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得”和尚



  大明朝洪武年间,在金陵紫金山中,有一座千年古刹。庙中有个大和尚叫姚广孝,法名道衍。他自幼出家,精通佛法,却不喜欢青灯古佛,常常出入于名商大贾、公子王孙之家,为他们开坛论道,指点迷津,儿女百姓奉他为活佛转世。


  


  这天,金陵城内大雪纷飞,紫金山上白雪皑皑。庙里没有香客,显得异常冷清。这时,道衍和尚坐在禅房里,看见有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公子带着几个随从,踏雪拾级而上,朝着庙里走来。道衍和尚见这位公子既不烧香,也不拜佛,只让一个小沙弥领着,在庙里四处转悠,欣赏雪景。


  


  当这位公子来到道衍和尚的禅房外面,看着屋檐上垂下的几尺冰凌,若有所思地占出一句上联:天寒地冻,水无一点即玄冰。道衍听了,连忙手捧念珠,从禅房里走了出来,随口答道:世乱民贫,王莫出头成冤主。


  


  这位公子听了道衍的对句,微微一愣,才说:大师认得在下?


  


  道衍和尚笑了笑,回答说:王子乃人中龙凤,老衲早就备好了香茶,等候多时。说着就将这位公子迎进了禅房,端出用山上红梅花蕊中的雪水煮成的香茶,二人对斟起来。


  


  原来,这位公子就是明太祖朱元璋二十四个王子之一的朱棣,由于他是由高丽国进献的高丽妃所生,尽管他论治国平天下的能力,在众王子中鹤立鸡群,可当今皇上并不器重他。而此时,朱元璋已经年老昏聩,太子朱标体弱多病,朝不保夕。众王子明争暗斗,拉帮结派,窥视皇位,朝堂上下表面上看是风平浪静,却处处暗伏着急流。朱棣知道此时陷入进去,不仅争不到皇位,有可能小命不保,他想抽身而出,黄鹤楼上看翻船,可身在风口浪尖,欲罢不能。于是,为了避人耳目,他就微服上山来,想听听这位世外高人的意见。


  


  朱棣喝了一杯爽口的香茶,看着道衍和尚说:我今天想在山上多玩玩,可是山深林密,四面高山,不知向何处去?


  


  道衍和尚听了,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王子所问何求。便笑着说:老衲送王子两句谒语,林密岂妨流水过,山高那碍白云飞。只要你是流水,林子再密,只能拦得住不悟的鱼儿,岂能拦得住流水的自由。只要你得道如云,四面高山又如何阻隔得住飘逸的闲云野鹤?


  


  朱棣听了,沉吟片刻,豁然开朗。他站了起来,向道衍和尚拱了拱手说:喝了大师的雪水香茗,真是神清气爽,多谢大师指教,小王告辞了。说完,就飘然下山而去。回到朝廷后,朱棣就向父皇主动请缨,要到没人愿意去的北国苦寒之地,镇守边关。朱元璋就封他为燕王,镇守北平。燕王朱棣带着家眷,如同出笼的鸟儿,远离了金陵这块是非之地。没过多久,猜忌心越老越浓的太祖朱元璋痛下杀手,整顿朝纲,将自己的一帮儿子杀的杀,贬的贬,燕王朱棣逃过了此劫。


  


  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太子朱标连一天的皇帝都没做成就病死了,他的儿子朱允汶接替父亲当上了皇帝,史称建文帝。此时的燕王朱棣,由于边关军防的需要,经朝廷的批准,几年来,一直在招兵买马,已经是羽翼丰满,屯兵百万之众。当他得知父皇驾崩、新帝登基的消息后,就和全国各地的各路藩王一道,分别从各自的封地,奔赴金陵,拜奠父皇。


  


  年幼的建文帝听说如狼似虎的叔叔们要回来,吓得犹如惊弓之鸟。一天,他在朝堂上面,对座下的大臣们说:各位爱卿,朕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太祖的葬礼上,只有燕王朱棣头戴白帽,为太祖戴孝,不知何故?


  


  座下的臣子们听了大吃一惊,一个大臣连忙跪了下来说:陛下,此乃凶兆。你想啊,王字头上戴白帽,那不是皇字吗!这是上天在提醒你,燕王朱棣有篡位之嫌。建文帝听了,连忙命令金陵九门提都,关闭城门。一时间,燕王朱棣要领头造反的谣言,像风一样传开。


  


  各路藩王见城门紧闭,不准他们入城拜奠父皇,一个个怒火中烧,剑拔弩张。燕王朱棣更是有口难辩,进退两难。正在这个时候,又是天降大雪,一夜之间,金陵城内外,天地一片雪白。朱棣一看,心念一动,就脱下了王袍,带着几个贴身侍卫,冒雪上山。


  


  道衍和尚早就候在山门外面,他见燕王走过来,就引着他踏雪向山顶上走去。登上山顶,刚才还是大雪纷飞,而此时雪霁天晴。朱棣看着山下霞光万道、气象万千的金陵城,对道衍和尚说:大师一定知道本王现在的处境,是进亦难,退亦难,不知何去何从?


  


  道衍听了,背着手走到一块前后都是绝壁的悬崖上,对着朱棣说:你现在处境就是这样,前进则落入天魔之手,后退则陷入饿鬼之道,不进不退,恰又沉溺于死水之中。说着,他又指着山顶岩石缝中,一棵在积雪中昂扬不屈的矮松,说:我还是送给你两句谒语,任凭他三尺大雪,压不住一寸灵松。只要你心中的信念不变,何必急在一时,待到雪霁天晴,择时而动,何愁大业不成!


  


  燕王朱棣听了道衍和尚的话,连忙下山,制止住各路藩王仓促行事的鲁莽之举,主动答应不进金陵城,而且后退十里。待到父皇发丧的时候,只在寝陵外哭拜一番后,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即刻动身,回到北平。


  


  没过多久,心里愤愤不平的各路藩王纷纷起兵造反,天下大乱。而这时,燕王朱棣举起靖乱的正义之旗,带领百万雄师,从北到南,势如破竹,一直打到金陵城下。建文帝自知大势已去,就自焚在皇宫里。朝中的大臣们连忙将燕王朱棣迎进城内,皇袍加身,他终于当上了梦寐以求的皇帝。


  


  明成祖朱棣也算是一个有作为的皇帝,不到一年半载,就平定了战乱,大明江山又恢复了太平。一天,他正在处理大臣们的奏折,其中的一个奏折上反映,紫金山有一个法号道衍的高僧,与他的几位王子来往甚密,恐生祸端。


  


  朱棣看了,眉头皱了起来,才想起应该上山看看道衍和尚,好好奖赏他。这天夜里,北风一阵比一阵紧,清晨起来一看,整个世界又是银装素裹。朱棣带着几个黄门,从皇宫的后门出来,向紫金山而去。


  


  来到山门,道衍早就率领全庙僧众恭候在山门前,毕恭毕敬地将朱棣迎进了佛堂。朱棣坐了下来,命令黄门摆上一杯御酒,放在道衍和尚的面前,并对他说:大师,知道朕这次上山又有什么事相求?


  


  道衍一看这阵式就明白了,他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地说不出话来。这时,朱棣接着说:朕也送你两句谒语三尺大雪由他去,万丈红尘说不得。说完,就拂袖下山而去。


  


  道衍和尚面如死灰地将弟子们叫到座前,对他们说:香火名利真是害死人,世间万象千万说不得。从今以后,你们一定要记住为师这血的教训,默守清规,一心向佛,切莫多问世间之事。说完,就拿起那杯御赐的酒,一饮而尽,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而死。


  


  明成祖朱棣回到宫里后,偶感风寒。夜里躺在床上,一闭眼就看见道衍和尚站在面前,高声地喊:说不得!说不得也!从此后,夜夜如此。朱棣被搅得寝食难安,只好将国都从金陵迁到北京。


  


  道衍和尚的弟子为了让后世出家人永远记住师傅临终的遗言,不仅在进山门的门口大殿,修了一尊师傅掩着口的座像,而且将明成祖朱棣送给道衍的两句话刻成楹联挂在两边。从此后,历朝历代上山进香的善男信女都知道这尊佛像是说不得和尚,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说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