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的蒙娜丽莎



  一      这天,巴洛克酒吧的啤酒小姐李思思走进一间包房推销酒水,十几分钟后泪流满面地跑了出来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对闻讯赶来的经理大喊大叫:“不就是拉拉她的手吗?至于这样吗?假清高!你看她把我的脸挠的……”      一袭白裙的李思思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哭得很伤心


李思思的哭泣引起了一个男人的注意,他就是坐在旁边的陈泽伟——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永昌置业公司的总经理


陈泽伟早就留意这个女孩了,她不仅长得青春靓丽,还有一种温柔的气质,尤其是她的笑,让人如沐春风


陈泽伟发自内心地说:“这里真的不适合你!”      李思思告诉陈泽伟,她从小就喜欢画画,立誓要当一个像达·芬奇那样伟大的画家


去年她考上了美院,(轩宇阅读网www.xyyuedu.com)可是她家根本就供不起


李思思羞涩地说:“我曾经对自己说,只要能成为画家,吃再多苦都在所不惜


可是受了一点委屈就哭鼻子,你不会笑话我吧?”陈泽伟连忙说:“怎么会呢?我觉得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


”      从那以后,李思思经常跟陈泽伟谈天谈地谈人生理想,陈泽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


这天,陈泽伟带李思思去了一家海鲜酒楼


和李思思在一起,让陈泽伟觉得自己整个生命都鲜活起来了,不知不觉便醉了


李思思也醉了,软软地靠在陈泽伟的肩膀上


望着李思思如玉般光滑细腻的脸,陈泽伟鬼使神差地带她去了酒店


     第二天,看着目流满面的李思思,陈泽伟一脸愧疚:“对不起,思思,我不知道你还是个处女


你不是想成为达·芬奇吗?我可以帮助你


”李思思在陈泽伟的怀里偷偷地笑了,她仿佛看到一条光明大道直通梦中的罗马,而这条光明大道正是自己费尽心机铺就的


有一次,她和同学去巴洛克酒吧玩,正碰上陈泽伟在那里买醉,李思思一眼认出他是永昌公司的总经理


后来,她发现陈泽伟经常去巴洛克酒吧,就到那里当了服务员,目的就是想和陈泽伟来一场美丽的相遇


可是一直没有好机会,那天,李思思不想再等了,就挠了那个黄头发的小青年,然后满脸泪痕地坐在了陈泽伟旁边……      陈泽伟为李思思准备了一套房子,现在她不用辛辛苦苦地出去打工,而是呆在温暖的房子里创作她喜欢的油画了


陈泽伟不能天天来陪她,因为他有老婆


     李思思并不缠着陈泽伟,这让陈泽伟觉得她乖巧可爱,这也是李思思想要的效果


况且,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跟陈泽伟亲热,她要用心创作她喜欢的油画


现在她精心创作的一幅油画就要完成了,她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流泪的蒙娜丽莎》


     二      突然,有一天,陈泽伟的老婆郭月玲约李思思见面


李思思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她化了一个美美的妆,既青春又不失女人味


     李思思对自己的美丽很自信,但是当她走进迪欧咖啡馆的时候,心跳还是突然加快了


李思思完全没有想到,郭月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真漂亮”


李思思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钟才木木地说:“你也很漂亮


”郭月玲不但漂亮,还很会说话,但是李思思拒绝了她的请求:“对不起,我不能离开陈泽伟,我真的很爱他


”      李思思走出包房以后,里面传出茶杯碎裂的声响


李思思妩媚地笑了


她6岁时,父亲遗弃了她们母女,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爱情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画家


     李思思一路上都在想着她的那幅《流泪的蒙娜丽莎》,(轩宇阅读网www.xyyuedu.com)她没有刻意渲染流泪哀伤,而是用绚丽的油彩喻示蒙娜丽莎永恒的生命


李思思为自己的创意沾沾自喜,她并不知道,两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正悄悄地跟着她


     李思思上楼,那两个男人也跟着上了楼


李思思刚打开门,一把刀就顶上了她的腰部


李思思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推进了屋里,那两个男人也随即闪了进来


李思思吓坏了,苦苦哀求道:“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可对方似乎看不上她拿出的那些散钱,有恃无恐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其中那个刀疤脸走到《流泪的蒙娜丽莎》前面,漫不经心地说:“画得不错嘛!”      李思思见刀疤脸要去摸她的画,连忙说:“你别碰它!”男人的手在画的前面停了几,秒,呵呵地笑了:“不碰它,就来碰你好了!”说着色迷迷地走向李思思,幸好另一个留着大光头的男人拦住了他:“大哥,别把漂亮小姐吓坏了!”      大光头对李思思说:“别怕,我们哥们向来是不强迫人的


这样吧,我让你自己来选择,要么要你,要么要你的手指……”刀疤脸猥琐地抓住李思思的手说,“又白又嫩的,真可惜,要是没有了手指,你还怎么去画画呢?”      刀疤脸用刀轻轻一划,李思思的手背上就现出了一条血痕


李思思妥协了,她不能失去手指,她还要画画,她要当一个像达·芬奇那样伟大的画家!两个男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李思思的住所,真是个傻姑娘啊,你怎么选结果都一样!大光头男人拨了一个电话:“圆满完成任务


”      三      当陈泽伟推开那扇虚掩的门时,顿时惊呆了:李思思仰面躺在血泊里,已经停止了呼吸


     怎么办?无数念头在陈泽伟的脑子里飞转


可是他不能报警,他绝不能搅进这些绯闻凶案里,但他会不会受到怀疑?      陈泽伟心慌意乱,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赶紧逃离现场


可是车刚开出去,他又觉得这样不妥,等警察发现了李思思的尸体,还是会查到他,到时候他更说不清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李思思无声无息地消失


李思思由母亲独自带大,又整天沉浸在绘画里,没什么亲戚朋友,没人会怀疑上他


陈泽伟想来想去,只有这样做才最保险!      处理完李思思的尸体已经大半夜了,陈泽伟疲惫不堪地走进家门,突然看到门前立着一个黑影,他不禁“啊”地叫出了声


客厅里的灯骤然亮了,郭月玲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陈泽伟惊魂未定,语气不善地说:“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郭月玲呵呵地笑了:“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怎么?见过你的小情人了?”      陈泽伟又吓了一跳,随即一个念头从脑袋里闪过:“难道是你叫人干的?”郭月玲慢条斯理地说:“我不过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这就是背叛我的后果!”陈泽伟怒不可遏:“就算是我不对,你也不能杀人啊!”“杀人?”郭月玲也吓了一跳,“我只是叫人砍掉她的手指啊!”   陈泽伟突然明白了,李思思把绘画视作生命,没有了手指,她根本就活不下去!况且……想到李思思的音容笑貌,陈泽伟心痛难忍,对郭月玲吼道:“是你害死了李思思!”郭月玲起初脸色惨白,陈泽伟这一喊,她反倒恢复了镇静:“你不会报警吧?”郭月玲见陈泽伟没有吱声,越发笃定起来,“你这么辛苦才得到今天的一切,难道不怕失去吗?你大概已经悄无声息地帮我处理好了一切吧?”      陈泽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没错,他们现在是一条藤上的两只蚂蚱,谁也离不开谁了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