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弱点



  2016年6月初,法国南部小镇波尔波热闹起来,人们开始为即将到来的葡萄酒节做准备


这天,波尔波镇长麦纳兹又接到一个喜讯,20年前从小镇走出的、如今小有名气的男高音歌唱家帕瓦雷萨,将赶在葡萄酒节期间衣锦还乡,同时会为前来参加狂欢的人们奉上5场精彩的歌剧演出


麦纳兹特意将镇政府的会议大厅粉饰一新


  15日,帕瓦雷萨回到他阔别已久的故乡


谁知他看了镇长麦纳兹精心准备的“临时剧场”,却皱着眉说:“这里不合适,无法达到理想的声音效果


”麦纳兹说道:“可是,波尔波镇上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场地了


”“谁说没有?”帕瓦雷萨微笑着说,“我还记得镇西有所非常不错的大剧院呢


”   麦纳兹惊惧地叫道:“你说圣菲迪奥大剧院?不!你难道没听说过那里闹鬼的事吗?”帕瓦雷萨兴致盎然地说:“那时我还没出生呢,你能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麦纳兹叹了口气,虽然已时隔近30年,不过一提起这所剧院,他仍然心有余悸


“发生那起悲惨事件时,我还只是个15岁的少年呢


”他的语气中透满苍凉……   事件的主角是镇歌剧团的男高音演员,名叫卡基诺德,他亲自编写并谱曲的歌剧《黑暗之声》在当地大为流行


  这幕歌剧讲述了一个吸血鬼与人类的爱情故事


生活在阴暗世界中的吸血鬼雅各布与年轻漂亮的女佣伊莉莎相爱了,但是人鬼殊途,伊莉莎不止一次地要求雅各布“将温柔的齿痕印在自己的颈上”,雅各布却始终不忍


这段爱情无法为世俗所接受,最后,伊莉莎被绑在柴火上即将被活活烧死


人间的冷酷激怒了雅各布,他不顾烈日当空,在柴火点燃的刹那出现,用愤怒的地狱之火血洗了博戈诺城,并在自己即将消失的瞬间将尖利的牙齿深深刺入伊莉莎的颈中,两人相拥着在烈日下化作一缕灰烟升入天堂……   身为作者和男高音,卡基诺德自然成为饰演雅各布的不二人选,他用浑厚的嗓音将多情吸血鬼的爱恨情仇演绎得淋漓尽致,创下连演50多场、场场爆满的神话


  “最后一场演出是在圣菲迪奥大剧院进行的……”麦纳兹的神情变得愈加可怕


  演出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进行到了最后一幕,也就是愤怒的雅各布燃起地狱之火,将所有阻挡他爱情的人烧死那一幕


为了追求逼真的演出效果,歌剧团动用了真的火焰,不过也做了相应的安全防范


  谁知,那晚火焰不知怎么竟蔓延到周边的幕布上,转眼间,整个木制舞台变成了一片火海,台上的十余名演员立刻被大火吞没,哭喊悲啼声响彻夜空


台下的观众也乱成一团,人们纷纷向剧场外涌去,最终,因踩踏致死者竟达数十人!   “当时,我和母亲就坐在离舞台最近的包房里,那种凄惨的场景直到现在还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魇中……”麦纳兹脸部痛苦地扭曲着,“直到一年后,镇里才重修了剧院,然后开始组织新的演出


”   作为波尔波小镇的特色节目,《黑暗之声》再度被搬上舞台,只不过,男女演员换了人,因为一年前的惨痛教训,剧团取消了真火,谁知,演出的第一晚还是出了意外


  这次事故也是出现在最后一幕——雅各布将他的尖牙刺入被绑在木柱上的情人颈内,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拥住奄奄一息的伊莉莎……   观众们都被这悲壮的情节感动得热泪盈眶,纷纷站起身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这时,舞台上却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雅各布发现怀中的伊莉莎真的死去了!   经过尸检,发现女演员颈部动脉被刺穿,因失血过多而死,伤口就是两个深深的齿洞


男演员被列为第一嫌疑对象,可是第二天,人们却在舞台上发现了他的尸体,死因与女演员同出一辙!于是,大家认定,是去年被烧死的卡基诺德在作怪,他化身成雅各布,要永远霸占住这个舞台


  剧场从此就荒芜下来,再没人敢走进去


“30年了,镇上的人都相信,雅各布的魂魄一直孤独地在剧场废墟中徘徊游荡……”麦纳兹眼神空洞望着窗外幽幽地说


  帕瓦雷萨虽然感慨不已,却并不为之所动


他坚持认为,30年前发生的不过是意外,世界上根本没有鬼怪存在


  麦纳兹苦劝无用,叹了口气,说:“幸好你演唱的不是《黑暗之声》选段,但愿不会激起雅各布的怒火


”   帕瓦雷萨打断他的话,笑着说,“你的故事激起了我的兴趣,我正想和你商量,把首场的曲目改为《黑暗之声》,我要亲自饰演雅各布


”麦纳兹厉声叫道:“你不要命了吗?!”   “我要用现实击碎鬼怪的传言


”帕瓦雷萨一脸坚定地说


  6月22日晚8时,葡萄酒节正式拉开序幕,被装饰一新的圣菲迪奥大剧院门前灯火辉煌,很多外地游客因仰慕帕瓦雷萨的大名纷纷赶来,而本地一些年轻人不顾年长者的警告,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呼朋引伴地涌进剧场


  在热情的掌声中,红丝绒的幕布缓缓拉起,一袭黑色礼服


血红斗篷的雅各布出场了


他在城堡的高墙内俯视着下面美丽的姑娘,深情地唱道:“为什么她雪白的颈项勾不起我对鲜血的渴望,却令我麻木已久的心房悄然悸动?一种莫名的忧伤将我牢牢抓住,我第一次后悔自己的身份


”   城堡下的少女伊莉莎这时也抬起头,看着那张苍白的英俊面庞悠然唱道:“他的目光深邃又多情,像个巨大的谜题将我紧紧吸引,我的脚儿再也不受心灵的控制,开始要迫不及待奔向他的身旁……”   帕瓦雷萨的确是名非常出色的歌唱家,几百名观众随着他的歌声深深陶醉在这段荡气回肠的爱情中


  很快,剧情推进到最后一场,雅各布要用地狱之火血洗博戈诺城


舞台灯光转换为如血的暗红色,女主角伊莉莎被绑在一堆柴火上,绝望中又透着倔强不屈,昂首咏唱:“永别了,我的爱人!但我不悔今世的抉择,如果可以,我愿来生进入你的世界與你相伴,哪怕被世人厌恶唾弃……”   女演员的歌声还未落定,空中骤然响起一阵诡异的“呼拉”声,接着近百只蝙蝠从天而降,它们扑动着黑色的翅膀在剧场中横冲直撞,台上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   当人们好不容易将这些幽灵般的恐怖生物驱散,心头都不约而同涌起不祥的预感,蝙蝠是吸血鬼的代表,平时镇上很少能见到这种东西,难道真是雅各布显灵了?   这时,站在舞台边缘的帕瓦雷萨感觉到一种异样,被绑在舞台上的女演员头微微向下垂着,动也不动


他几步冲上舞台,然后便像挨了一记重拳般傻在那里:殷红的鲜血浸透了女演员胸前的白纱,血滴仍不断顺着她的颈项淌下来!   与此同时,台下响起一片惊叫声!首先是一个男人发觉坐在自己身边的妻子不对劲,伸手一推,却骇然看到她的身体慢慢向下滑倒,露出脖颈上两个鲜红的血洞!随即,又陆续有人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亲朋出了事……   “是雅各布来了!”有个颤抖的声音尖叫着,将本来就惊恐万状的人群扰得一阵动荡


于是,近乎疯狂的人群一齐向剧场外涌去,哭喊尖叫声在剧场内盘旋回荡,30年前悲惨的一幕再度上演了!   “我已经严重警告过你,可是你却非要一意孤行!”麦纳兹铁青着脸,用责备的目光看着垂头坐在椅子上的帕瓦雷萨


经过统计,此次共有5个人被吸血恶魔夺去生命


  帕瓦雷萨将双手覆在脸上,发出一声痛苦的悲嚎:“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证明,这些惨剧不是我父亲制造出来的


”   “你父亲不是鞋匠埃里克吗?怎么会和雅各布扯上关系?”麦纳兹吃惊地问


帕瓦雷萨抬起自责的眼睛说:“不,我的亲生父亲其实是卡基诺德,他出事时,母亲正怀着我,因为小镇对未婚先孕的女人无法容忍,所以,母亲无奈匆匆嫁给了一直倾慕她的埃里克


”“是这样


”麦纳兹惊异地叹息道


  帕瓦雷萨又说,母亲去世前,将身世的真相告诉了他,她一直对镇民们将卡基诺德看成雅各布的化身耿耿于怀,至死都坚信卡基诺德不会做出那样邪恶的事


于是,帕瓦雷萨便想借这次演出的机会来为自己的父亲正名,想通过事实告诉人们,根本没有传说中的魔鬼存在


谁知,竟酿成如此惨剧


  就在这时,门开了,警长约瑟尼走了进来


他走到帕瓦雷萨跟前不无感伤地说:“没想到你是卡基诺德的儿子,他是位了不起的艺术家


”麦纳兹黯然说:“可惜他有个罪孽深重的灵魂,事隔30年了,他都不肯罢手呢


”   “这件事应该另有隐情,我会调查的


”约瑟尼面色凝重地说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约瑟尼接听起来,脸上现出喜色,叫道:“好!你立刻送到警局


什么?晚上,我等你


”   警长约瑟尼关掉电话,喜气洋洋地告诉他们,刚才打来电话的是当地报社的记者


他昨晚观看了那场演出,并拍下了很多现场照片,刚刚在整理照片时,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不过,等他从报社赶到镇上,恐怕得天黑了


“我想雅各布的幽魂到了该现身的时候了!”约瑟尼坚定地说


  记者罗杰姆走下车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一个穿黑衣的男人迎上来,大夏天的,他的衣领却高高竖起,头上还戴着顶黑色凉帽,将整个脸都掩藏在阴影中


  “约瑟尼警长派我来接你


”那人低沉地说,然后引着罗杰姆向镇里走去,边走边问:“你在照片上发现了什么?”“我估计是杀人的凶器呢!”罗杰姆有些兴奋地叫道


他突然发现,他们不知怎么竟来到了圣菲迪奥大剧院的门前


  “警长在里面等你


”那人发出一声轻笑,伸手推开了剧院的大门


剧场内一片零乱,还保持着人们纷纷逃离时的样子


“警长在哪儿呢?”罗杰姆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厅问


  那人伸手摘掉头上的帽子,罗杰姆惊奇地叫道:“是你?”“你一定是拍到这个在空中留下的痕迹了吧?”那人从口袋里掏出兩枚黑色长牙状的物品,它们的一端被磨得十分锐利,后面还绑着又韧又长的丝线,因为比头发丝还要细,所以即使在眼前也很难察觉到


  罗杰姆恍然大悟,叫道:“原来真正的雅各布幽灵是你!”   “没错


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曾被母亲送到杂技团学习表演轻镖,百米开外取人性命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蝙蝠是我特意从镇外溶洞中抓来的,为的就是在杀人时引开其他人的注意


”那人阴森森地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凶器


  “该结束了!”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约瑟尼和帕瓦雷萨从门后冲了出来


那人浑身一抖,手中的长牙掉在了地上


  帕瓦雷萨又意外又悲愤地叫道:“镇长,雅各布的幽灵竟会是你?!”麦纳兹面如土色地问:“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警长约瑟尼笑了笑,告诉他,其实罗杰姆的照片早就送到了自己手上,照片中有两道模糊的光痕直指女演员喉部,他们分析这很可能是杀人凶器


而经过延伸发射路径,他们发现,发射的地点应该是镇长所在方位


约瑟尼立刻联想到麦纳兹年少时曾进过杂技团的经历,于是将嫌疑目标锁定在麦纳兹身上


经过研究,他与罗杰姆设下了这条引蛇出洞的妙计


  警长约瑟尼叹息地问:“你这么做是和母亲的死有关吧?”这时,帕瓦雷萨才知道,原来麦纳兹的母亲也是30年前那起不幸事件的遇难者之一,大火燃起时,两人惊慌地跟着人流向外跑,谁知,年少的麦纳兹不慎被人推倒在地,母亲情急之下扑到儿子身上,用自己柔软的身躯护住了麦纳兹


  麦纳兹猛地抬起头,大叫道:“不错!死了那么多人,才仅仅过了一年,他们就又在圣菲迪奥开始了新的演出!我母亲的冤魂还没散尽哪!但这并不是我杀人的主要原因


其实第一次的惨剧并不是意外,真正的凶手是卡基诺德的两个学生,他们希望取代卡基诺德的位置,所以制造了那场火灾


我无意中听到他们两人的争执才知道真相


我恨这出歌剧,也恨这两个人,于是一年后再次上演这出歌剧时,便设计杀死了他们,并制造出闹鬼的假象,使剧场从此荒芜,使这出歌剧不再上演,谁知,过了30年,你又回来了,而且偏要重唱这出可恶的歌剧!”麦纳兹说完怒视着帕瓦雷萨,仿佛他才是制造悲剧的原凶,脸上竟无丝毫悔过之意


  帕瓦雷萨不由一阵感慨,父亲在剧本里说得没错,其实人性有时比吸血恶魔更加残忍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