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男人圈



  一


  


  宋晓静发现老公张家颂搞起了网恋。冬天工作比较闲,张家颂成天窝在家里上网,飞快地敲着键盘,连吃饭都顾不上。宋晓静想猫到后面看他的聊天内容,可他立刻把网页最小化,还反感地轰她。


  


  匆忙一瞅间,宋晓静看那让张家颂痴迷的网友头像,是个烫着卷发的时尚女郎。张家颂还背着她打起了私密电话,宋晓静隐约听到张家颂在说见面之类的话。


  


  张家颂出现婚外情了!可是他绝口不承认,宋晓静套不出话来,她知道逼急了没准真把张家颂推给第三者。


  


  怎么办呢?现在宋晓静最急切地想知道那个第三者到底何方神圣,敌暗我明这可怎么能行?


  


  这晚,张家颂没有回家,说是有个活动要参加,宋晓静很是狐疑,她打电话过去,是关机。宋晓静急得嘴上都长泡了,张家颂肯定是会网友去了。


  


  宋晓静在屋内坐立不安,她安慰自己:没准是张家颂跟麻友夜战去了。她一个电话打到张家颂的麻友崔强那:张家颂在你那吗?崔强哦哦啊啊地,声音大得夸张:啊?他啊,他在,你叫他接电话吗?他刚上厕所去了,哦,是下面买烟去了,回头我叫他给你打过去。


  


  崔强的腔调浸满此地无银三百两,过一会再打过去,他已经关机了,等张家颂买烟回来打给她,那是门都没有。


  


  宋晓静又给张家颂的同事小何打过去,小何支支吾吾地:张哥啊,他今天加班,对,刚才还在办公室呢,现在好像不在,正回去的路上吧。


  


  他们真有默契啊,不用打招呼就能帮朋友骗人,看来平日里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丑事,相互掩护已成习惯了。


  


  宋晓静气得手脚发冷,张家颂的两个哥们同时如此诡异,他必定没干好事。


  


  等张家颂披着星星回来,回来第一件事是脱鞋,第二件事是开手机,宋晓静坐在沙发上冷笑道:今晚干吗去了?


  


  跟个老友聚聚,哦,是男的,男同学。张家颂的神情上也爬满欺骗。这时,他的电话爆响,张家颂听完依依哦哦,刚放下手机,电话又来了一个。不用猜也知道是崔强和小何的报警电话。


  


  宋晓静审视着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是先加了会班,然后到小崔那打了会麻将,玩晚了。


  


  宋晓静一个沙发枕砸了过去……


  


  二


  


  宋晓静拉着儿子搬了出去,回了娘家。明明是出去搞艳遇,张家颂却伙同朋友来蒙她。


  


  张家颂指天发誓:我真没搞情人。


  


  宋晓静当然不信,他以为搞外遇像拉屎一样擦干屁股就行?她要两人分开一段时间,考虑清楚以后再说。


  


  宋晓静才搬出去,崔强和小何的游说电话就打来了,他们怕张家颂事情没处理好,一早就打电话来询问关照。


  


  崔强和小何絮絮叨叨一个劲替张家颂解释,说他昨晚就是打麻将、加班了,没干别的,还说张家颂如何如何是个好男人,他们越说破绽越多,越证明昨晚张家颂压根不是在他们那。


  


  宋晓静耳朵起茧,这男人要是鸡婆操心起来,也不得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张家颂的人缘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两个热心的哥们越搅和越乱呢?


  


  宋晓静回到娘家三天后,突然接到个陌生电话,居然是张家颂的顶头上司梁经理。梁经理和颜悦色地说:周末我们要搞个联谊活动,可以带家属来,我邀请你一定要来参加哟,张家颂是我们的好小伙……


  


  张家颂人缘不但好,看来工作能力也不错啊,不然怎么会惊动梁经理亲自邀请,分明是想撮合他们嘛。他家那点破事怎么会漏了底?一定是小何这大嘴巴。


  


  梁经理不是宋晓静的上司,可好歹一把年纪了,屈尊降贵来请你,宋晓静不知该不该去,难道让她在人前强装笑颜?可气的是,别人都帮着忙乎了,偏偏张家颂死撑着不肯发个短信来,这个台阶怎么下?


  


  住在娘家,5岁的儿子不愿意了,半哭不哭地要找爸爸,平时看张家颂也没怎么带他哄他,怎么一分开孩子就这般惦记呢?可恼那当爹的却没个电话来关心关心儿子。


  


  张家颂没把电话打给宋晓静,倒是打给了宋老爹,宋老爹对犯了错的女婿礼貌周到、客客气气:挺好,他们挺好,我看你有时间还是过来劝劝吧,小夫妻哪有不闹别扭的?我家晓静就是脾气怪,叫我们从小宠坏了……


  


  宋晓静真恨,自己的爹到底还是不是她爹啊?不帮她出口气不说,还长他人的志气。


  


  三


  


  宋晓静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她好歹有个同盟军,就是弟弟宋晓北。宋晓北早就扔话出去:张家颂要是敢动他姐一手指头,他就把他脖子拧下来。


  


  对于张家颂网恋失踪事件,宋晓北也表示赞同姐姐的观点:他肯定没干好事,不然他那帮哥们干吗帮着圆谎?


  


  可张家颂为什么死活不说实话?宋晓北一拍大腿:我去问,我们以男人的方式挑明了说,如果他真背叛了你,我打他一颗门牙回来给你,你离不离婚随你,要是他另有隐情,也得回个明白话。


  


  宋晓北二十出头,正是肝火最盛的年纪,认定拳头能解决一切。宋晓静真怕他会干出出格的事,宋晓北却一拍胸脯:姐,你放心,我有分寸。


  


  宋晓北一阵风跑了出去,儿子抱着妈妈的腿怯怯地说:舅舅会不会打爸爸?


  


  宋晓静有些后悔了,她的两个至亲谁受了伤她都不好受,可是宋晓北的电话没带身上,给张家颂通个电话要他小心吗?她又没勇气。


  


  两小时后,宋晓北用公用电话拨过来:姐,我把姐夫打得进了医院,好像脑震荡。


  


  宋晓静头嗡地一下,弟弟手没轻没重,要真把张家颂打出毛病可怎么好?她急急往医院赶。


  


  医院里,张家颂坐在过道上,胳膊挂着纱布带,眼泪巴巴地望着变了脸色的宋晓静:老婆,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为什么要打我?打死我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宋晓静抱着丈夫哭了,这个时候就算他真的搞了网恋,她也不会在乎了。


  


  宋晓静想着找兄弟算账,宋晓北早跑得不见了踪影。


  


  这个男人再不好,也是她宋晓静的丈夫、她儿子的亲爸,她准备回家了,宋老爹已经帮她把东西用车送来的。老人家早被女婿收买了,巴不得两人快快和好呢。


  


  四


  


  有了娇妻的照顾,张家颂的伤好得飞快,三天后就拆下了纱布。


  


  宋晓静其实还是惦记张家颂那晚到底去了哪里,是父亲的一番话劝住了她。他说:男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叫家人知道,那秘密未必就是找情人,何必一定要搞得明明白白?有些事就算你知道了,也未必对家庭有好处,张家颂是你选的,你就得对得起自己的选择。


  


  周末,宋晓静跟张家颂肩并肩参加了他公司的联谊会,梁经理热情地给他们打招呼,转过脸就跟张家颂使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小何躲得远远的,生怕被宋晓静逮到盘问。


  


  宋晓静和张家颂和好如初。张家颂说:女人有女人的闺蜜,我们男人也有男人的朋友,我这一出事,我的哥们不管是不是帮倒忙,都想着帮我,不过,男人的事,真不该是女人全部都要知道的。


  


  宋晓静点头称是,心里却在盘算着。


  


  张家颂好日子没过两天,又开始重操恶习,跟网友聊得火热。宋晓静也没再盘问,随他去了,他这风筝飞得再高,线还在她手里牢牢拽着呢。


  


  趁着张家颂不在,宋晓静找来位电脑高手,破解了他的网号密码。看完张家颂潜藏在网上的秘密,宋晓静的心结解开了,可是,她还是气恼地拍起了桌子。


  


  父亲说得真对:男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想叫家人知道,那秘密未必就是找情人。


  


  张家颂在搞什么呢?他在玩飙车,那个有时尚美女头像的网友其实是个男人,是他们飙车俱乐部的成员,他们聊发动机、聊车型、聊车速,聊得不亦乐乎。张家颂失踪的那天,正是俱乐部飙车比赛的日子。


  


  宋晓静早就明令禁止张家颂玩飙车了,那游戏太危险,或许正因为这样,张家颂才要隐瞒她吧。


  


  这时,网上一个小狼头跳了起来:姐夫,今天这么早啊?


  


  一看这小狼头,宋晓静更气得要生烟,那人是谁?正是她的亲弟宋晓北,原来他们早就是一伙的,宋晓北也是飙车俱乐部成员,他早就知道那天张家颂的去向。


  


  怪不得张家颂那胳膊两三天就恢复了,怪不得他上药不让她陪着去医院。原来是两人串通一气来骗她啊,亲弟早就是张家颂的男人圈成员了。


  


  宋晓静气得把拳头捏了半天,总算让气释放了出去。她想:哼,你有男人圈,我也有女人帮。她早就想去交际舞学习班了,可张家颂担心她被里面的女人带坏了、怕被里面的男人引诱了,一直反对她去学。


  


  那么,现在我也可以有属于我们女人的秘密了,宋晓静想。去交际舞学习班,除了家庭和工作之外,再营造一个兴趣圈,没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