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



 翟军和郭琴是通过网络聊天认识的,因为是同城和单身,也因为聊天的目的就是找对象,两人很快就见了面,相见恨晚


接下来就进入短暂的热恋,然后两人便闪电般地结婚


     新房不大,一室一厅,但买房和装修,也令翟军背了好几万块钱的债


家具和电器只能先购置一些生活必需的


电脑当然不能少,但要想“配置”说得过去,也只能买3000元以内的兼容机


虽然不是品牌机,但并不影响上网聊天


当然,现在两口子聊天,目的只能是“闲着无事,聊着玩玩”,两人规定不允许删除聊天记录,以便于互相监督对方有无“精神越轨”


毕竟新婚燕尔,虽然翟军和郭琴对“网恋”那个套路都很熟悉,但暂时没胆量也没必要再到网上寻求“刺激”,      不过,“刺激”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天晚上,翟军在单位加班,闲着无事的郭琴又通过QQ和一帮天南海北的网友聊天


突然一个叫“嘻嘻笑”的陌生人呼她:“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很好看的


”郭琴答:“你是谁?我不看陌生人的东西


”郭琴虽然不太懂电脑,但听网友说过QQ病毒,这东西通过链接传递,只要点开链接,可能就中毒,机器就可能瘫痪


翟军还提醒过郭琴,家里的电脑没装防护墙,所以上网一定要特别小心,不要光顾不良网站,不能打开不熟悉的链接


这么一想,郭琴就在QQ里将“嘻嘻笑”的“人头”删除了


但没一会儿,“嘻嘻笑”又发来信息:“看了这东西,你就觉得我不是陌生人了


”接着就开始传递文件


因为不是什么链接,郭琴就将文件接收到桌面上


是个视频文件,格式为通用的RealPlay,不可能是什么病毒,郭琴便好奇地点开


接下来,电脑出现的画面险些令郭琴晕厥


郭琴和翟军的“床上戏”竟然被人拍成了录像,且画面非常清晰,床头上的“囍”字和墙上的婚纱照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恰恰证明“录像”的主角就是郭琴和翟军,而不会是从网上下载剪辑的


郭琴还没有彻底糊涂,立刻回了“嘻嘻笑”:“你真无耻!你是怎么拍到的?”见“嘻嘻笑”没回话,郭琴心软了:“求你把这个录像毁了吧,否则我们就毁了


”仍然是没回音,郭琴又气又急,只好拨通了翟军的手机:“你快回家,出大事了!”      男人毕竟要理智一点,听完郭琴的讲述,看完电脑里的录像,翟军果断决定:“快去报案,否则录像极有可能在网上散发!”郭琴却感觉不妥:“一旦报案,警方就必定要我们提供这段录像,这让我们……”郭琴说不下去了


翟军想想也有道理,毕竟是两口子光屁股“活动”的录像,太摆不上台面!小城就这么大,公安人员的素质也就那个样子,弄不好案子没破掉,录像的事倒传得满城风雨


所以两口子初步决定“私了”——先联系上那个“嘻嘻笑”,然后再花个千儿八百块钱“买断”录像


接下来,郭琴就守在电脑边,隔几分钟就用QQ呼“嘻嘻笑”一次,依然没有回复


翟军则在思考录像的来源——到底是哪个缺德鬼干的呢?翟军和郭琴都是外地人,结婚仪式是在翟军的农村老家办的,除了双方父母外,没有亲戚进入过他们的新房


结婚之后,双方都有同事到家里来过,但也都是来去匆匆,而且都有主人作陪,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


是不是有人通过窗户进行偷拍呢?这种怀疑也很快被翟军否定了


不错,翟军和郭琴是喜欢开灯干那事,但窗帘遮挡得还是非常严密的,加上房子位于四楼,除非飞檐走壁,否则不可能爬上窗户


一一排除后,最后只能得出这么个“结论”:除非两口子本人用手机偷拍,否则就不可能“春光外泄”


     一直到凌晨三点,“嘻嘻笑”终于回复了:“请将5万元现金汇到我的银行卡上,号码是95588013×××06658656,我将负责将录像清除干净;否则,你们两口子就在网上看自己的精彩表演吧


”翟军和郭琴再也不敢回复了,唯恐让“嘻嘻笑”看出他俩的“不情愿”


可是,对方像是看透了两人的心思,又从QQ发来信息:“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48小时内不见钱入账,嘿,别怪我不客气!”翟军只好回复:“我们很穷,能不能降到两万元?”“嘻嘻笑”说:“不行,一分钱也不能少!”翟军和郭琴都绝望了,平时当作宝贝的电脑,这时仿佛成了恶魔


翟军迅速关了电脑,大叫一声:“我这就去报案!”      大清早,公安局刑侦队的徐队长就带着小金和大刘来到翟军家


这是一起典型的敲诈勒索案,但因为起源于网络,侦破人员必须精通电脑


徐队长只好请来了局信息中心的小金和大刘,两位都是电脑专家


询问了一些情况后,徐队长示意小金打开电脑


大刘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


几分钟之后,小金问旁边的翟军:“你陈述的那个录像呢?电脑里没有呀


”翟军回答:“那东西太难看了,我把它彻底删除了


”其实,那个“床戏”录像已被翟军用U盘移出——这也是郭琴同意报案的条件,她怎么也不愿意自己的隐私再度扩散,哪怕是公安人员


徐队长一声长叹:“完了,完了


”小金也很有怨气:“你不提供录像,我们怎么知道偷拍角度?又怎么追查偷拍片源?”翟军随口说:“就是一般的角度


”大刘听着不舒服了:“一般角度?难道还有什么特殊角度?”徐队长挥了挥手:“事已如此,就别争了


”接着他开始分析:“这年月通讯工具发达,用针孔摄像头进行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徐队长又问翟军最近是否安装了什么电器之类的东西,翟军摇头


郭琴倒回忆起一件事来了:“结婚前夕,我嫌卧室的吸顶灯不够漂亮,就到灯具市场买了现在这样的荷花灯


”几个人都仰头卧室顶部,这灯确实漂亮,十几只荷花模样的小灯罩构成了一个美丽的组合


徐队长随手开了几次灯,疑惑地问:“这灯没有分组开关?太费电了呀


”郭琴立刻接上话:“本来是有‘电老板’(也即分组开关)的,但这灯安装没两天就突然不亮了,只好找灯具市场那位装灯的电工,这电工说毛病出在‘电老板’上,但他弄了半天都没修好,我一气之下,就让他把‘电老板’卸了,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开灯全亮,关灯全黑’


”徐队长又问了问那位电工的情况,郭琴说:“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感觉素质不高


”说完还从抽屉里找到了小伙子的电话号码……      从翟军家出来,小金问:“徐队长,你认为装灯的那位电工有作案嫌疑?”大刘抢答道:“我也认为电工有这种可能


首先,他是位素质不高的小伙子,正逢上给新婚夫妻的卧室装灯,偷拍的动机是有的


其次,他是一位电工,也有安装偷拍设备的技术


”徐队长大声叫好,但小金还是有些疑惑:“就算电工有时间安装摄像头,但他也没时间取回摄像呀!”徐队长先摆了摆手:“NO,NO


”接着就摆出自己的推论:“电工第一次装灯时,他就在灯座里装好了摄像头,同时在‘电老板’上做些手脚,使它的寿命缩短在两天左右


‘电老板’如期而坏,电工进卧室修灯时,会很顺利地取出摄像头


”大刘立刻叫绝,说徐队长不愧为小城的福尔摩斯


只是小金还是心存疑惑:“这‘电老板’能精确控制到‘两天就坏’的程度吗?”大刘不耐烦了:“别忘了,人家是电工,你做不到的,别人未必做不到!”徐队长笑着说:“别争了,我这就去找那个电工,你们二位去电信和银行方面查一查,把‘嘻嘻笑’的上网地点和那张卡的情况摸清楚


”      与此同时,翟军和郭琴也不敢外出


因为徐队长交待他俩必须在家蹲守一天,一旦“嘻嘻笑”QQ呼叫,必须把他稳住,也必须及时汇报


可是QQ始终没有动静,两个人便打开U盘,开始分析那段不宜外露的录像


这才发现录像不太像是从上往下拍的,而是水平方向“横拍”的


翟军就埋怨郭琴不该说荷花灯的事,警方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这盏灯上了


但郭琴有点不以为然:“反正我们都是要通过给‘嘻嘻笑’汇钱,最后把他抓住


人抓住了,录像自然就会断‘根’,这坏蛋是通过什么途径录像的,也就一清二楚了


”翟军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


就在这时,电脑的任务栏显示有一封新邮件


翟军立刻打开这封信:“翟军,你们千万不要报警,否则就别怪我在网上发布那段精彩录像


快去银行汇钱吧,记住:你们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你们干什么,我都清清楚楚……”郭琴看罢,拳头就落到翟军身上了:“就你交往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朋友,肯定就是他们干的!”翟军倍感委屈,但自己的电子邮箱也确实只有几个朋友知道,这家伙怎么发信到我的邮箱里呢?而且还叫得出我的名字!这事当然要跟徐队长汇报,翟军掏出了手机……      徐队长和大刘、小金又一次碰头了


徐队长算是一无所获


电工很快找到了,但人家确实是去装灯、修灯,那个“电老板”至今还在店铺里,徐队长“重点”询问了几句后,基本上就把电工的作案嫌疑排除了——这位从农村来打工的小伙子,从来没上过网,更不要谈什么银行卡了


但大刘和小金却取得了不小的成果,那个“嘻嘻笑”是在“聚友网吧”上网的,而那个银行卡的拥有者是信达公司的张敏才总经理


大刘还去信达公司摸了摸底,所谓的“信达公司”只不过是步行街的一家面积仅30平方米的电脑商店,公司老总和职工都由张敏才一人兼着


案情有眉目了!徐队长又接到了翟军的电话


“什么,‘嘻嘻笑’又给翟军发来了电子邮件?”徐队长还在通话中,小金就敏感地询问,并从队长手里抢过手机:“喂,请问你家的电脑在哪里买的……信达公司?……好,明白了!”小金一脸的兴奋,徐队长也听出了“关键所在”


三个人立刻赶到了翟军家


     翟军家的电脑虽然是个兼容机,但耳机、摄像头等外用设备的档次还是不低的


电脑就放在客厅,与窗子和卧室的门成一条直线


“你们怎么把电脑放在这个位置啊?”小金有目的地问了一句


“是电脑公司的张总建议这样放的,他说这样通风条件较好,能提高电脑寿命


”郭琴抢着回答


小金又胸有成竹地问:“那么,你的电脑暂时没装防火墙,也是张总的建议喽?”翟军回答:“是的,张总说一个月后他们公司将购进一套最新的杀毒软件,到时再来免费安装


”大刘也听出眉目来了:“小金,你的意思是……那个录像是用这台电脑拍摄的?”小金脆声回答:“正是,你是杀毒专家,你在这电脑里找一找,肯定能找到一个控制电脑的木马程序


”几分钟后,那个放在文件夹深处的木马程序被大刘逮了个正着


大刘问翟军:“晚上睡觉时,经常不关电脑吧?”翟军解释:“我家是包月上网,所以我们俩经常轮流聊天,有时聊到晚上零点以后,电脑也忘了关机


”小金故作轻松地说:“你们忘了关机不要紧,就有人通过电脑里的木马程序,操作你们的电脑(包括摄像头),从而能目睹到你们两人的一切!既然能看到,自然也能录下来……”徐队长、翟军和郭琴也都恍然大悟


     接下来的事就更顺利了,翟军只用一个“电脑有毛病”的电话就将张敏才叫了过来


见警察都在屋里,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敏才的交代,几乎是小金推理的翻版


有点悔意的张敏才对天发誓,他只做成这么一段录像,而且一开始只是好奇,并不想敲诈


只是看到翟军和郭琴那么害怕,他才生出歹意


徐队长严肃地对他说:“你的行为已经构成很严重的犯罪!”翟军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人太卑鄙了,竟然在装系统程序时,给我的电脑装了一个能控制电脑的木马程序


”郭琴更是又羞又恨:“我们买电脑照顾了你的生意,你却为了肮脏的目的层层设套,最后竟然要敲诈我们!”徐队长摆了摆手:“你们两人也太大意了,一定要吸取教训呀!”翟军和郭琴都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张敏才被公安人员带走后,翟军立刻把那个电脑摄像头摔了个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