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池塘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个圆球突然从天而降,外型怪异,威力无比。这圆球是干什么的?看完故事就知道了……


  谁炸了鱼棚子


  小军是村里的土混混,他和同村的刚子有仇,这仇,就是因鱼塘结下的。


  谁都知道,沈小军平日里斜着个膀子四处晃荡,啥正经事也不做,但只要有人要向村里承包个农田、鱼塘、果园啥的,他就跑去铆劲儿地抬价、起哄。乡亲们拿他没办法,所以,谁想要承包点啥,都会事先给沈小军一点好处,让他不要从中作梗。刚子也是这样,承包那片大鱼塘时,也向沈小军许过好处费一千块钱,鱼塘承包后,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刚子一分也没给过,沈小军跑去要,刚子眉一挑眼一瞪:许下了也不给,你能咋的?你以为就你会耍赖皮,老子就是要治治你!


  沈小军拿刚子没办法,论打架,他蔫不拉叽的,刚子牛高马大,不是对手;论说理,理也不在沈小军那儿,沈小军咽不下这口气,他要给刚子一点颜色瞧瞧!


  干什么?炸鱼!


  这天傍晚,沈小军用酒瓶做了个土雷子,瞅着刚子家里准备开晚饭了,便提着土雷子,直奔刚子的鱼塘来了。只要他将土雷子点着,往鱼塘里一扔,塘里的鱼就翻了白。鱼塘离村子有二里地,等刚子听到动静赶过来,他早就溜得没影儿了。


  沈小军赶到鱼塘时,太阳已经落山,他瞅了一眼,四周没人。沈小军掏出打火机来,还没来得及打火呢,就感觉身后红光一闪,接着,轰隆一声巨响,震得他耳朵都麻了,他吓了一跳,这土雷子还没点着呢,怎么整出这动静?他慌张地回头,愣住了,身后那间刚子的鱼棚子,塌了。


  怎么回事?沈小军还没回过神来,倒塌的鱼棚子里传来了动静,一个灰头土脸的人从废墟里爬了出来,他正是刚子!


  这当儿,刚子也看见沈小军了,他咬牙切齿地嚷嚷着:沈小军,你他妈的给我站住!他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来,劈面给了沈小军一拳,骂道:我都看见了!你险些将老子炸死在里面,老子宰了你!刚子的拳头雨点般落下,揍得沈小军哇哇乱叫。


  沈小军心里直喊冤:土雷子还在他手中攥着呢,引线都没点,怎么炸?这真是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肇事的圆球


  就在两人纠缠不休的时候,他们听到身后突然有了动静,鱼棚子的废墟咯吱咯吱地响了起来,那些术板、瓦片自个儿往上拱起来。


  怎么回事?刚子扔下沈小军,回头一看,就像竹笋破土似的,一个东西从废墟里拱了起来,这东西像个大圆球,外壳像玻璃,又像金属,半透明的,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个人影。


  沈小军也跑了过来,看到那圆球一点一点地往上升,他终于醒悟过来:是这东西砸了你的鱼棚子!


  刚子也醒过神来,要让这东西溜了,自己找谁赔棚子去?他顺手从废墟上操起一截小木板,冲着圆球大喊大叫:赔钱!你砸了老子的房子,不赔钱老子砸了你!他骂骂咧咧,操起木板,狠狠给了那圆球一下,当的一声,那圆球停了下来,里面的人影还似乎往刚子这边探了探身子。


  见自己的阻挡起了效果,刚子更来劲了,又用木板敲了一下圆球,嚷着:你给我出来,咱要好好谈谈赔偿问题。


  圆球无声地开启了一道口子,像是开了扇门,一个东西从门里飞出来,落在刚子面前。


  这是啥?刚予弯腰捡起来,是个小瓶子模样的东西,刚子起先有些莫名其妙,但马上反应过来,一把将那个小瓶子扔到了地上:你他妈的想这样打发老子?告诉你,老子盖这棚子花了老鼻子钱了,你不赔个十万八万的,甭想溜……


  一旁的沈小军冷笑起来:打劫呢?你盖这棚子就花了几千块钱,还想人家赔十万从万,我呸!刚子恼了,骂沈小军:你他妈的管得着吗?老子就要他赔十万八万,咋的?


  刚子正与沈小军说话呢,忽然红光一闪,一阵轰鸣声骤然响起,眼睛一眨,那个大圆球已经升上了半空。刚子追上去还想要用木板戳那圆球,却被一道耀眼的红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强光过后,再看空中,哪还有什么圆球?倒是有几颗星星在一闪一闪。


  刚子怔住了:这家伙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呀!


  沈小军看着这一切,开心极了,他点了一支烟,美美地吸了一口,幸灾乐祸地骂了一句:打我呗?嘿嘿,这就是报应!他忽然想到那圆球里曾扔出一个小瓶子,那是什么东西?值不值钱?他开始在地上寻找起来。


  沈小军并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那个小瓶子,拧开瓶盖一看,小瓶子里装满了黄色的颗粒,他倒了一粒在手上,左瞧右瞧,越瞧越像药丸子,这能值什么钱呢?沈小军失望地随手将药丸子一扔……


  扔到哪里了?扔到了一个水缸里,这缸是刚子用来盛鱼的,他每天会打捞一些鱼放在这缸里养着,有人来买鱼时就直接从缸里抓,方便。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沈小军把那颗药丸子随手扔到缸里后,缸里的水突然咕嘟咕嘟冒起了气泡,接着便翻腾起来,像被煮开了一样!


  沈小军吓了一跳,这是闹什么鬼?他正发呆呢,只听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刚子举着一根椽子奔到近前,劈头盖脸打了下来。沈小军吓得跳到一边,躲开了,哗啦一声,椽子打在鱼缸上,砸了个大口子,缸里的水流了一地。


  沈小军生气了:你凭什么又打我?


  凭什么?刚子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都是你坏心思,惹我跟你说话分了神,才让那东西溜掉的。说着话又抡起椽子要打沈小军。


  沈小军这回是真怒了,这样也能赖上自己呀,自己啥都没干,可啥都赖上自己,这不是欺人太甚吗?他牙一咬,把烟屁股一扔,袖子一捋就要扑上去,不料火星落地,哗啦一声,他的脚下起了火,火苗一蹿三尺多高,他的裤子当即着了火。沈小军吓得就地打了好几个滚,才将身上的火扑灭,再看看身旁,地下烧着了一大片,水流过的地方都起了火……


  沈小军和刚子像两个傻子,你看我,我看你,愣了半天。忽然,沈小军想起自己刚才不过是将一粒药丸子扔进了鱼缸,里面的水就翻腾起来,淌在地上,火一点,就烧起来了,逸……这不是变成汽油了吗?他看着手里的小瓶子嘟嚷着:莫不是这药丸子里有文章?


  一听这话,刚子也醒悟过来,叫道:瓶子里总共有多少粒?


  起码有一两百粒吧,每一粒都只有绿豆那么大。


  刚子终于笑起来:一粒就可以造一缸汽油、一两百粒,哈哈,这能造多少汽油、卖多少钱啊!他妈的,他砸了老子的棚子,赔这么一瓶东西,也值了。他走上前来,虎着脸说把瓶子给我。


  沈小军像兔子似的跳开了,他紧紧地攥着瓶子,说:别急,咱俩得先商量好,这东西咋分?


  分?分你个大头鬼!这是人家赔我的,你想都别想!


  沈小军也不示弱,说:可你无缘无故地打了哉,我浑身是伤呢,这就算了?你得赔我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那药丸子你起码得给我一半,不,六四开,不,七三……


  刚子大吼一声: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他扑了上来,把沈小军一把按在池塘岸上,伸手就来夺瓶子,沈小军哪里打得过刚子?不一会儿,他就被刚子压得动弹不得,眼看着瓶子也要被对方抢去,他心中一凉:也罢,我得不到,你也甭想得到!他挣扎着拧开瓶盖,手一扬,连瓶子带药丸子,全扔进了池塘里,沈小军笑了:咱谁都甭想要!


  池塘里的水顿时咕嘟咕嘟?冒起泡来,刚子气急败坏,抡起拳头就往沈小军脸上揍,揍了七八拳,他猛然醒过神来,哈哈大笑:这池塘是我的,一池塘水变成汽油,老子照样可以卖钱,哈哈!


  这下轮到沈小军愣住了,自己忙乎半天,一时糊涂,到头来还是便宜了刚子。有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一咬牙,拿着身边的那只土雷子,掏出打火机,点着了引线,狂笑一阵,使劲将土雷子扔进了池塘里,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池塘成了一片火海,火苗直蹿到半空,巨大的气浪卷起沈小军和刚子,将他们掀到了半空中……


  调查报告


  不久,警察和消防队赶来了,只见整个池塘烧得滴水不剩,池底铺了一层烤得焦黑的鱼,鱼肉的焦香四处弥漫。


  警察在离池塘十多米远的水田里发现了两个人,沈小军死了,刚子奄奄一息,他只说出了一句话:药丸子’扔进水里,就成汽油了……说完就断了气。没人相信他的话,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水是不可能变成汽油的再说,哪来这样的药丸子?这只能是人临死时说的一句胡话。


  这案子成了一桩悬案,没有人知道沈小军和刚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人们只能猜测,大概是沈小军想报复刚子,因为他们在现场找到了土雷子爆炸后留下的碎片,人们推测:刚子放光了池塘里的水准备捉鱼,而一心想报复刚子的沈小军赶到了,将准备好的汽油倒进了池塘里,用土雷子引燃了池塘里的汽油……


  与此同时,在远离太阳系的一个星球上,一名宇航员驾着飞行器刚刚返回,就遭到了拘捕,拘捕他的理由是:曾向外星生物赠送能源,犯有科学技术泄密罪。但通过一番调查取证之后,这名宇航员又被无罪释放了,调查报告是这么写的——


  该宇航员虽然曾向地球人赠送过能源,但因为贪婪和愚昧,他们毁掉了这种能源,葬送了发现它的可能性。目前,他们还坚定地认为,水是无法产生新能源的。以他们的认知水平和科技发展速度,他们将水转换成能源,起码还需要一百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