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心接力



  老根正在值班室里整理刚来的报纸,手机响了,一接,是娘打来的。


  


  娘说:老根呀,娘想你啦!老根赶紧说:娘,我也想你了。明天就回去看你。跟娘通完电话,老根心里更坚定了回家的念头。


  


  老根是个孝顺儿子。自小没了爹,娘拉扯着几个孩子不容易。娘老了,需要照顾。要想照顾好娘,让娘生活得更好,就得手里有钱。老根跟老伴说:你在家好好看护着娘,我出去挣俩活钱,也提高提高生活水平。老伴说:你都快五十的人啦,谁还要你?老根一梗脖子:我可是当过兵的。不信没人要!


  


  来到凤城以后,老根听说有一家公司专门聘用退伍军人,就乐呵呵前去应聘。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板寸头,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


  


  老板问: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找活干?


  


  老根答:我娘快八十了,还没坐过火车,我寻思着挣两个钱,领着老娘也出去走走。


  


  老板又问:就你这份孝心,我应该把你留下,可我这个厂子只招收当过兵的,别的人不用。你再去别处找活干吧。


  


  老根笑了:我正是看中了你专门招我这样的人才来的。我是复员军人,七九年的兵,还差点上了老山前线。


  


  老板吃惊地说:看不出来,比我早十年呢。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了你的梦。


  


  老根就在老板的厂子里当门卫,一天二十四小时,吃住在门卫。每逢工人下班,老根挺直腰板,就像当年他站在哨位上一样,举手敬礼,目送工人们进进出出。厂子不大,五十来人,三个车间,车间主任叫班长,工人们都把老板叫排长。老根一丝不苟,忠诚地守卫着厂里的一切,很得老板欣赏。


  


  老板对自己越好,老根工作就越认真,半年多一天假没请。


  


  可这回老娘来了电话,明天是老娘八十大寿。按理说,老根家离凤城200多公里,坐一段火车,再坐一段班车,还得走上十里路,回趟家不容易。回不回去都行,老娘过生日,只要心意到了就行。可老根想着老娘能活到八十岁也算高寿了,八十大寿没有他这个大儿子在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过,老板的厂子管理得严,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啊,老根怯怯地敲开了老板办公室的门。


  


  老根说:排长,我想请两天假。


  


  老板说:哎呀,你的哨位没有接岗的。咋办?


  


  老根说:实在不行,就拉倒。老板又问:啥事呀?那么急吗?老根挠挠头皮说:其实,也不是多急,就是我娘明儿生日,八十了,我想回去。


  


  老板也挠挠头皮:准你两天假!哨位我来接!


  


  夜里下起了小雪,四点钟,老根就起床了。这时,老板和他妻子开车来到厂子。老板对老根说:我送你去火车站。老根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说:我跑步到车站也就四十分钟,别麻烦排长了。老板说:走吧,快上车,哨位由我老婆暂时接替。


  


  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火车站。老板从轿车后备厢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盒说:这是给老人家买的,替我祝福老人家!老根心里热乎乎地连声说:谢谢排长。谢谢排长!


  


  老根提溜着挺大的一个蛋糕盒上了火车。老根怕把蛋糕磕了碰了,就紧紧把蛋糕抱在怀里。走了大约有三个小时,估摸着要到站了,老根才松了一口气。突然,老根发现对面一个小伙子正把手伸向一位打瞌睡的老太太口袋,他猛然站起来一手拿着蛋糕,一手攥住了小伙子的手,小伙子的手里正有一个钱包。老根大声喊:把偷的钱交出来!小伙子一见漏了馅,恼羞成怒,一拳把蛋糕砸得乱七八糟,弄得老根满脸都是。老根心疼那老板给买的蛋糕,双手一用力就把小伙子给摁倒在座位上。打瞌睡的老太太被惊醒,惊慌地说:我的钱包!我的钱包!


  


  这时,火车已经停了下来,有的人下了车,很快又有人上来了。过来几个人和老根一起把那个小伙子扭起来送到火车乘警那里。那乘警录完口供,感激地对老根说:谢谢老同志见义勇为。老根说:我那蛋糕必须得让这人包赔!乘警问明了情况后,抱歉地说:您看,老同志,这样行不,您急着回家给老人过生日,我们列车上也有生日蛋糕,就是小了一点,我们送您一个。老根想,小就小点吧,只要有就行!乘警向列车长汇报了老根的情况,列车长送给老根一个包装更精美的蛋糕,只是比原来那个稍微小了一点。老根很高兴,拎着蛋糕回到原来车厢的座位,可是,已经有人把座位坐上了。老根向那人出示了车票,那人也向老根拿出了车票,都有座位号。


  


  突然,老根明白了:他刚才忙忙活活净顾着抓小偷了,火车已经快到另一个车站啦!老根已经坐过站二十多公里了!


  


  老根这回可是真着急了,急忙去找列车长。列车长问明情况后安慰说:老同志您别着急,马上就到下一站了。您下车后,坐返回的那趟车,中间不到二十分钟。


  


  列车长给老根写了一张纸条说:您拿着这张纸条,找张列车长,他会帮助您的。老根千恩万谢下了车,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上了返回去的一趟列车。


  


  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龙口车站。


  


  下了车,老根就傻了眼: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凤城到龙口,才三个小时的火车路程,雪却大得出奇,足有三寸厚,没了脚脖子。龙口是个镇,往南走十里,就是杨庄乡,从杨庄乡再往南走十里,是李庄乡,老根家离李庄乡不到五里。因为雪大,根本就没有班车通行。望着厚厚的大雪,老根皱皱眉头,迈开大步朝前走去。二十五里路,至少得走六个小时才能到家,肯定误了吃中午饭给娘过生日!


  


  大雪覆盖了一切,路上连一个脚印都见不到。好在老根熟悉这段路,过去骑自行车没少走过。他提溜着那个蛋糕,鲜艳的包装盒,在洁白的世界里显得非常耀眼。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听见身后隐约有汽车发动机的响声,老根回过头来一看,还真是有一辆小汽车呜呜呜开过来,因为雪深,汽车开得很慢,像一个大蚂蚁,越来越近。老根躲在路边,轿车到了跟前,原来是一辆警车。


  


  老根想,一准是哪地方出了案子,要不,这大雪天的,警察能冒着雪大路滑的危险出来吗?


  


  谁知,这辆警车在老根身边慢慢停下来。警察司机摇下玻璃窗,对老根招招手问:老大哥,这大雪天的,回家啊?老根慌忙答:回家给老娘过生日!从凤城赶回来,在龙口下的车。司机听罢,就开门下了车。司机说:大雪天赶二百多公里的路给老娘过生日,你算是一个大孝子。家住哪呀?老根赶紧答:就在前面的李家庄。司机说:来,上车挤巴挤巴,我们正好去杨庄乡办案,捎你一段。看着老根手中的大蛋糕,司机打开后备厢,把蛋糕放进去,老根嘿嘿笑:谢谢警察同志啦,要不,我得走到下午。车后座有三个人了,老根一坐,很挤。老根抬起屁股,不敢往下坐。旁边的一个人使劲往边上靠靠说:坐下吧。这样老根才敢坐下来。司机说:家里老太太多大岁数啦?老根答:八十啦,大寿!司机羡慕地答:老人家真是好福气!


  


  老根心里也喜滋滋的。


  


  到了岔道口,司机说:对不起大哥啦,我们有急事,就不送你了,想着替我们给老人家祝福!司机刚说完,手机响了,司机接通后,立刻说:好好,我们马上就赶到!


  


  老根刚下车,那警车就朝杨庄乡驶去。


  


  老根望着两道深深的车辙,笔直地伸向远方,感慨地说:好人,好人啊!


  


  老根伸开两手,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觉得手里少了点什么。猛然,他呆住了:蛋糕还在车上呢!此时,警车早就无影无踪了。


  


  老根苦笑着自言自语:真是笨透了!看来,这蛋糕娘是吃不上了。


  


  老根只好甩开大步,趟开大雪朝前走。


  


  到了李庄乡,看见道口停着一辆拖拉机,一个小伙子正在修理机器。老根在部队就开过拖拉机,一眼就看出小伙子修的部位有问题,他对小伙子说:让我看看。小伙子狐疑地打量着他问:你懂?老根答:懂点,马马虎虎吧。老根弄了满手油泥,不大一会儿就修好了。老根对小伙子说:你打火试试。小伙子上车打火,拖拉机很快就发动起来。小伙子说:谢谢大叔啦。老根说:甭谢,举手之劳。


  


  老根出了李庄乡,离家也就五里路,远远望去,村子隐隐约约掩映在大雪中孤零零的。老根正兴冲冲地走着,后面突突突响起了拖拉机的响声,片刻工夫,一辆拖拉机从后面追上来。开拖拉机的小伙子一看路边站着的这人是帮他修理拖拉机的人,便大声问:大叔,您去哪呀?老根答:我回李家庄。小伙子乐哈哈地说:真是缘分啊,咱俩顺路。我去张家店,路过李家庄,上车吧。老根高兴地上了拖拉机。到了李家庄村边,老根下了车,对小伙子说:上我家去喝口水再走。小伙子说:不啦!小伙子说罢,拖拉机突突突地开走了。


  


  老根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么多贵人,二十五里路基本没走,都有车坐。只是娘的蛋糕拿不回来了,有点遗憾。


  


  再往前走几步,就到家门口啦,老根兴奋地走着。这时,那辆警车从远处缓缓地开进了李家庄村。老根回头一看,车就停了。司机下车说:对不起,忘记给你拿蛋糕了!现在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就赶紧给你往家送,怕耽误了你用!


  


  老根一时不知说啥好了。司机把蛋糕从汽车后备厢里取出来,双手交给老根说:没有耽误吧?老根激动地说:没有没有。谢谢你们!走,就到我们家去坐坐,喝口水也好。


  


  司机说:我们还急着回去汇报,得马上回去!警车开走了。


  


  老根望着警车轧出的两道清晰的车辙,在皑皑白雪中分外醒目,他的眼睛湿润了。


当前位置

  1. 首页

热门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