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决斗



  越狱门


  


  刘健是个年轻的刑警,警长老侯是他的搭档。这天刚上班,老侯告诉刘健一件事:赵金伟越狱了。


  


  说起赵金伟,可不是个简单的人。他自幼习武,身手了得,就是性子有点偏激。几年前,他跟几个混混起腻,动起手来,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由此名声大噪,被一大款相中,做了私人保镖。


  


  半年前,几个醉鬼找大款滋事,赵金伟挺身护主,不意手下欠分寸,竟把其中一个打死了。当时,110和120是同时赶到的,当医生宣布那个人死亡时,赵金伟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辈子完了,我得逃!说逃就逃,赵金伟趁警察不注意,撒腿就跑。


  


  刘健当时就在现场,见状第一个追了上去,随后两人展开了搏斗,最终,赵金伟不敌,被刘健铐上了,后以过失杀人罪被判了六年。


  


  昨天,赵金伟借口有病,去医院途中,打伤看押他的警察,逃跑了。


  


  老侯告诉刘健这件事,不仅仅因为赵金伟是刘健亲手抓获的,还有别的原因,他说:听说那个赵金伟在监狱里老嚷嚷,说他被捕时是丧家之犬,你却是正义之狮,他之前又刚打了一架,体力不支,才被你捡了便宜,他一定要找你公平决斗一场,为自己正名。所以,局里分析,他没准会找你。


  


  刘健到底年轻,血气方刚,一听这话忍不住了:来找我好啦,我在警校拿过散打冠军,现在在局里也是散打第一人’,他以为我是靠运气呀!老侯看着强壮的刘健,说:说归说,可他要真找你,一定得报告。


  


  没想到,隔天赵金伟真的打电话找刘健了,他果然说自己当时是丧家之犬什么的……刘健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问他是不是想再打一场。


  


  赵金伟说:对,我们来一场公平决斗,如果你赢了,那我就认了,乖乖回监狱去。刘健一口应承下来,赵金伟又交代刘健,不准报告上级,不然他就亡命天涯。刘健保证后,赵金伟就让他等电话。但保证归保证,对方毕竟是个逃犯,刘健思想斗争了大半宿,还是决定把情况上报。


  


  跟踪者


  


  第二天,局里专门召开了会议,大家认为赵金伟要找刘健公平决斗,这是个战机,可以刘健为饵,暗中设伏,将逃犯抓捕归案。不料,刘健不同意暗中设伏,他坚持要凭自己的本事再次将赵金伟绳之以法。


  


  领导一听来气了,斥责他儿戏,又数落道:你以为一定能打赢他?刘健很受刺激,梗着脖子说:打不赢我愿受一切处分!刘健的犟脾气上来了,他暗暗决定,如果赵金伟再找他,一定不把情况上报。


  


  果然,赵金伟又打电话找他了,让刘健去城南的一个废弃工地。刘健马上赶了过去,可等了半天也没见着赵金伟。虽然刘健感觉周围有人,可不管怎么喊,那人就是不现身。


  


  第二天,赵金伟换了个手机号,约刘健去另一个地方会面。刘健又觉得被人跟踪,这回,他长了个心眼,在半道躲下了,等那人走近,猛地堵住了对方。可他马上就傻眼了:这不是老侯吗?


  


  刘健生气地质问老侯为什么要跟着他,保护你呀!老侯还说,昨天晚上在工地的那个人也是他。刘健更生气了:你都快退休了,老胳膊老腿的能保护谁呀?难怪赵金伟不敢现身呢,都让你给搅了。


  


  真是小孩子感情用事。老侯撩起衣襟,露了露腰间的手枪,口吻变得严厉起来,局里特批我带枪保护你,你功夫再狠也狠不过枪吧?这个赵金伟被判了六年,又打伤警察越狱,性质恶劣,肯定要加重刑,没准他想破罐子破摔,报复你、跟你同归于尽呢!


  


  用不着!刘健一点也不领情,我可不想背个怕他的名声,不然传出去我的脸往哪搁?这回轮到老侯动气了:你小子怎么就一根筋转不过弯来?


  


  你想呀,赵金伟是我抓的,现在他逃了,我要是凭本事再抓他回来,不又成一段佳话吗?刘健说出了掏心窝的话,至于报复,当时他犯了案,谁抓他不是抓呀,犯得着吗?我看他是真心想跟我再打一场。他若是心服口服,不就消除了抵触情绪,有利于他的服刑改造吗?


  


  嗯。老侯似乎被说动了,你想得倒挺周全,但你有点个人英雄主义,还死要面子,可万一你要输了—或许人家上次真是因为……


  


  别提什么丧家之犬了。刘健一听这话就来气,拍了拍胸脯,我跟他交过手,心里有数。


  


  决斗日


  


  接下来,老侯果然不再在身边晃荡了。一天夜里,刘健走在路上,一个小孩上前告诉他,有个叔叔要请刘健吃饭。刘健一想,马上判断出这是赵金伟搞的鬼,不由哑然失笑。小孩带刘健到路口,招来一辆停着的的士,说了个郊外餐馆的名字,便对刘健说:我交差了,下面是你自己的事了。


  


  司机是个女的,载着刘健到了郊外后,折进一条小路。刘健很奇怪,这不是去餐馆的路啊,随后他便明白过来:我说一个女司机怎么这么大胆,敢夜里载客往郊外去,问都不问一声。


  


  女司机说话了,不过发出的是男声:我没打电话约你是以防万一,怕电话都被你们局里监听。前两次不赴约,是想暗中观察一下有没有埋伏,你还算讲信用。刘健冷笑道:赵金伟,你也太小瞧我了。


  


  赵金伟把车停在一块空地上,说:这就是我们的决斗场。监狱里那些人天天埋汰我,说我随便就让一个刚出茅庐的小警察收拾了,老子今天一定要跟你再打一架!妈的,上次不公平,老子是丧家之……刘健的火又被挑起来了:得得得,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赵金伟卸了女妆,正准备开打,却又驶来一辆的士,两人正纳闷,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刘健定睛一看,好不气恼:老侯,你真是阴魂不散呀!老侯笑了笑,付钱打发了的士,说:老侦察员了,想跟你还不容易呀!


  


  赵金伟怕还有大部队在后面,大骂刘健小人、没胆、以多欺少。老侯被他叫烦了,说:省省吧,就我一个人。


  


  刘健真不知该咋解释,只能劝老侯:你别搅和,我观察过了,赵金伟没带凶器,是真的想跟我公平决斗,我要凭真本事把他拿下。


  


  两人正要动手,老侯忽地拔出枪来,断喝道:都住手!刘健急了:你干什么?你拿这玩意指着,我就是打赢也说不清了。那就不说清!老侯冷冷地说,我不会让你们打的,这就给你们上一课—


  


  老侯很严肃地叙说起来:警察和罪犯之间没有公平决斗一说,罪犯都是有预谋的犯罪,他们事先预备了武器,或抢或杀,欺负那些毫无防范、手无寸铁的人,这公平吗?1983年的二王’案子,国家动用了这么多的人抓捕两个逃窜的杀人歹徒—这么多人对付两个人,你们认为是以多欺少’吗?认为这不公平吗?赵金伟虽不是预谋性犯罪,可他自幼习武,欺负那些没练过拳脚的人,能算公平吗?所以,警察对罪犯没有公平可言,警察就是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把罪犯抓捕归案……


  


  老侯滔滔不绝,刘健和赵金伟都呆住了。老侯瞪了两人一眼,又说开了:刘健,我告诉你,警察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不该逞英雄的时候就别逞,超级警察’只是电影上的事。这个架不能打,我不会让你开这个口子!赵金伟,你也听好了,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投案。鉴于你越狱的目的只是为了赌口气,我可以帮你一下,说你是自首的。


  


  刘健陷入了沉思,而赵金伟仍有些不甘,老侯掏出手铐丢了过去,严厉地说:把自己铐上,不然我就先在你腿上穿两个窟窿!赵金伟愣了愣,乖乖捡起手铐,喀嚓,把自己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