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冤自己洗



  阿贵领到工资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家探亲。尽管只有1000元钱,但这是阿贵平生第一次外出打工成功的证明,是阿贵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来的报酬,足以使自己人模狗样地衣锦还乡了。第二天一早阿贵早早地起了床,换上那套逢年过节才舍得穿的旧西装,还向同事借了根领带皱巴巴地系在颈间,这才志满意得地打道回府。


  


  阿贵的家在离城市二三十公里的紫竹村,回家须乘坐中巴车。阿贵兴冲冲地来到城市客运中心,脚跟还没站稳,便被一个烫着一头爆炸式卷发的售票员拉上了一辆牌号为3322的中巴车。


  


  3322上已基本坐满了乘客,阿贵刚在车厢角落找了个座位坐下,车就启动了。买票。上哪里?紫竹村。5元。好。阿贵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5元纸币,递给了爆炸式。


  


  然而,爆炸式收钱后,并没给阿贵车票,而是一屁股坐在那里,对着一面小镜子,专心致志地涂起了口红。阿贵等了一会仍没见对方给票,便忍不住提醒道:售票员,你还没给我车票呢。


  


  不知爆炸式是没听见还是太投入了,她竟头也不回茬也不接,依然只顾精心描画她的口红。直到阿贵第三遍提醒对方,她才似笑非笑地回头瞟了阿贵一眼,连讥带讽地反问道:要票干什么?是回去向你婆娘报销呀?


  


  哄一声,满车厢的乘客都望着阿贵笑了起来,羞得阿贵一张脸红得像鸡冠头:阿贵二十刚出头,别说婆娘了,连对象还没有呢。但是,天底下任何买卖都讲究个银货两讫,难道我掏钱坐车要张车票也错了吗?阿贵不由得有点恼羞成怒了。但阿贵一向脸皮薄,嘴巴笨,再好的道理到了嘴边也不知怎么说。无奈,阿贵只好眼开眼闭地任她去,免得人家又婆娘长婆娘短地当着众人拿自己寻开心当笑料。


  


  然而,阿贵没想到的是,车刚开到半路,爆炸式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突然站了起来,一边飞快地撕着车票,一边飞快地往每个乘客手中塞。阿贵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爆炸式的票还没来得及撕给他,中巴车就嘎的一声停了下来,紧接着车门打开,下面走上两个戴着大盖帽的交通稽查人员:各位乘客,对不起,请你们出示当班乘坐的车票。


  


  原来是交通局查票的,阿贵这才恍然大悟。但是,爆炸式的车票还没给自己呢,等会人家查票,我拿什么给人家查验呀?正分神,交通稽查员便来到了阿贵的面前:同志,你的车票呢?


  


  阿贵实话实说:没有。怎么没有?没买是吧?不,买了,我在城里一上车就买的。那你的车票呢?


  


  她没有给我。阿贵一指旁边的爆炸式。是她忘了?没忘。当时我还向她要了,可是、可是她说,她说要……阿贵说到这里,一阵羞涩涌上脸,说不下去了。


  


  她说什么了?你这位小同志怎么回事?有话就直说嘛。她说,你要车票干什么?难道要回去向婆娘报销吗?阿贵实在扛不住了,脸红脖子粗地全憋了出来。


  


  他胡说!没等车厢里的笑声爆发起来,爆炸式就跳了起来,横眉竖目地直指阿贵,他票是买了,但没向我要票,我也一时忙碌给忘了。给,我现在就补票给你。说着,爆炸式没好气地撕下一张车票递给他,还伴随着一个白眼。


  


  小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位上了当的交通稽查员当即向阿贵来了番谆谆教诲,你要知道,一张车票,是乘客与车主之间的合同,它不但包含着国家的税收规费,还包含着乘客的旅途人身安全保险……


  


  可是、可是我当时确实向她要了,不信,你可以问大家的。交通稽查员不说这番话还好,一说阿贵更急了!从小到大,阿贵可从没做过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呢,尽管自己高中仅读了两年就辍学了,但有关国家的法律基础知识还是知道的,再怎么也不至于就成了法盲呀!所以,面对稽查员的侃侃而谈,他再也忍不住,环顾着满满一车厢的乘客,要请大家来为他作证明。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满满一车厢的乘客谁也没吱声,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


  


  一时间,阿贵傻住了。他震惊地环顾着四周的乘客,委屈、愤怒与迷惘一下子全部写在了他的脸上,以致交通稽查员例行完公事下了车,他还愣在那里出神。


  


  顿时,衣锦还乡的自豪与得意,化为了子虚乌有,整整一个晚上,阿贵都没有睡着,痛苦地思索着。天明时分阿贵终于想通了,他从白天堆满了整个中巴车厢的农副产品上找到了答案:原来,这满满一车厢的乘客,都是这辆中巴车的老主顾,都是长期来回在这条线上奔波的小商小贩与菜农果农。他们谁愿意为了你一个又戆又傻的陌生小伙子,来破坏他们与这辆中巴车之间的长期合作与交情呢?!


  


  一个困惑着阿贵的问号解决了,另一个困惑着阿贵的问号却怎么也解不开,那就是当时爆炸式怎么会一下子转了个180度的大弯子,突然向大家补起票来了呢?换句话说,她又是怎么知道前方有交通稽查员在例行公务?从而如此及时地弥补了她偷漏税费的错误呢?


  


  但不管怎么说,反正这辆2233号中巴车有猫腻,它是偷漏国家税费的老手。尤其使阿贵咽不下这口气的是,2233上的那个爆炸式,为了遮掩自己的错误,竟指鹿为马、黑白颠倒,恶劣地让无辜的阿贵成为贪图蝇头小利者和法盲的角色!


  


  愤怒与困惑交织一身的陈金贵,决定不顾一切也要解开这个谜,用事实真相来洗刷掉爆炸式让他蒙受的不白之冤,还自己一个清白。


  


  从第二天起,2233号中巴车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乘客,一个不时更换着自己服装打扮的乘客。他每次上车后一言不发,总是冷冷地紧邻司机后座坐着。他就是那个憋了一肚皮窝囊气的陈金贵。


  


  有志者,事竟成。阿贵的努力没白费。在阿贵第四天乘坐2233号中巴车往返于这条公路上时,他所需要的答案终于出了水面。原来,来回于这条公路线上的十几辆中巴车车主们之间,早有了一种默契或约定,那就是无论他们之间哪辆车第一个受到交通稽查人员的突击抽查时,都要无条件地把信号发送给后面的中巴车,以便同行们及时在车上完成补票手续,以躲避交通稽查人员的行政执法,哪怕他们平时为争抢生意而矛盾重重。这信号,就是中巴车上那两盏大白天也不断闪亮的前车灯!


  


  难怪当时2233上的爆炸式会突然幡然醒悟般地突击补票了,难怪交通稽查人员常常要无功而返了。


  


  谜底一旦解开,蒙在阿贵心头的冤屈也就随之解开,阿贵心里那个快活呀,简直是马尾穿豆腐——别提了!当天,他就直奔县交通稽查队,而且专门找到当时那位曾向他谆谆教诲了好半天的稽查员,来了个竹筒倒黄豆,完全彻底地为自己洗刷掉了蒙在自己身上的不白之冤。如梦方醒的谆谆教诲激动之际,差点把阿贵的双手都握碎了。


  


  然而,阿贵胜利的笑容还浮现在面孔上,一个不幸的消息就随之而来了:由于阿贵无故旷工三天,公司对他作出了除名的决定。阿贵好不容易才端上手一个月的饭碗,就此没有了。虽说阿贵对这个结局早有预料,他思想上也有所准备,但他还是为此心痛了好半天。


  


  正当阿贵为寻找新的打工机会而四处奔走的时候,这一天,他忽然接到县交通稽查大队的电话,谆谆教诲在电话线那端通知他,请他尽快去一趟,有要事相告。阿贵立马应命前往。


  


  令阿贵喜出望外的是,谆谆教诲代表县交通局热情地接待了他,不但向他颁发了5000元奖金,还把一份大红烫金的聘任书递到他手中,聘任书中赫然写着特聘陈金贵同志为我系统行风监督员的字样。更令阿贵激动的是,当谆谆教诲得知他为协助他们工作而丢了饭碗的事情后,还特意给他找了份交通劝导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