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的“疑案”



  差了多少


  


  刘丽是个爱热闹的姑娘,最近,父母外出旅游了,家里只有她和保姆汪阿姨。寂寞难捱,这天,她组织了十几个同学、朋友,在家里聚会。兴尽曲散,好多人都走了,只剩下几个老同学。


  


  这帮人中,有两个和刘丽的关系非同一般,一个叫张辉,一个外号叫四眼。


  


  张辉正在书架边溜达,忽然,他看到书架上放着一沓钱。于是,他拿着钱责怪道:刘丽啊,你这个马大哈,钱怎么到处扔?这时,刘丽还在客厅里忙活,便大声解释说,那钱是李裙刚还给她的,自己没空接,李裙就随手放书架上了。


  


  张辉心想,那就是李裙的错了,既然是还钱,就应该当面亲手还给别人,放在这里,若是发现少了钱,说得清楚吗?于是,张辉就问:多少钱?我帮你数一数。


  


  刘丽听了,随便应了一声:二千块,数啥?闲着没事来干活!


  


  张辉没搭理,数了一会儿,随即又拉一个同学过来,叫他再数一遍。那同学一数,说是一千八。


  


  放在书架上的钱少了,几个同学都不相信。虽然只差二百块,可这事关人品。于是,大家坐下来分析,有几种可能:一种是来客中有手脚不干净的,混水摸鱼;还有一种,是李裙少给了二百……讨论半天也没结果,此时有人发现四眼一声也没吭,便问他:你咋不说话?你写侦探小说的,分析分析?


  


  四眼说,根据他的判断,拿钱的就在他们几个人中,而且目的不是想据为己有,而是想开个玩笑,或者别的。但是,这样的玩笑是开不得的,请这位同学自觉一点,把钱拿出来。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也没人出来承认。有人说:四眼,你就点名吧,把他点出来。


  


  四眼有点尴尬,也不敢点谁的名,只解释说:我也只是想诈诈你们,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这样吧,我垫二百块进去,张辉把钱放回原处,这事就算结了。


  


  有人赞同四眼的做法,有人反对,有人还怀疑这钱就是四眼拿的,现在不好意思了,只得补钱。正在几个男人争论不休时,刘丽进来了,她问:在讨论什么呢?


  


  没人吭声,刘丽觉得有些异样,又见张辉手里拿着钱,便问是不是钱的事,张辉回话了:那我就实话实说,这里没有二千,只有一千八,不信你数一数。


  


  刘丽接过钱,犹豫了一会儿,但没数,然后笑笑说:逗你们玩呢,其实,李裙拿来的就是一千八!


  


  是谁拿的


  


  其实,刘丽这么说,只是想解决一时的难题,免得在场的人尴尬,伤了彼此的和气,但没想到,这事还是传到了李裙的耳朵里。


  


  李裙确实还了二千,还的时候数了好几遍,一分不少。她只怪自己马大哈,没交到刘丽手里。


  


  李裙想向刘丽说一说,可是,这样的事能说得清楚吗?除非把贪小便宜的人找出来!


  


  当天晚上,李裙就打电话问了一圈,看是不是谁在开玩笑。刘丽得知之后,她理解李裙的做法,只怪自己当时想得不周全。如果当时自己说拿了二百买东西去了,这就没事了,现在怎么办?打电话向她解释说没有少钱,可是,几个男同学在场数了,确实只有一千八;要是含含糊糊地说算了,让她别为这事费心了,这还不是等于说她李裙真的少还钱了?


  


  刘丽真有点焦头烂额了,她在屋里走来走去,汪阿姨见她这个样子,便问:怎么了,我的大小姐?


  


  汪阿姨在刘丽家当保姆好多年了,就像家里人一样,刘丽便向汪阿姨撒娇,要她帮忙想办法。


  


  汪阿姨觉得肯定不是李裙少给钱了,她为刘丽想了个安抚李裙的办法:刘丽的书架是对着窗户的,汪阿姨要刘丽跟大伙儿说,她家阿姨打扫卫生时,发现那二百块钱掉在书架底下,看样子是外面的风吹进来,把钱吹落的。


  


  汪阿姨的建议应该是完美无缺了,于是刘丽马上拿起手机,首先给李裙和同学们都发了条短信,说钱找着了,经过同汪阿姨说的一样。这下,刘丽才松了口气,轻松之余,正要感谢汪阿姨,忽然心中一动,觉得不对,汪阿姨为什么肯定李裙没少给钱?她是不是知道钱的下落?


  


  于是刘丽就盘问起来,汪阿姨说:想知道可以啊,那你得先告诉我,在你心里,你到底是喜欢四眼,还是喜欢张辉?


  


  汪阿姨眼睛真尖,看出来四眼和张辉这两个人一直在刘丽心里打架,她猜不透刘丽最喜欢谁,再说这也是女孩子的秘密,怎么会随便说出口呢?


  


  刘丽不想回答汪阿姨,也不想追根问底是谁拿了钱,只要事情平息就好了,就当没发生吧。


  


  可是,刘丽刚把短信群发出去,不一会儿,就有同学告诉刘丽,说李裙放话了:当时她在书架上放钱的时候,是有东西压着的,她还让刘丽以后编故事,至少也得编得合理些……


  


  就在此时,四眼说要请同学们聚一聚,核心内容就是想说明那二百块钱的事。这话题热门,于是大伙儿都来了。


  


  酒席开始,四眼说:感谢同学们来捧场,今天晚上我请客的目的,是向同学们赔不是,特别是向刘丽和李裙,让你们产生误会了。其实,这事是我干的,这段时间我因没有素材,一直很苦恼,那天看到书架上的钱,突发灵感,便抽了二百,想看看有什么故事发生,看来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了……


  


  坐在四眼旁边的李裙,这一下可气坏了,举起小拳头,雨点般地向四眼落去……


  


  你要爱谁


  


  四眼请客后,少钱的事终于平息了。此时在刘丽心里,终于把爱的天平偏向了张辉。四眼为了自己找素材,怎么能这样做?这样的人,能当终身伴侣吗?


  


  此后,刘丽在家里接电话、打电话,多数是张辉的。汪阿姨是有心人,这一天,她把刘丽拉到沙发上坐下,问她是不是在和张辉恋爱,刘丽点点头,汪阿姨一听,马上大声说:不行,我第一个反对!


  


  刘丽一惊,便问:为什么啊?


  


  汪阿姨这才吐露了真相:那次的钱,是张辉拿的。汪阿姨说,当时她正在清理卫生,隔着书架,正好看见张辉拿起那沓钱,然后抽了两张塞进口袋,再假装问刘丽钱的事,还说要帮她数。汪阿姨怕伤了张辉,就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但现在刘丽要和这样的人好,汪阿姨觉得再不说明真相,会害了刘丽的!


  


  刘丽困惑了:张辉要这二百块钱干什么?真是为了占便宜?这么说来,四眼是为了平息此事,才揽了下来?


  


  说心里话,在张辉和四眼之间,刘丽是有点偏向四眼的,他能给人踏实感。此时的刘丽,既高兴,又恼火,她拿起电话,拨通后大声说:四眼,你现在跑步到我这里来!


  


  四眼一到,先被汪阿姨臭骂了一顿:你做好事,冒充什么都没关系,哪有冒充偷钱的啊?你老老实实把实情说出来!


  


  四眼先是不愿说,最后被逼无奈,只好供出了实情:当时,他正在看电脑,无意中看到张辉抽了两张钱塞进了口袋。四眼不明白,张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后来,同学们为这事闹得不愉快了,四眼觉得为这点小事伤了彼此的情分,太不值得了,于是就站出来冒名顶替。


  


  刘丽知道真相后,恋爱的对象自然也就变了。两年后,她和四眼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婚礼上,张辉有些失落,喝醉了,说出了当年的秘密。


  


  他告诉同学们,那钱是他拿的,他这样做的目的不是贪那点便宜,而是想考验一下刘丽:少了钱会怎么样?如果她能大度处理,他就马上向她求爱。不料事情闹大了,事与愿违,考验的结果让刘丽成了四眼的老婆。他也怪自己小心眼,当时既担心被同学们看成贼,又怕刘丽知道真相后自己会很惨,所以就没敢承认。


  


  说到这里,张辉跌跌撞撞地走到四眼面前,高高竖起大拇指,说:还是你心眼好,心胸宽,我佩服,我输得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