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计划



  冯高现在虽然成了大款,手里有了很多钱,但是,他在年轻时干过很多荒唐甚至是违法的事儿


对于冯高的底细,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人就是冯高小时候的伙伴陈崽


当年,冯高干违法的事情时,有几封十分要紧的信一直攥在陈崽的手里


几年前,陈崽因为犯罪入了狱,最近陈崽出狱后,决定敲冯高的竹杠


陈崽心里很明白,冯高肯定会出一大笔钱来换取他的沉默的


     “冯老板,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你过去做的那些事,我陈崽一定会看在钱的面子上,为你守口如瓶的……”那天一见到冯高,陈崽就笑眯眯地这样对他说


     冯高明知道这是陈崽在敲诈他,但是,陈崽知道他当年的底细,而且手里还攥着他当年做违法的事情时写的可以作为罪证的信


无奈之下,冯高咬咬牙答应了陈崽开出的价,给了陈崽50万元钱,以封住他的嘴


     果然,陈崽收到冯高的50万元后,就遵守诺言把那些信给了冯高,并再次承诺以后什么也不会说的


可是,冯高的心里依然惴惴不安,他决定让陈崽永远闭上嘴


经过冥思苦想,冯高想出了一个自以为很周密的谋杀陈崽的计划


     那晚半夜时分,冯高悄悄来到陈崽居住的小屋里,发现陈崽还没回来


冯高戴上白手套,赶紧把一包安眠药放进了陈崽喝水的杯子里,杯子里有一点水


然后,冯高藏在屋里,等着陈崽回来,他要亲眼看到陈崽把那杯放了安眠药的水喝掉才放心


     过了一会儿,陈崽醉醺醺地回来了


他踉跄着端起那只放了安眠药的杯子,喝干了里面的水


     冯高在暗处高兴地看着陈崽把有安眠药的水喝下去,然后又看着陈崽昏倒在地


     陈崽失去知觉后,冯高把他的头放入煤气的灶膛内


小屋里的窗帘拉得严严的,不用担心会被外面的人发现


     任何表明他冯高与陈崽有关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留下,冯高开始在屋里寻找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邮局送来的包裹,上面的地址是寄给冯高的,不知为什么,却送到了陈崽这里来了,也许是投递员搞错了


冯高顾不得多想,他把这个包裹先放在一边


     冯高想:陈崽是不是还藏有当年我写的那些和违法事情有关的信?如果有,那么他究竟把那些要紧的信放在哪了?陈崽并不是个细心的人,他不可能把东西藏得那么严


     冯高拉开抽屉,果然看到了还有几封他当年写的信


这些信对冯高有着极大危险性,绝不能让别人看到


冯高拿出那几封信,觉得自己年轻时真笨,怎会把这些信交给陈崽保管?冯高又回到客厅,看到了两只酒杯


冯高一皱眉,他戴着手套把两只酒杯冲洗干净,一只放到橱柜里,另一只仍放回桌子上,再倒一点酒


接着,冯高小心翼翼地把陈崽挪过来,把他的手指往酒杯上一按,这样,酒杯上就只有他陈崽一个人的指纹了


     冯高怕给陈崽用的安眠药太多,那样整个计划可就全泡汤了


冯高急忙检查了一下陈崽的脉搏,跳动正常


     冯高把半张纸折成一封信的样子放在桌子上


这半张纸是陈崽敲诈冯高时写的,上面的几句话用在现在太恰当了:“我已经厌倦了,谁能责备我这么做……陈崽


”      冯高又检查了小房子里所有窗户的关闭情况,然后,他打开了煤气开关,从后门溜了出去,只带走了邮局寄来的那个包裹和那几封信


     回家的路上,冯高没遇到任何人,他暗自高兴


到了家,他马上把那几封信和包裹都烧掉了,然后把灰烬倒入卫生间的下水道里


     冯高知道,警察会向他询问这件事的,他现在是远近闻名的重要人物,众所周知他跟陈崽是小时候的好伙伴


冯高打算对警察说,上次他和陈崽见面时,陈崽好像病了,心情十分烦躁不安


     第二天,警察真的出现了


冯高早已做好充分准备,他甚至连怎样对着警察微笑都事先练习过


冯高对警察说:“我认识陈崽,但现在和他不大来往了


”警察问:“您能认出这件东西玛?”说着,警察手里举起一只红色钱包,里面有冯高的名片和一些钱


冯高一愣,他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钱包不见了,他不知道钱包是什么时候掉的


     警察对冯高说:“昨天,一个邮递员把一件包裹送错了地方,后来他回想可能送到了陈崽的家


今天早上,邮递员就赶到陈崽家里,想把包裹追回来,可是,邮递员敲了半天门,没人答应


邮递员发现后门开着,就走了进去


当然,邮递员不该这样做……”      警察说到这里,冯高忍不住吼了起来:“你快讲下去,我受不了啦!”      警察有点诧异地继续讲道:“邮递员进去后看到陈崽家的厨房亮着灯


陈崽躺在地板上,头伸在煤气的灶膛里


邮递员吓得赶忙报案


我们赶到现场后,发现了这个钱包,认为该找您核实一下


您知道,这个陈崽以前有前科,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对这样的人要多防着点


”说到这里,警察停了一下


     冯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两眼直瞪着警察,嘴唇微微发颤


     警察又说:“冯老板,您的钱包是偶然掉到地上的吧?不过,这个陈崽真是不可思议,他似乎要自杀……”      冯高忙说:“是……是的


”      警察继续说道:“今天早晨我们赶到现场时,看到桌子上的一杯酒差不多已经喝光了,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喝醉了,还是发疯了


我们不明白,陈崽怎么会把自己的头伸进煤气灶


我们问了煤气公司的人,陈崽的煤气供应早在半个月前就因欠费已经停止了,也就是说,陈崽家的煤气灶膛里根本就没有煤气


不过,陈崽似乎忘了这一切了……冯老板,您是怎么啦,脸色那么难看


”      冯高万万没想到,精明的自己机关算尽,竟然没想到在伪造自杀现场时认真看看陈崽家究竟有没有煤气,真是百密一疏,反误了卿卿性命!      想到这里,冯高又急又怕


他突然头一歪,就昏迷了过去,再也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