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汉看刀



  庞二楞决心要为师傅报仇那天,就一个人跑到云梦山中去苦练武功。春夏秋冬,寒来暑往,转眼两年过去,庞二楞果然便将一身武功练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现在手中就差一把杀人刀了。于是他走下山来的头一件事,便是寻找能为他锻造刀的人。


  


  庞二楞为师报仇为啥非要用刀呢?这是因为那仇人韩虎韩豹兄弟二人,当初杀死师傅用的就是刀,所以庞二楞也要用刀来了结这件事情——他要一报还一报!很快,庞二楞就找到了为他锻刀的人,这就是被世人称作当代干将的李穆公。


  


  这个李穆公的锻刀手艺真的是天下第一,无人能比,据说他能够从尘沙中取铁,锻出的刀杀过人后就铁中酝血,有了血的喂养李家刀便会更加锋利无比,再遇到其他的兵器就能够削铁如泥,天下再没有别的兵器可以匹敌,李穆公也由此有了当代干将的名称。只不过当年干将锻造的是剑,而李穆公锻造的则是刀。


  


  李穆公对庞二楞的请求没有推辞,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收下了庞二楞的定银,就隐入到深山里锻刀去了。可是这时候的李穆公已经老了,他躬腰驼背,不仅已经堆起了满头的白发,而且也已经难有举锤之力了,所以他除了在一边不时地指点外,锻刀过程大多都由他的徒弟丁柏安来做了。


  


  这丁柏安是李穆公老来收的徒弟,人聪明又伶俐,李穆公毫无保留将一身的锻刀技艺都传授给了他,因此丁柏安的锻刀技艺与师傅已经不相上下。就这样,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晨钟暮鼓,烟熏火烤,一把锋利的钢刀就锻造出来了,这天,他师徒二人携着这把刀下了山,请庞二楞来验刀收刀。


  


  而此时的庞二楞已是急不可待,早在英雄楼里为李穆公摆了一桌尚好的酒宴,他请李穆公上座后,一把抓过钢刀,细细观赏起来。


  


  霎时,英雄楼里的吃客们停下了杯箸,都被这件世间罕器夺去了眼球。一时间是一酒楼的人噤若寒蝉,只有刀影在静穆中寒光逼人,好一会儿才掀起了一片的赞不绝口声。而最为激动的当然还是庞二楞,只见他握住那钢刀早已爱不释手!他吹一口气在刀刃上,抵向耳边细听,整个钢刀里隐隐地仿佛就有了狂风怒吼的声音!他又随手将一钿银子扔给酒楼掌柜,要他牵一条狗来,一刀将狗拦腰砍断,再看刀锋上却不沾一滴血影,仍是寒光一片。可就在须臾间,那刀身铁内却渐渐酝出了血晕,竟像是红灯内射一般,隐现扑迷,看得满酒楼里的人们又是一片的唏嘘不已!


  


  李穆公老人一直坐在那里,静静观看庞二楞验刀,在一片赞叹声中,他抬起昏花老眼也看了一眼那刀,却现出一丝惊怔,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庞二楞这时早已是兴高采烈,他把钢刀小心地收好,朝李穆公拱拳致揖,说:不好意思,先初二楞还怀疑过李老公徒有虚名呢,今日实见,口悦心服,李老公绝艺盖世,盖世无双,李老公真的是当代干将呀!


  


  庞二楞对李穆公感激不尽,随手又掏出一大包银子,额外又送给了李穆公。接下来便向李穆公敬酒,对李穆公的锻刀技艺更是赞不绝口了。而在李穆公与庞二楞换盏应酬中间,李穆公的徒弟丁柏安,则是始终不声不响,坐在桌边,独斟独饮,不时地朝李穆公掠来几许不易察觉的妒忌的目光……


  


  庞二楞手中有了绝世钢刀,他心中有底了,这天便携刀来到韩家庄,找韩虎韩豹兄弟来为师傅报仇了。


  


  再说那韩虎韩豹自从杀死庞二楞的师傅后,兄弟俩便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也是处处提防,日日苦练,开始没敢怠慢,待出门见庞二楞手中又多了一把雪亮钢刀,兄弟俩就更加精心起来,见面后也不搭话,三个人三把刀便在场子里舞了起来。


  


  他们直斗到三十个回合时,庞二楞渐渐不耐烦起来,就决定要杀人了,而且他要用韩虎先试刀锋。一眼瞅准了韩虎的一个破绽,一刀向韩虎的脑门上砍去。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钢刀与韩虎头颅相碰的瞬间,却硬是让韩虎用气功顶了回来,而韩虎的头皮是丝毫未损!更糟糕的是,庞二楞太信任自己手中的钢刀了,竟无心设防,愣怔的中间还被韩虎反手一刀,削去了一只耳朵!


  


  庞二楞一惊跳开来,顾不得伤耳之痛,看着手中钢刀心中纳闷:不是说能削铁如泥吗,怎的连仇人的头皮都没能碰破?这当儿那韩虎韩豹挥刀又冲上来,庞二楞决定再试一次,这次他要先用自己的刀断对方的刀,立时跃起挥刀去封对方的刀,只到当当两声响,火花四溅后,庞二楞却感到手上又一阵剧痛!再定睛去看,不仅韩家兄弟的刀没被自己的刀砍断,而且那韩豹乘机刀锋一滑,又削去了庞二楞握刀的一根手指!


  


  这一下庞二楞彻底懵了,看着手中钢刀几乎要想破了脑壳:论武功自己已经不输于韩家兄弟,论兵器手中拥有了绝世的李家刀,这可是当代干将李穆公锻造的刀呀,怎么不显真功了呢?


  


  这时,那韩虎韩豹看着庞二楞,轻蔑地摇摇头。韩虎说:就凭你这样,还要为师傅报仇?快回去吧。你人倒不松,只是手里的货太软了!把个庞二楞羞辱得一股英雄气顶在肚子里险些将他憋死!


  


  带着失去一指一耳的羞辱,庞二楞回到英雄楼,手捧那把钢刀一夜无眠:刀身还是那般挺拔峻秀,刀锋还是那般锋利夺目,刀骨中也还有血影酝在里边,寒威突现,可为什么就不能克敌制胜,反招来韩家兄弟的羞辱呢?是我哪里亏待了李穆公,给的银两不算丰厚,那李穆公对刀没有认真打造吗?庞二楞看着钢刀千遍万遍试问,始终不得其解。


  


  几天后,庞二楞又出现在李穆公面前。当李穆公看见丢了一只耳朵和一根手指的庞二楞时,不由吃了一惊!而庞二楞却是面含微笑,为李穆公又摆下了一桌丰盛宴席……


  


  直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庞二楞再将李穆公大大捧赞一番后,才认真提起钢刀之事,他说:我二楞年轻,对江湖上的事还欠火候,一定是在哪里有亏待李穆公之处。庞二楞诚恳地向李穆公表示歉意,又说,到底二楞哪里得罪了前辈,望李老公指教后生。只是这钢刀是怎的回事,前辈得给我一个说法!


  


  李穆公这才知道了庞二楞断指失耳的原因,急忙抢过钢刀仔细观看:钢刀仍是李家刀的风采,锋利,峻峭,刀骨里也仍残留着那日杀狗试刀的血晕,没有异样呀?李穆公又朝刀锋吹了口气,然后抵耳倾听,也仍能听到隐隐的狂风怒吼声音,嘶嘶猎猎,也不失本色呀?接下来,李穆公闭上眼睛去摸那刀口,摸着摸着,突然就恍然大悟,他明白了:坏了李家刀名声的,定是我那徒弟丁柏安无疑……他再看看庞二楞铁青黑硬的表情,沉吟地想了想,却息事宁人地跟庞二楞说:不错,我那徒弟锻刀手艺,早不亚于老身我了,今后一定还会超过老身。这桌酒宴你应该请的,实在是我那徒弟丁柏安啊。


  


  庞二楞虽然愣,但却不傻,一听这话,心上就明白了几分。于是这天又在英雄楼要了一桌更为丰盛的酒席,并把这桌酒席直接摆到了丁柏安的锻炉前来。


  


  频频敬酒的中间,庞二楞对丁柏安是百般赞誉之能事,他说唯有丁柏安才是李家刀的真正传人,而且还会把李家刀推向极鼎,走向更加辉煌,会锻出更加无敌于天下的丁家刀来。最后,庞二楞掏出倍于前次给李穆公的银两,恭恭敬敬地奉于丁柏安,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上次本为丁师傅也准备了酬谢,只是酒喝多给忽略了,现在请丁师傅笑纳!


  


  丁柏安心安理得笑纳了银两后,他再拿过庞二楞手中的钢刀一看,突然一拍脑门说道:真的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师傅指点我给你锻刀时,我竟也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道手续?难怪这刀口一遇热便会变软,又怎么能砍开那韩家兄弟的脑壳?你等等,我即刻去给这把刀做个补正……不过,我还得再多喝些酒。


  


  说着话丁柏安把桌上酒喝尽了,再拿起刀起身走向锻炉,将刀重新烧透锻打,接着还将溢着酒香的一泡老尿尿入淬火罐中,将刀淬了火,这便是李家刀天下无敌,能够削铁如泥的秘技。


  


  庞二楞再接过钢刀来时,那刀就有了别样的风采。庞二楞突然挥刀朝地上一块铁锭砍去,还未闻铿锵之声,铁锭已断作两段!庞二楞满意得哈哈大笑,临行前更夸丁柏安道:真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你丁柏安才是真正的当代干将!


  


  庞二楞手中有了真正的杀人刀,便又去找韩家兄弟报仇。身有绝世武功,又有了无敌钢刀,结果可想而知,庞二楞终于将韩家兄弟杀了,为师傅报了仇,这自然已经不在话下了。


  


  只是三日后,有人在英雄楼旁边的河岸上又发现了丁柏安的尸体,尸体边还横陈着一把不见血的快刀,凶手却是杳无踪影!


  


  闻讯,李穆公匆匆跑来了,一眼看到徒弟丁柏安尸体上还断了一指,失去一耳,便一切都明白了,不由苍然叹道:真正的杀人刀不在手上,在人的心里啊……


  


  从此,李穆公再不收徒弟,也再不给人锻刀。李家刀失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