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



 王山的未婚妻齐雪芹死了,是在她的出租屋里被人杀死的


那天晚上,他俩在外面一起吃过晚饭,王山说今晚去她那里过夜,齐雪芹答应了,却要他9点以后过来


王山问她9点之前有什么事?她不肯说


等到晚上9点10分王山推开齐雪芹的房门时,见到的却是她的尸体


     警察接到王山的报警电话后,很快赶到了现场,却把王山当作第一嫌疑人进行讯问,并把他带回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间小会议室里


警察问得最细的是那天晚上9点之前王山在哪里?王山告诉警察,自己和齐雪芹吃完晚饭道别后,径直去了红旗电影院看电影,散场时才8点30分,刚好步行到齐雪芹的出租屋


     讯问王山的是刑警老秋和小胡,他俩根本不信他的话


老秋不耐烦地问道:“有证人吗?”王山急急地说:“就我一个人去看电影,哪来的证人?再说里面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清谁,我上哪找证人?”老秋冷冷一笑,说:“所以你撒了这么一个高级谎,我们都没法去调查


”王山说:“我有电影票,我还可以复述电影内容……”小胡说:“不用了,电影票可以从地上捡一张,网上也可以看电影,这片子说不定你是昨天从网上看的


”王山急了,说:“你这话怎么说?难道你们认定是我杀死了我的未婚妻?”老秋沉吟了一下,说:“未婚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王山说:“明年元旦


我们现在还没有房,她前些天告诉我,她有个在市财政局工作的伯母会借她一笔钱,到时就拿这笔钱买房


有了房我们就结婚


”      到了天亮,警察还是没有把王山放回去,而是把他关在小会议室里


王山被折腾了一晚上,趴在桌上将就着睡了一觉


     下午,老秋和小胡又来了


一看他俩的脸色,王山就觉得情况不好


果然,老秋严肃地说:“我们已经查明了,齐雪芹根本没有任何亲戚在市财政局,你又说谎了


”      王山一时懵了


千真万确,齐雪芹的确跟他说过,她有个伯母在市财政局上班,会借一笔钱给她买房


     小胡接话道:“你不要硬顶了,还是赶快承认是自己杀了人


这样的话,你会一身轻松的


”      王山愤怒地吼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齐雪芹……”      接下来,又是整整一下午的讯问,但没有丝毫进展


此时王山已打定了主意,不管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自己都必须从这里逃走,否则就会被送往看守所,那时就没机会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王山提出要上厕所


趁陪同的小胡疏忽的间隙,他像一匹迅疾的狼一样逃进了黑夜里


     王山从市公安局逃出来后,一下犯了难,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自己在公司的房子绝不能回去,警察肯定打了电话给公司保卫科或者就等在那里,等他回来自投罗网


     王山和齐雪芹都是本市苦瓜乡人,两人一起来城里打工


王山在物流公司给客户送包裹,齐雪芹在本市盛嘉房地产公司任会计


两人相恋多年,原计划赚了钱就在城里买房结婚,可这城里的房价却翻着跟斗往上涨,两人只能望房兴叹


前些天,齐雪芹终于带给他一个好消息,她伯母会借一笔钱给她买房


可这消息还没捂热,齐雪芹却香消玉殒了


     如今齐雪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昨天她还欢笑着,喋喋不休说着话,现在即使找遍全世界,都不可能找回她的身影


但王山还没有到悲痛欲绝的地步,他在思考:到底是谁杀死了齐雪芹?      王山躲在一个建筑物的黑影里,开始思索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他把齐雪芹曾经跟自己提起过的人一一梳理,很快,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盛嘉房地产公司财务部长郑卫


他早有耳闻,郑卫和齐雪芹有暧昧关系


     齐雪芹计划与自己结婚,想要结束同郑卫的关系,但郑卫不愿意,依然纠缠着她


昨天晚上郑卫来到齐雪芹的出租屋里,齐雪芹提出分手,态度坚决,郑卫勃然大怒,冲动之下杀死了她,肯定是这样


王山想


     那天晚上,王山就坐在那栋建筑物的黑影里,一整夜都没睡


他反复思索,慢慢理清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天还没亮,王山就起来了


他摸了摸口袋,钱包还在,里面有几百块钱


他拦了辆的士,来到郊区一个偏僻的私人旅馆,开了个房间,倒头睡了一整天


他知道自己晚上要去面对郑卫,没有充足的精力是不行的


     晚上7点,王山起来退了房,又饱餐了一顿,然后打的来到郑卫住处附近


郑卫住在阳光小区一栋电梯房里,王山不知道是几栋几楼


但他曾去盛嘉房地产公司找齐雪芹时看到过郑卫的小车,那是一辆黑色捷达,车牌号尾数是00,他印象深刻


他借故走进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在里面溜达了一圈,没有尾数是00的黑色捷达


他心中有数了,郑卫还没有回来


     从停车场出来,王山走到小区大门口不远处,躲在一个阴影里等着尾数是00的黑色捷达出现


晚上9点多钟,尾数是00的黑色捷达终于出现了


王山赶紧过去,拦住了车


     郑卫果然坐在里面,而且是一个人


王山心中一阵窃喜,他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


郑卫不认识他,放下窗玻璃,问:“你什么事?拦我车干吗?”王山压低嗓门说:“郑部长,请把车门打开,我手里有枪,不听话的话,就一枪崩了你


”郑卫看到王山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家伙,一下怕了,老老实实把车门打开


王山扔掉手里的半截砖头,让他坐到副驾驶位上,自己坐到驾驶位上,然后把车开到马路左边,这样便于自己下车离开


     郑卫胆战心惊地问道:“兄弟,你是打劫还是抢车呀?”王山说:“我既不打劫也不抢车,而是问你几个问题


”郑卫讨好地说:“你问的是我们公司财务部资金情况吧?”王山说:“你们公司财务情况我不管


我是齐雪芹的未婚夫,齐雪芹你知道,昨晚被人杀了


”郑卫一听,不由长出一口气,说:“她呀!我听说了,昨晚被人杀了,那你找我干什么?你该去找警察呀!”王山说:“别说那屁话!你和她有不干不净的关系,是不是你杀了她?”郑卫说:“你才说屁话


你是她未婚夫,你不是准备和她结婚吗?我一听说你们俩要结婚,我就松了一口气


”王山疑惑道:“你松了一口气,什么意思?”郑卫轻蔑地一笑,说:“我又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所以我早就不想和齐雪芹来往了


”王山愣住了


  郑卫一边放下身边的车窗玻璃一边说:“是真的,我还为这个女孩买了房,正想找机会和齐雪芹断绝关系,但我绝不可能杀她


”王山声音干涩地问道:“你说的话是真的?”郑卫不屑地说道:“我骗你干吗?这女孩就住在天元小区五栋501号,叫叶敏


”“那你昨晚9点以前在哪里?”“在叶敏那里,你可以去问她呀!”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小车经过停在路边的郑卫的小车时,停了一下,里面伸出一支枪,打中了郑卫的脑袋,血一下溅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黑色小车悄无声息地开走了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令王山一下没反应过来,待他看到郑卫满脸是血地死在了旁边时,才惊觉过来


可惜晚了,黑色小车已经消失在黑夜里


王山吓得赶紧从车上下来,头也不回地向后跑去,一直跑到一个拐角,才喘息着停下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王山平静下来,他决定去找郑卫说的那个叶敏


他打了辆的士来到天元小区,很快找到了五栋501号房


按响门铃之后,里面传来问话声:“谁呀?这么晚


”王山说:“我是郑部长派来的,他让我送东西过来


”门立马开了,王山迅疾闪进门里,反手关上门


里面的女孩脸色陡变,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王山问:“你是叶敏?”女孩点点头,说:“对,你是谁?”王山说:“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


如果你敢乱喊乱叫,我就先把你掐死


”说着,王山把叶敏推了进去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