怵我,但他若想纳妾也不会如此不清不白夺人之爱!既然姚二父子来了,管家去安置一下


至于楼子船,我想不会出什么大事情,很可能是行至中途另有它因,在夜间靠岸停泊时你没看到,说不定天明就回来了


”焦大一想也是


  当下,姚二父子就被安排在一家客栈里,吃住皆由钱家结账


可是,几天过去了,仍不见钱家的楼子船回来!这一下,连钱太太也坐不住了,要弟弟速来府中商议


  钱太太的弟弟叫陈章,听说姐夫出了事,不敢怠慢,放下公务,匆匆到了姐姐家


他派人叫来焦大,让焦大把事情又叙述一遍


听完之后,陈章对姐姐说:“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现在怕是已经晚了!”言毕,便急急回到县衙里,挑出几个贴身弟兄,让他们沿河道细察细找,发现蛛丝马迹,火速回来报告


  可是,去的人沿路查找了几天,非但未找到楼子船,竟连一点儿有关的消息也没查到


焦大一看重返楼子船当纤夫无望,只好到客栈告别姚二,带着那老妓回淮南老家重谋生路去了


  这一下可苦了姚二,寻妻无望,又不忍心总连累人家钱太太,只好去向钱太太辞行


钱太太长叹一声,说:“你找不到妻子,我也找不到丈夫


这样吧,如果你相信我,就先在我家干杂活,边打工养活孩子边等你的妻子


只要能找到我家楼子船和我丈夫,就有望找到你的妻子!”姚二很是感动,哭着说:“太太的大恩大德,我姚二来生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呀!”   如此,姚二便在钱府暂住了下来


陈章见事情复杂,自己已无能为力,便劝姐姐出资请来了一个神探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