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什么得什么



  约翰经常跟朋友们夸口说:无论什么,只要我想要,就一定能够得到。


  这天,约翰坐火车去出差,走进候车室一看,里面一个空位都没有了。这时,他发现不远处坐着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印有福莱顿市字样的包。约翰灵机一动,开口道:喂,先生。去福莱顿的火车刚刚进站了!


  还没呢。那男人回答,火车总是停在这道门外的。看!没有火车啊!


  但是今天,火车改道了。约翰说,我刚刚看到它从另一边进了站。那男人一听,急忙从座位上跳起来冲了出去。约翰得意地坐了下来。


  不久,那男人满脸怒容地回来了,说:你骗我!约翰装出病恹恹的样子,有气无力地回答:那一定是我看错了,这两天我生病了,脑子有些糊涂,我还是把座位还给你吧!说着,用手捂着头,假装要站起来。


  那男人看到这情形,气也消了,说道:既然您不舒服,还是您坐吧。您真是个好心人!太谢谢了!约翰说着,又坐回到椅子上。


  很快,车来了,约翰舒舒服服地上了火车。等他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外面寒风刺骨。约翰不想在冷风里走着去找旅馆,刚巧他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一个男人正准备上车,便上前问道:我能跟您一道打车吗?


  见男人有些不情愿,约翰接着又说:车费我来付,您不用掏一分钱!


  听到这番话,男人答应了,于是两个人同乘一辆车进了城中心。车子刚到第一家旅馆,约翰就让司机停车,他掏出皮夹,假装要付车费。


  男子连忙拦住他,说:您不用客气了,我要去下一个旅馆,还是我来付吧!


  您真是个好心人!太谢谢了!约翰满脸堆笑地说。


  约翰走进旅馆,想要个房间住下来。可服务生却告诉他:房间全住满了。约翰找遍了附近所有的旅馆,一间空房都没找到,外面寒风飕飕吹着,冻得他直打哆嗦,约翰心想:我一定能把房间弄到手。


  约翰又转回到第一家旅馆,问:有人退房吗?哦,没有。服务生回答。趁服务生说话的时候,约翰看到了柜台上的顾客登记簿,发现其中有个叫汤姆·柯里的银行家,来自萨顿市。


  约翰不声不响地走出旅馆,找到公用电话亭,给旅馆打了个电话:您好,我找汤姆·柯里先生。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是哪位要找我啊?


  约翰问道:是汤姆·柯里吗?


  是的,是我。


  柯里先生,我刚从萨顿来,非常抱歉,给您带来一个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