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大奔



  疯狂的大奔


  


  1。最阴损的主意


  


  在江南某个小县城里,有个大名鼎鼎的首富,名叫王白石。他家族企业做得很成功,身家过亿。只可惜,他的两个儿子王磊和王焱没一个争气,都是吃喝玩乐、吊儿郎当的主儿。


  


  这不,王白石刚因病去世,他的两个儿子就成了死对头。虽然王白石死前就已经把自己企业的股份平均分给了两个儿子,房产、债券、金银珠宝都一分为二,甚至连前后两任妻子都分给了两个儿子赡养。可越平均,两个儿子心里就越不平衡,都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更多。这不,马上就要出殡了,两个儿子又因为老爸留下的那辆大奔该给谁,而吵了起来。


  


  这辆大奔,王白石刚开了没几年,也怪王白石一时疏忽,死前忘记把这辆车分清楚,结果导致两个儿子互相争抢起来。这可让主持葬礼的长辈们犯了难:眼看吉时就要到了,再吵也得让王白石入土为安啊!可长辈们谁也劝不了这哥俩。没办法,只好赶紧去找王白石的高参—贾大师。


  


  贾大师今年五十多岁,据他自己说曾经在五台山上参过禅,武当山上修过仙,还跟英格兰美利坚的传教士一起念过经。十年前,王白石偶然遇到了贾大师,也不知道贾大师是怎么忽悠的,反正王白石一下就被贾大师迷住了,花重金聘他做了自己的顾问,大事小事总要让他掐算一番。这贾大师也真不含糊,连蒙带撞地居然算对了好多次,被王白石称作了活神仙。王家上下,对贾大师言听计从,除了他这个活神仙,别人还真劝不了这对活宝兄弟。


  


  再说贾大师,此时,他正呆在家里喝闷酒呢。王白石一死,他心里也不好受。王白石虽然迷信,可做生意是把好手,把企业经营得红红火火,自己也能跟着沾光。可王磊和王焱简直就是一对混蛋,除了吃喝玩乐,别的一窍不通,也不是自己咒他们,过不了三年,这哥俩准得把家败光了,到时候自己上哪儿去骗吃骗喝啊?


  


  正在这时,王家派车来接他,听说王家兄弟正因为那辆大奔争执不下,贾大师气得胡子都撅了起来:鼠目寸光,唯利是图,太没出息了!他气哼哼地上了车,跟着来到了王家。


  


  进了门,王磊和王焱就围了上来,你说你有理,他说他有理,吵得贾大师脑袋都大了。正吵着,贾大师突然眼睛一翻,牙关一咬,嘴里吐出白沫来。众人吓得连忙后退,只见贾大师盘腿坐在地上,嘴里唱了出来,那声音跟王白石一模一样:这辆车,不一般,跟随我,两三年,舍不下,带身边,三年后,重见天。两小儿,莫争执,想要车,看本事,赚钱多,车归你,赚钱少,一边去!


  


  贾大师唱完,脖子一歪,倒在地上。大家赶紧过去扶起他,拍前胸捶后背。折腾了一会儿,贾大师终于醒了过来,他诧异地看看众人,问: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怎么躺在这里了?


  


  大家告诉他刚才被王白石附体了,还把他刚才唱的那几句话给他学了一遍。贾大师一听,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说:你俩都别争了,你爸爸说了:这辆车他要带走,在他的坟里埋三年。三年后,你们哥俩谁能把生意打理好,谁挣的钱多,谁就可以把这辆车刨出来自己开!


  


  这下大伙儿都愣住了:把车埋在坟里,这主意可太阴损了!王白石的墓穴非常豪华,里面是按照他生前住的房子的样子盖的,五室两厅三卫,还带着一个四十多平方米的大车库,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可就是这样,把一辆大奔埋进去,也太夸张了。


  


  贾大师看大家不说话,摇了摇头,转身要走。大伙儿赶紧拦住他,他要走了,这场戏可怎么收场啊?


  


  几位长辈来到王磊和王焱跟前,问:刚才你父亲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咋办?你们拿主意,同意把大奔埋了,咱就立刻起灵,反正封墓用的吊车正在坟上,也费不了什么事儿;不同意,我们也就不在这儿耗着了,你们俩商量好了,自己抬着棺材去坟地吧!


  


  哥俩一看大家要撂挑子,也慌了,连连点头,说:埋!埋!


  


  贾大师哼了一声,心里却笑了:眼下也只有把大奔埋了,才能让这两个混账小子安静下来。至于被王白石附体,只是个江湖小把戏,自己跟了王白石这些年,模仿他的声音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万一这俩傻小子中有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三年后发达了,到时候不照样把自己当活神仙供着?


  


  这边,王家大院里一下热闹起来了,有人开着大奔到坟上去,有人去门外开道,剩下的人随着一声起灵,抬棺材的抬棺材,撒纸钱的撒纸钱,王磊抱着遗像,王焱打着招魂幡,出殡的队伍在一片震天的哭声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