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为艺术献身 闺蜜为义复仇



以毒攻毒替闺蜜出气,攀上导演堂弟再演美人计 2012年6月9日,冯洁去看望失恋的闺蜜刘佳,刘佳披头散发眼泡红肿,“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 刘佳是通过网络认识31岁的胡家明的,听说胡家明在北京开了一家装饰公司,刘佳以为自己遇到了“土豪”,刚认识不久就与其同居,同居6个月就怀孕


随后,胡家明哄刘佳去做了人流,接着就提出分手


冯洁1993年出生于河北省深州市,父母在深州做生意


她与刘佳是高中同学


2011年,冯洁考取了江西某艺术学院,刘佳则考取了江西外语外贸学院


两人在南昌举目无亲,都视对方为至交闺蜜


此刻,冯洁望着伤心欲绝的小姐妹,决心“不能便宜了负心汉”


两人商量,以毒攻毒,由冯洁出面,假装跟胡家明谈恋爱,等他真的爱上她后,再将他甩掉,也让他尝尝被抛弃的滋味儿


回到学校,冯洁顺利地将胡家明加为“QQ好友”,并挑了几张艺术照贴到了QQ相册里


胡家明问她:“你是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冯洁回答说:“北京一个同学给我的,我是学表演的,毕业后想到北京发展,想多交些北京的朋友!”胡家明又问冯洁:“你相册里哪来那么多明星照啊?”冯洁自豪地说:“那些都是我的照片!”胡家明立即说:“你没骗我吧,与京城四美有一比啊!”两人一直聊到深夜


此后,冯洁和胡家明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QQ上聊到深夜


2012年6月12日晚,胡家明要求通过视频见见冯洁的真容


当时宿舍只有冯洁一人,于是她答应了


当胡家明看到冯洁胸前深深的“事业线”和她那甜美的面容时,不禁大呼:“你太美了!”冯洁得意地说:“让你见笑了……不过你也不错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老板……” 为了让胡家明更深地爱上自己,冯洁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她故意关掉手机,不再上网


一周后的傍晚,辅导员找到冯洁,说有个叫胡家明的人找她


冯洁兴奋地给刘佳打电话:“胡家明来学校了,你说我见还是不见?”刘佳回答说:“当然见啊,趁机好好宰他一顿!” 冯洁薄施粉黛,看上去既清纯又漂亮


胡家明一见到她便说:“冯洁,你快把我急死了,三四天不上网,手机也关机,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说着就凑上前拥抱冯洁


冯洁急忙闪开:“我能出什么事啊,我正在应付考试呀!”胡家明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好聊聊,我是真心爱你的!”冯洁犹豫着说:“我们毕竟第一次见面,相互不了解……”胡家明就说:“你要是对我不放心,就邀几个同学一起去吧!”此话正中冯洁下怀,她邀了十多位同学,一起来到当地有名的大酒店,一顿饭吃掉了胡家明5000多元


饭后,胡家明在酒店开了房间,想与冯洁“深聊”,冯洁借着送同学之机,一溜烟儿回到学校


第二天一早,胡家明又到学校找冯洁:“你昨晚怎么不回宾馆啊?害我等你一晚上!”冯洁随口说道:“同学们说你我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见冯洁如此冷淡,胡家明黯然地回到北京


惩罚了胡家明,冯洁非常高兴,之后,她换了手机号码,重新申请了QQ号,打算将胡家明彻底忘掉


6月26日,刘佳来到学校看望冯洁,她关心地问:“胡家明没再纠缠你吧?”冯洁兴奋地说:“要不,咱们再用原来的QQ上网看看?” 一登录QQ,冯洁就看见胡家明的留言:“……洁,我有个堂哥叫胡家瑞,是个大导演,我知道你有演员梦,如果你做我的女朋友,我一定求家瑞大哥让你演电影……”冯洁兴奋地大叫起来:“刘佳,胡家明是不是有个导演堂哥叫胡家瑞?”刘佳不屑地说:“别听他胡说!”冯洁却满怀憧憬:“如果他真有导演亲戚,那就意味着我一只脚已经踏进摄影棚了!” 经过百度搜索,冯洁发现,胡家瑞果然是个大导演,她激动地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6月30日,冯洁主动给胡家明打电话:“嗨,前阵子考试,冷落你了,实在对不起啊!”胡家明似乎感到意外:“真是洁吗?”冯洁说:“我的声音你也听不出来啊?其实我是很爱你的!”胡家明紧追不舍:“你要是真爱我,那就来北京见我!” 情义女生为艺术“献身”,恋人消失留下身孕作筹码 7月4日上午,冯洁来到北京


胡家明热情地接待了她,还殷勤地替她订好了宾馆


吃饭时,冯洁试探着问:“胡家瑞导演真的是你堂哥吗?”胡家明说:“那还有假!胡家瑞原来叫胡曙祥,1979年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未果,随后考入四川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煤炭部,1986年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毕业时北京青年电影制片厂刚成立要人,胡家瑞就进了青影厂……”胡家明对这位导演“堂兄”的经历如数家珍


“那你是不是经常能见到胡导演?”冯洁羡慕地问,“那是肯定的,我是家瑞大哥介绍来北京发展的,2006年还在他的电影《芳香之旅》里当过群众演员


只可惜家瑞大哥看我不是那块料,就资助我在北京创办了一家装饰公司……”胡家明说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他与胡家瑞的合影给冯洁看


这下,冯洁更是深信不疑,她迫不及待地问:“那你能不能把我介绍给胡导演认识?”胡家瑞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他马上拿起手机打电话,听到胡家明亲切地喊对方“家瑞大哥”,冯洁激动得心跳加速


随后,胡家明告诉冯洁,胡导演在昆明拍电影,要到11月份才能回北京


回到宾馆,冯洁还沉浸在喜悦当中


胡家明煞有介事地说:“洁,你要是成了明星可不能变心啊!”冯洁回答:“怎么可能呢?你是我的初恋,又是引路人!”胡家明趁机抱住冯洁,提出“更进一步”,冯洁不肯:“那你得介绍我认识胡导演……”胡家明说:“这事对我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过两天我就安排!” 为了实现自己的演艺梦,冯洁答应了胡家明的要求


第二天,胡家明开车带冯洁参观了他的公司和别墅


自此,冯洁对胡家明的身份深信不疑,并决定让他为自己的梦想铺路


一周后,冯洁回到江西老家;暑假期间,她三天两头往北京跑;返校后,每个周末她都去北京与胡家明约会


2012年9月10日,冯洁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惊慌失措地打电话问胡家明“怎么办”,胡家明不假思索地说:“还能怎么办,人流吧!”冯洁深感意外:“你怎么这么没人性啊,这可是你的孩子,我们结婚吧!”胡家明斩钉截铁地说:“你还在读大学,必须马上人流!” 国庆节期间,冯洁与胡家明约会时说:“你不是说胡导演11月回京吗?你能不能先打电话向他推荐我?”胡家明说:“11月还没到呢,你急什么!”冯洁就说:“要不你把胡导演的电话给我,我和他聊两句!”胡家明坚决不肯,冯洁非常生气:“我都怀你的孩子了,你连堂哥的电话都不肯给我?”胡家明却责问她:“我叫你做人流你为什么不去?”冯洁却赌气说:“你先让我见胡导演再说!”为此,两人争吵起来


冯洁开始怀疑胡家明没有诚意,便说:“我现在哪儿也不去了,就住在宾馆里,直到见到胡导演为止!”胡家明只好妥协:“好吧,那我带你去昆明见胡导演,这样行了吧?”冯洁顿时心花怒放


“你先在宾馆等我,我回公司收拾一下,然后买两张去昆明的火车票就回来!”胡家明说完离开了宾馆,直到天黑,他也没回来


冯洁打电话给他,手机竟然关机


第二天中午,冯洁打算去胡家明的公司找他,但却记不清上次的路了


这时冯洁才有些后悔,自己与胡家明“恋爱”这么久,既没看过他的身份证,也没记住他家的门牌号


晚上,冯洁终于收到胡家明的短信:“洁,堂哥昨晚突然回北京,今天要去美国取几个镜头,要我跟他去帮忙,可能要一两个月时间,来不及与你告别,请原谅!”冯洁马上打他的手机,但胡家明的手机又关机了,冯洁的眼泪夺眶而出


10月,冯洁回到学校上课


一个月过去了,胡家明仍没有音讯


再打他的手机,竟然停机了


冯洁想起好友刘佳被胡家明骗色的事,怀疑自己也被胡家明欺骗了,但她仍抱着一丝幻想:“与自己的演艺梦想相比,被骗色算不了什么,只要他真的有个导演堂哥


自己长得漂亮,又是学表演的,只要有导演肯帮忙,将来肯定能成名!”想到此,冯洁甚至庆幸自己怀了胡家明的骨肉:“不管他躲到什么时候,都甭想抵赖,所以我绝对不能流产!” 未婚女生惨烈分娩,那一声婴啼竟如此揪心 为了找到胡家明,冯洁不停地给胡家明发短信:“我已经流产了,你不想跟我结婚我也不勉强,只要让我见下胡导演就行了!”同样的短信发了几百次,却未收到胡家明回复的只言片语


2013年2月,冯洁在澡堂洗澡时,一位同学好奇地问她:“冯洁,你肚子怎么那么大啊?”冯洁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确实比以前大了许多,她掩饰着说:“春节在家吃得太多,发福了!”从此,冯洁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老师和同学知道她怀孕的消息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3月初,冯洁请朋友帮忙在医院开了一张“胃穿孔需手术”的医疗证明,凭着这张证明,她到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


之后,她以每月1500元的价格租下某宾馆的306房间


为了维持生活,她在一家私人幼儿园当幼师,每月两千多元的收入勉强够她花销


5月中旬,冯洁的肚子开始明显异样了,不能再任幼师,于是她辞职在宾馆里养胎


此时距胡家明“失踪”已经八个多月了,内心极度惶恐的冯洁突然想到,如果孩子出生了,胡家明还是不肯现身,她该怎么办?冯洁觉得不寒而栗


“不行,我不能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她经常自言自语,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


最终,她决定到医院做人工流产


医生检查后发现,冯洁患有高血压,而且胎儿已经足月,不肯为她做手术,冯洁只好失望地回到宾馆


之后,她又向宾馆服务员咨询,得知当地有家中医院的堕胎中药很好用,就去开了几副,每天偷偷地到附近小饭店让老板娘熬给她喝


6月12日,冯洁再次到医院准备流产,仍被医生劝回


无奈,冯洁只好坐公交车回宾馆


路上,她忽然感到肚子隐隐地痛,下了公交车,肚子疼得更厉害,她咬牙回到宾馆,和衣躺在床上休息


直到13日凌晨1时许,疼痛加剧,冯洁强忍着疼痛来到卫生间,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阵痛,她晕倒在卫生间的地上


等她清醒过来时,耳边传来婴儿的哭声


在她昏迷之际,一个女婴诞生了


冯洁咬紧牙关爬到卫生间的洗脸架旁,拿指甲刀将脐带剪断


婴儿哇哇的哭声在房间里回荡,冯洁担心宾馆服务员听见哭声会过来敲门,心里十分恐惧


极度虚弱的她看着哭闹的孩子,心想:“孩子,你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她闭上眼睛,双手卡向婴儿的颈部


由于极度虚弱,她瘫倒在地…… 6月13日13时许,宾馆服务员在二楼走廊窗口打电话时,无意中发现楼外雨篷布上的死婴,遂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


面对民警的讯问,冯洁羞愧地低下头


在案件调查期间,冯洁的家人曾多次到北京寻找胡家明,但始终未果


而据警方调查,导演胡家瑞并没有一个名叫胡家明的堂弟,“胡家明”其实真名叫闻勇,是一名社会闲散人员,而其用来向冯洁证明身份的装饰公司和昌平那套别墅,都是其朋友所有


从最初出于情义帮助朋友,到后来为了实现演艺梦想主动靠近,冯洁没能全身而退,反而一步步走进骗子的圈套,更残酷的是,她将为自己扼杀一条小生命而付出代价


2013年7月26日,冯洁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2013年10月25日,冯洁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此时的冯洁追悔莫及,她说,自己是被演艺梦蒙住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