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吻



  山林边有一面小湖。


  


  山林里住着个叫胡来的守林员,小湖边住着个叫翠云的巡湖员。


  


  守林员胡来好吃懒做,几年前老婆和他离了婚,靠地方政府发给的守林费换点吃喝。


  


  而巡湖员翠云却是在义务巡湖。一年前她13岁的儿子在湖中溺水而死,她不想让更多贪玩的孩子遇险。这里没有救生员守护,游泳实在太危险了。


  


  翠云在湖边盖了个简易房,白天巡湖,晚上刺十字绣。她的手艺很好,卖的钱足够养活自己。


  


  至于她的丈夫,他将孩子的死归咎于她,离她而去。


  


  翠云巡湖时,经常有个傻了巴叽的小伙子跟着她。傻子几个月前不慎掉进湖里,被翠云救了出来,还为傻子做了人工呼吸,保住了一条傻命。傻子虽傻,但似乎知道感激,从此跟着翠云巡湖。


  


  翠云的脖子上经常挂着一只口哨,看到有人在对岸要下水,来不及劝阻时她就吹响口哨,傻子就会马上跑过去。


  


  胡来早就看上了翠云,可几次表白都遭到拒绝。有时胡来懊恼地想,自己还不如个傻子,傻子不是还曾经得到过翠云的吻吗?


  


  这一天,胡来在湖边洗脸时,假装脚下石头一滑,扑通一声栽进湖中。


  


  胡来在湖中扑腾着,叫喊着。翠云听到了,跑过来一个猛子扎进去……


  


  翠云为了巡湖是专门去学过游泳的,她很快把胡来拖上了岸边。可她哪里知道,胡来年轻时也喜欢玩水,现在虽然生疏了,但还不至于淹死,他现在憋着一口气,就等着翠云给他人工呼吸呢。


  


  那翠云见他没了呼吸,便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盖在了胡来嘴巴上。胡来轻轻地吸了一小口气,被手绢上的香味陶醉了,他静静地等待一个人道主义的吻……


  


  谁知,胡来刚感觉到翠云的发梢碰触到了他的脸,就听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姐姐,嘿嘿,亲嘴儿,我,我也会……声音刚落,一股臭气扑面而来。


  


  胡来一骨碌爬起来就跑,边跑边骂傻子:妈的,坏了老子的好事!


  


  傻子高兴地指着胡来对翠云说:姐姐,他,他没有死……而翠云却气得直跺脚,骂胡来老流氓……


  


  晚上,月亮升起来了,月光照得湖面像一面镜子,平静柔美。胡来想着白天的事,心里十分不甘心。


  


  看着翠云的小屋里透出一道柔和的灯光,再环顾一下静谧无人的郊外,胡来的心怦怦直跳……


  


  胡来想:如果翠云真的讨厌他,为什么还下水救他?一定是因为女人面皮薄,要不就把生米煮成熟饭!


  


  灌了半瓶酒,胡来壮了壮胆子,向翠云的小屋走去。


  


  嘭嘭嘭几下敲门声过后,翠云警觉地问:谁?


  


  胡来用尽量好听的声音说:是我,打火机没油了,没法抽烟,所以借个火……


  


  明天吧,我睡了……翠云颤着声说。


  


  你真会说笑!胡来说,你睡了还能说话?嘿嘿,我知道你在刺绣,给我开开门,我借了打火机就走……


  


  屋里静了一会儿,胡来知道翠云松懈了。


  


  果然,门开了。翠云从门缝递过打火机说:不用还了,走吧!可是胡来没接打火机,用力一推,把翠云的门推了个大开。


  


  翠云这才知道胡来是个敲门的狐狸,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她一边往后退,一边假装不惧怕的样子呵斥道:胡来,你不要胡来!否则我就……


  


  否则你就喊人?胡来奸笑着说,别吓唬我了。还是放下面子好好享受咱们的二人世界吧……说完,就饿虎般扑了上去……


  


  哔——翠云吹响了口哨。


  


  你干吗吹这东西?胡来不自觉地松了手。


  


  翠云喘息着说:傻子就在附近的山洞睡觉,他马上就跑来了,你等着挨铁拳吧!


  


  天哪!胡来转身就跑出了小屋。


  


  胡来边跑边回头看情况,忽然脚下一空,不慎滚进了湖中……


  


  起初胡来挺镇定,他感觉凭自己的水性是可以游上去的,可谁知夜晚湖水很凉,胡来居然腿抽筋了,感觉不妙之际他喊了一句:翠云救命……便沉下去了。


  


  听到胡来掉进湖里,翠云连忙跑了过来,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湖中。不久,傻子也跑了过来,两人一起把人事不省的胡来拖上了岸。


  


  翠云试过鼻息,发现胡来没了呼吸,权衡一番,还是选择救他。于是她单腿跪地,要给胡来做人工呼吸。


  


  可是,这时胡来的手指不自觉地痉挛了几下,傻子叫道:姐姐,他,他没死……


  


  哼!翠云站起来说,故伎重演,你以为我还会信吗?说完头也不回地去小屋睡觉了。


  


  傻子嘴里嘟哝着踢了胡来一脚:坏人,坏人……便也朝山洞走去。


  


  第二天早上,湖边多了一具溺水而亡的男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