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孽缘:请饶了她



邂逅千万富姐:廉洁局长划定底线 2003年秋,时任安徽阜阳市国土局长的刘家坤,邂逅当地年轻漂亮的女商人赵晓莉,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赵晓莉1970年3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双鸭市,1983年随父母回到原籍阜阳生活


天生丽质的赵晓莉大学毕业后放弃报考公务员,选择了经商之旅


她先后做过鞋子和手机批发生意,1999年注资800万元成立阜阳亿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亿达小区等工程


紧接着,赵晓莉又成立了阜阳市雪龙物业管理公司,年纪轻轻便成为两家企业的法人代表,被誉为商界美女富姐


2003年秋,赵晓莉有意承揽开发阜阳市建设大厦工程,便通过各种关系接近国土局长刘家坤,几次宴请这位手握实权的“土地爷”,都被刘家坤婉拒


赵晓莉仍不气馁,她干脆提着一袋子现金敲开了刘家坤的办公室,结果当场挨骂:“经商要走正道,你用这种潜规则在我这里走不通


”赵晓莉只好灰头土脑地撤退


赵晓莉以为,刘家坤是个没有人情味的正派官员,她既失望又暗生敬佩


就在她以为与土地爷失之交臂时,不久赵晓莉意外接到刘家坤的道歉电话:“那天我拒贿的态度有些生硬,请见谅


”更令赵晓莉惊喜的是,刘家坤还通知她参与公开竞标


不知是刘家坤暗中帮忙还是幸运,赵晓莉如愿以偿地拿下了这个项目


事后,她又多次提着礼品和现金感谢恩人,仍然被刘家坤拒收


不过,刘家坤很乐意跟她交往,经常关注她生意情况,还通过电话和短信嘘寒问暖


凭着女人的直觉,赵晓莉敏锐意识到“土地爷”开始暗恋她,赵晓莉禁不住怦然心动


原来,随着交往加深,赵晓莉也暗暗喜欢上了这位刚正不阿而且热心肠的局长


刘家坤身高一米八二,挺拔英俊,浑身透出凛然正气


为了试探刘家坤,赵晓莉有次生病住院不让家人陪护,发短信向土地局长求慰籍


果然不出所料


刘家坤深夜赶到医院后,精心照料美女富姐,病房里擦出了火花


康复出院后,刘家坤设宴祝福赵晓莉


此时的刘家坤借酒壮胆表白心迹,赵晓莉半推半就地倒在了“土地爷”的怀抱…… 一夜情后,刘家坤向红颜知己讲述了自己廉洁从政的心路历程—— 1999年8月,刘家坤从部队师长位置上转业回到家乡阜阳市,直接被任命为阜阳市环保局局长


他出手不凡,很快被评为安徽省“勤廉兼优干部”,到全省各市巡回作先进事迹报告


2002年前后,原阜阳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牵出了阜阳市国土局腐败案


刘家坤临危受命,调任国土局局长,迅速建立土地管理“四项阳光制度”,被评为“全国土地卫士”…… “你身边美女如云,为何偏偏看上我呢?”在一次翻云覆雨后,赵晓莉问刘家坤


刘家坤的回答让她很意外:“如果我包养其她美女,肯定会伸手索贿,毁掉我的信仰


而你是个女老板,不差钱,我就不用贪腐养你


”说着,刘家坤给情妇划定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咱俩相好后,无论谁送钱,你都不能收,一次也不行


” “你放心吧,局长大人


”赵晓莉对刘家坤明确表态:“我要的是咱俩真心相爱,不会借用你的权力谋私利


” 刘家坤对情妇承诺守住“红线”坚信不移


然而,一个人的徒然出现令双方顿时都乱了方寸


隔空经营爱巢:亲情纽带击中软肋 由于手握土地划拨实权,刘家坤成了房地产开发商眼中的香馍馍


各路诸侯削尖脑袋展开攻势,安徽朴人商贸公司董事长康伟便是其中一员


为了拿下太和县莲蒲路和复兴北路旧城改造项目,康伟从河南郑州拍得一幅价值156万元的观音画像,当成敲门砖送给刘家坤,被严辞拒绝


康伟不死心,打听到刘家坤在阜阳市有个名叫赵晓莉的红颜知己,便另辟蹊径,通过关系接近赵晓莉


赵晓莉不懂这幅画出自名家之手,就收下了观音画像


刘家坤知道后,第一次对情妇勃然大怒,将赵晓莉给骂哭了


直到这时,刘家坤才向情妇透露他“家门不幸”的一个秘密


原来,刘家坤的胞兄、原阜阳市中级法院院长刘家义因受贿罪被判刑入狱


大哥贪腐教训时刻警示着刘家坤廉洁从政


为此,刘家坤曾在《安徽日报》上发表题为《当好国土卫士》的着名文章:“我与妻子、孩子约法三章,不要以我的名义跟开发商接触;不允许亲戚安排与我职务相关的事


只有不做违背原则的事,心里才会坦然……” “观音画像”风波之后,赵晓莉遵照情夫要求开始躲避一拨拨送礼者


2006年3月,刘家坤调任太和县委书记,他依然信守对赵晓莉的爱情承诺,此生不找第二个情人


就在两人情浓意蜜时,一条“喜”讯将刘家坤砸蒙:赵晓莉怀上了他的孩子,并坚持要生下来


刘家坤深知,包二奶生野崽是官场大忌,无异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然而,情妇的一席话将刘家坤推入两难境地


“为了你,我一直没结婚


”赵晓莉动情地说:“我既不图钱、也不企求转正,死心塌地做你一辈子的情人,难道你忍心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吗?” 看着痴心情妇梨花带雨的哭诉,刘家坤一咬牙,最后同意了赵晓莉甘做未婚妈妈的要求


2007年6月18日,37岁的赵晓莉诞下了一个男婴,取名刘小宝


刘家坤对私生子爱不释手


殊不知,这个私生子很快成了一根无形的绳索,勒得刘家坤喘不过气来


因担心被妻子和政敌抓住把柄,刘家坤动员情妇到外地避人耳目


赵晓莉看上去非常通情达理,她独自带着年幼的私生子悄然来到上海市居住,从企业老板变成了全职妈妈


或许距离产生美


刘家坤此后更加宠爱远在上海的情妇,也牵挂着私生子的成长


为此,他频繁地飞往上海与二奶团聚,隔空经营爱巢


在刘家坤看来,这样的安排既可以避免后院起火,又可以阻断商人曲线行贿之路


然而,他却低估了商人们的能耐


各路开发商很快发现了刘家坤情妇的蛛丝马迹


其中,行贿名画的康伟捷足先登,秘密飞往上海,送给赵晓莉现金700万元和价值176万元的金条12根


这一次,赵晓莉理直气壮地笑纳了,并打电话要求刘家坤为行贿者办事


“你怎么践踏红线?”惊闻情妇收受巨额贿赂,刘家坤吓出一身冷汗,责令赵晓莉立即退赃


岂料,情妇的一席话击中了刘家坤的软肋:“孩子还这么小,就凭你那点死工资,不弄点钱如何养活小宝?”刘家坤顿时哑口无言


事后不久,刘家坤便将康伟引荐给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并安排县政府三次召开联席会议启动工程项目


与此同时,刘家坤还要求县政府将康伟开发的项目纳入当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帮助康伟赚得盆满钵满


尝到甜头后的赵晓莉兴奋不已,她开始利用亲情纽带遥控官员情夫,成为受贿的操盘手


贪念一旦溃堤,刘家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手中的权力变成印钞机,日夜不停地为私生子运转着


宝贝计划流产:独扛揽罪难补亏欠 起初,刘家坤以为私生子之事只有康伟一人知情


不料,其他开发商不知从何处打探到消息后,一个个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蠢蠢欲动


一次,赵晓莉带着私生子从上海回到安徽阜阳市“探亲”


安徽晶富集团董事长刘奇南闻讯后在太和县晶宫大酒店为赵晓莉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后,赵晓莉诉苦:“目前我在上海租房,很不方便


”刘奇南说:“你只管选房,选上海最好的房子,我马上全额支付购房款


”赵晓莉说:“我不要你送钱,我想和你合伙做生意


”刘奇南心领神会,知道这位官员二奶担心赤裸裸受贿出问题,以投资名义洗白赃款,马上拍板成交


回到上海后,赵晓莉立即借款1000万元打入刘奇南公司账户“入股”


仅过7天时间,赵晓莉便打电话给刘奇南:“我已看中一栋别墅,急需用钱


”刘奇南不敢怠慢,指使公司财务部门将2300万元转入赵晓莉账户


“天啦!一周净嫌1300万元,不愧为美女商人称号


”刘家坤惊得目瞪口呆,大加赞赏情妇“会做生意


”刘家坤哪里知道,赵晓莉获得1300万元“投资回报”后,并没有用于在上海买房,而是将钱全部购买了金融基金


刘奇南的巨款不是白送的,他需得到数倍回报


于是,刘家坤对刘奇南开发的太和县长征路东侧6万平米的大润发商城项目大开绿灯,不仅未批先建,而且擅自改变商住比例


此外,刘奇南拍得一块价值7.6亿元土地,却不想支付土地出让金


经刘家坤拍板,准许刘奇南分期缓交出让金


就在刘家坤鞍前马后为开发商跑腿时,情妇赵晓莉也没闲着,她在为私生子酝酿一个“宝贝计划”:先让孩子移民香港,然后加入美国国籍,让孩子的成长和教育享受贵族待遇


赵晓莉为私生子度身打造的“宝贝计划”,不仅令刘家坤激动得彻夜难眠,也吸引了开发商们趋之若骛


太和县国建置地公司法人代表杨海马上为赵晓莉母子垫付移民香港的手续费用16万元


经刘家坤安排,杨海拿下了太和县人民南路土地开发项目及两个安置区工程:建筑商韩洁向赵晓莉行贿450万元,中标大通路改造项目二标段工程:开发商褚乃盾将一辆价值95万元的崭新宝马车送给赵晓莉,立即获得太和县中原路中心村安置小区工程


看着情妇为“宝贝计划”而日进斗金,刘家坤心里美滋滋的,多次夸奖赵晓莉有“旺夫相”


原来,2010年2月,刘家坤当选为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太和县委书记),从处级一跃步入副厅级


然而,就在刘家坤和情妇共同实施 “宝贝计划”时,噩梦也悄然而至


原来,土地房产市场本应由政府部门管理,刘家坤为插手其中,设立了由县委书记主持的太和县城建联席会议制度,成为他控制全县市场、权力寻租的平台,不许外地开发商进驻.几乎所有项目都让6个行贿开发商独占,造成乱象丛生,民怨沸腾,举报不断


2013年2月22日,安徽省纪委对刘家坤立案调查


6月7日,安徽省检察院决定逮捕刘家坤及其情妇赵晓莉


谁也没有想到,一段惊世骇俗的奇葩孽情在监所里发生了


被捕后,刘家坤没有像其他风流贪官那样和情妇互掐互咬,而表现出“坚贞不渝的真情”


他连写3份求情书为情妇开脱:“所有受贿都是我干的,与赵晓莉无关


她是个无知的社会上生活的女人,受我的牵连锒铛入狱,是我贪念的受害者


”身陷囹圄的赵晓莉也同样牵挂着落马情夫


每次见到检察官,她都哭着询问刘家坤身体状况如何,并往自己身上揽罪:“是我的贪心害了他


” 2013年10月10日,刘家坤和情妇同时被押上了安徽省宿州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刘家坤伙同情妇收受6名行贿人财物共计2929万元


法庭上,刘家坤几度含泪为赵晓莉求情:“我俩的孩子现在流落乡村托农户照顾,请求司法机关对赵晓莉从轻处罚,让她早日出狱照顾儿子


” 法庭上,赵晓莉对情夫的“真情告白”感动得泪流满面


然而,她和刘家坤都明白,无论两人如何往自己身上揽罪,都无法弥补对私生子的亏欠


因为如今6岁的刘小宝成了一个父母健在的“孤儿”,在未来成长的路上失去了亲人的陪伴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