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王



  石龙山的居民自古崇尚刀,有带刀的习惯,对技术好的铁匠尊敬有加,因此这里的铁匠每年都举行赛刀大会。所谓赛刀,就是比锋利,先在刀刃上蒙上干毛巾,然后举起刀,用力往下挥,看谁的刀割断的毛巾层数多;接着砍铁钉,面对粗细不等多枚铁钉,比谁的刀能砍断最粗的铁钉而刀刃无损。两项积分最高的铁匠就是当年的刀王。


  


  由于石龙山去年成了旅游风景区,所以今年的赛刀大会格外热闹。以前没夺得刀王称号的铁匠想打败以前的刀王,赢得这个对铁匠来说至高无上的荣誉,个个摩拳擦掌,游客们则是看稀奇。所以赛刀大会一开始,现场就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只见场内毛巾乱飞,砍铁钉的叮当声此起彼伏,场外则是叫好声一片。经过一番比试,此前连续夺得多次刀王称号的胡铁匠今年仍是刀王。


  


  结果出来后,胡铁匠刚戴上大红花,围观的人群中便走出一个自称叫宫本的日本男子,用僵硬的汉语说:胡师傅,你打刀的技术卖吗?


  


  胡铁匠虽然是连续多年的刀王,可他至今只打长一尺、宽三寸,脊背厚约一分,连柄长二尺上下的普通柴刀,并不像其他铁匠那样专门打制各式各样的刀在风景区卖,所以他摇了摇头说:对不起宫本先生,我打刀的技术是祖传的,我不能卖。


  


  宫本知道中国民间艺人十分看重祖传的东西,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仍不死心:胡师傅,现在是市场经济,把你祖传的技术发扬光大不更好吗?胡铁匠看了宫本一眼,淡淡一笑说:我并不保守,只是我这种技术不适合推广而已。


  


  宫本以为胡铁匠是在试探他能出多少钱,于是他伸出一个指头说:胡师傅,刀又不是中国政府禁止卖的产品,怎么不能推广?我出一百万买断你的技术,你看怎么样?


  


  一百万?胡铁匠闻言大吃一惊,他做梦也没想到宫本会出如此高的价码,他上下打量宫本一番,然后说:宫本先生,你出高价买断我的技术,你能告诉我,你准备在哪里生产刀吗?


  


  当然是在中国。宫本笑着说,我的家族也生产刀,我此次前来就是考察能否在中国建厂。


  


  谁知胡铁匠听罢更是摇头说:对不起宫本先生,这样我更不能卖。


  


  胡铁匠又夺得刀王的称号在石龙山并不令人意外,可他面对一百万也不卖他的技术则是天大的新闻。当天就有很多人劝他,说他在风景区又不卖刀,靠给别人打柴刀,十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钱,还不如趁此机会把技术卖掉。


  


  面对众多的游说者,胡铁匠并不为所动。当天晚上,风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来到他家说:老胡,下午宫本找到了我,说不买断你的技术也行,他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就是与我们在风景区合资办厂,我们出地和技术,他出钱,股份我们占大头。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穷,这可是我们发展的一个好机会呀!


  


  那你们办吧,石龙山打刀好的铁匠多了,你找我干什么?胡铁匠默默抽着烟说。


  


  你是石龙山多年的刀王’,这里方圆几百里用刀的谁不知道你呀!主任笑着说,找你不就是想借你的知名度吗!宫本是个商人,他当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是生产像我打的那样的刀还是挂羊头卖狗肉?胡铁匠正色问。


  


  当然是生产像你打的那样锋利的刀啦!主任哑然失笑,谁买刀还想买把钝刀吗?


  


  那你想过没有,那么锋利的刀卖给谁,谁又会买,买来都干什么?胡铁匠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主任明白胡铁匠的意思,他不以为然地说:话不能这么说,菜刀谁家没有,可成为凶器的又有多少?这不是刀的问题。


  


  可你们办厂生产的不是菜刀!胡铁匠铁青着脸说,还记得多年前我打的刀被人偷走,用来行凶的事吗?别人我管不着,你们别打我的主意。


  


  胡铁匠指的是多年前他打了一把三尺长刀,锋利异常,后来被人偷走,不久后偷刀的人用这把刀与人打架,接连砍断对手多把刀,砍伤多人的事,事后他再也不打那样的刀了。


  


  拒绝主任后,胡铁匠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可几天过后,宫本却来到他的铁匠铺,对他说:胡师傅,我从我家族在中国的分店带了把刀过来,想跟你比试一下,不知你是否赏脸?说完他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长匣,从里面拿出一把东洋刀。


  


  以前胡铁匠每当一回刀王,便有从全国各地来的铁匠找他挑战,他都习以为常了,这次宫本是外国人,更不能拒绝,想了想,他问宫本说:怎么比试?


  


  宫本说:像你们那样比试太麻烦,我们就用两把刀相斫吧,看谁的刀更锋利更硬。胡铁匠同意了宫本的提议,随手从地上拣起一把柴刀,将刀刃向上放在凳子上,让宫本砍。宫本也不含糊,手起刀落,只听当啷一声脆响,胡铁匠的柴刀顿时缺了个口,而他的东洋刀则毫发无损。


  


  看到这里情景,宫本在得意地说:胡师傅,你打的刀也不过如此,用你打这把刀的技术办厂,我还不放心呢。


  


  宫本怎么办厂胡铁匠管不着,可羞辱他的技术他却不能忍受。他看了看宫本一眼,转身进屋又拿出把柴刀说:你再试一下这把刀。


  


  宫本定睛一看,见这把柴刀与先前那把并无二致,只是颜色稍暗一些,拿起掂了掂,感觉分量很沉,刃虽不利,可手指还没试到锋芒,就感到有一股逼人的寒气。宫本的家庭生产刀,他当然是个行家,知道这把刀非同一般,于是硬着头皮又一刀砍了下去。宫本这一刀使足了力气,两刀相斫后,他的东洋刀一下被弹得老高,手也被震得发麻,再一看他的刀,缺了一大块,而胡铁匠的柴刀刃上连个印也没有。


  


  宫本顿时像傻子一样愣在那里,好半天才说话:胡师傅,你的技术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今天带的不是最好的刀,我们三天后再比试一次如何?


  


  一听刚才两刀相斫的声音,胡铁匠就知道这两把刀质量不在一个档次上,自己赢了,就没有理由拒绝别人再来比试,只好答应下来。临走的时候,宫本又说:胡师傅,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把你这把刀借给我观摩几天,三天后我一定奉还。


  


  这把柴刀是胡铁匠在继承祖上的手艺,加上自己这几十年的经验重新打造的,平时他像宝贝一样珍藏着,从不示人,只有在来了知音时才拿出来。宫本虽是外国人,可也是行里人,再说山里人淳朴,他更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作为刀王,不借也显得太小气了些,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转眼又到了两人比试的时间,可宫本却没有如约前来,又过了几天,他还没有来,转眼几个月过去了,仍不见他的影子。胡铁匠心中暗想,估计他是用我那把柴刀试过自己的刀,见比不过,就不敢来了,可惜了我那把柴刀。


  


  可胡铁匠的儿子却不这么看,两人比试那天他不在家,当回家后得知父亲把柴刀借给了宫本,他就怀疑宫本不怀好意,现在宫本果然没来,他就说:爸,你上当了!日本技术那么发达,他的目的是把柴刀带回去搞清楚其中的成分,想偷你的技术,他上次比试估计是个借口,你想他现在还会来吗?


  


  儿子的话在理,这一点胡铁匠还真没想到,想想祖传的手艺就这么被宫本骗走,于是一病不起,几个月后就不行了。临终前他把儿子叫到床前说:估计宫本不久就会拿新研制的东洋刀再来比试,我手里没有比上次那把更好的柴刀,与其到时候被打败给祖上蒙羞,不如你现在就不要打铁了,改行干别的吧。


  


  可是,胡铁匠死后又过了几年,宫本也没再来,他骗胡铁匠不假,可他把胡铁匠的柴刀带回去后,虽然分析出了所有的成分,但用这个成分打造的东洋刀却连先前的也不如,便没了再来比试的勇气。


  


  刀王胡铁匠的技艺从此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