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丫头



  没了老爹


  


  很久以前,滦州城西门村有个年轻后生,总爱撒谎。撒谎时,他还发誓:骗你我是丫头!因他长得黑,大伙便叫他黑丫头。


  


  黑丫头从小就喜欢撒谎。五六岁时,他跟着爹去挖耗子洞,有个耗子洞在一个高岗下面,他爹就让黑丫头站在远处看着,说如果发现岗上的土动了,就赶紧喊一声,黑丫头答应了。他爹刚把耗子洞开个头,黑丫头就喊:土动了!他爹吓得转身就跑,跑出老远一看,岗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爹骂了一句,便又折回去继续挖耗子洞。没多久,黑丫头又喊:土动了!他爹又蹿了出来,回头一看,还是啥事没有,就说:再糊弄我,就把你打扁了!说着,他在黑丫头的后脑勺上拍了两下,黑丫头倒真的好半天不再喊叫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耗子洞里的粮食了,他爹挖得正起劲,黑丫头突然大叫起来:土动了!他爹以为儿子又在搞恶作剧,没有理会,没想到这次是真的,高岗上的土一下子劈下来,将人埋在了里面,黑丫头就这样没了爹。


  


  黑丫头娘怕儿子受委屈,始终没有嫁人,家中幸有几亩薄地,他娘就没日没夜地侍弄,春种秋收,日子也好了起来。黑丫头长大成人后,他娘倾尽所有给他娶了一房媳妇,转过年又生了一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取名叫虎子。


  


  按理说,黑丫头家的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也该知足了,可他吃喝嫖赌全占了,就是不走正道,尤其是那爱撒谎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一会儿不撒谎就百爪挠心。


  


  赔了媳妇


  


  南井街有个叫孙大来的光棍,靠杀猪卖肉为业,因为人长得太丑,从未沾过女人的边。有一次,黑丫头去买肉,因为想少花点钱,就故意说:你找媳妇的事包在我身上,骗你我是丫头!


  


  孙大来知道黑丫头的老底儿:听你说话还不如听母猪放屁!


  


  黑丫头脸上挂不住了:你爱信不信!本想将我三姨家的表妹给你撮合撮合,现在……哼!


  


  孙大来一听,忍不住问:你表妹哪个村的,叫啥?


  


  黑丫头张嘴就来:朱家庄的,叫朱依芝,你尽管去打听。


  


  孙大来担心自己太丑,女方会嫌弃,黑丫头则说:你长得丑,我表妹也不俊!


  


  孙大来问:比我还难看?


  


  黑丫头说:那倒不至于,只是耳朵大点儿。


  


  耳大有福,不算毛病。


  


  嘴巴总爱噘着。


  


  噘嘴吃四方,一辈子不挨饿!


  


  我那表妹确实是好吃懒做养肥膘,胖得走路都哼哼。


  


  行,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这时,黑丫头欲擒故纵:拉倒吧,我撒谎呢,小心上当!


  


  上当我愿意!说着,孙大来剁下一块猪肉,递给黑丫头,以后吃肉尽管来拿!


  


  黑丫头这才心满意足地撂下一句话:你就等着听信儿吧!


  


  从此,黑丫头隔三岔五就来买肉,还编了各种理由向孙大来借钱。可孙大来每次问起朱依芝的情况,黑丫头却总是搪塞。


  


  这样拖了三个多月,孙大来才感觉不对劲,跑到朱家庄一打听,根本就没有朱依芝这个人,一切都是黑丫头瞎编的!


  


  孙大来在一个赌场找到了黑丫头,一个通天炮就把他揍翻在地,说:你不把朱依芝找出来,我今天就掐死你!


  


  赌场里的人都围过来,从孙大来嘴里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都到这份儿上了,黑丫头还在狡辩:当初我就说过,我撒谎呢,小心上当’,可他说上当我愿意’。其实我也没撒谎,耳朵大’嘴巴噘’好吃懒做养肥膘,胖得走路都哼哼’,就是猪一只(朱依芝)嘛!


  


  大伙轰的一声全笑了!孙大来这才明白朱依芝是咋回事。他恼羞成怒,掏出一把杀猪刀,照准黑丫头的脖子就要捅,有眼尖手快的一把就给拦下了。黑丫头吓坏了,谁知谎话又脱口而出:孙大哥别生气,等我把四姨家的表妹介绍给你,骗你我是丫头!


  


  我让你胡吣!孙大来又扑了上来,今天你不把肉和钱还给我,我非宰了你不可!


  


  黑丫头咧嘴哭了:我这些日子输得就差卖媳妇孩子了,拿啥还你钱!不知谁喊了一句:把你媳妇给他顶账算了!黑丫头当然不乐意:把媳妇给他,我咋办?那你还钱!孙大来又拿着刀往上扑,众人又劝。如此折腾了好几回,黑丫头最终妥协了……


  


  丟了儿子


  


  黑丫头因骗人丢了媳妇,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想骗别人的媳妇。


  


  黑丫头有个本家兄弟叫二老歪,就想生个儿子,可媳妇生了三个丫头后再也没了动静。二老歪整日借酒消愁,喝多了就打媳妇骂孩子,黑丫头闲着无事常来劝解。


  


  二老歪的媳妇虽然长得黑,但明眸皓齿、细腰肥臀,也把黑丫头馋个半死。有一次,二老歪又因为生儿子的事借酒撒疯,把闺女都骂跑了,黑丫头就故意说:知道你为啥老没儿子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事得怪你,兄弟!二老歪半信半疑,黑丫头一摊手:不信可以找人试试,骗你我是丫头!


  


  二老歪的酒醒了一小半儿:咋试?


  


  黑丫头灌了两口酒,壮起胆子说:借个种试试呗!


  


  借种?借谁的种?


  


  黑丫头往前凑了凑:兄弟,这事得找个跟你关系好的,最好是本家弟兄,最重要的,这人得生过儿子。骗你我是丫头!


  


  二老歪的媳妇脱口说道:大哥,你家不就生过儿子吗?


  


  二老歪的酒全醒了:咋的,你想试试?


  


  黑丫头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你们要没意见,我可以帮忙。


  


  二老歪的媳妇刚要张嘴,二老歪忙制止了她,对黑丫头说:那让大哥受累了,你看啥时候试?


  


  黑丫头一本正经地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挺好。


  


  得了,我这就给你们腾地方!说完,二老歪低声嘱咐了媳妇几句,就出门了。


  


  二老歪刚走,黑丫头就心肝宝贝地叫着扑了上来。二老歪的媳妇红着脸左躲右闪,当她躲到炕边时,黑丫头一把将她摁到炕上,这时,门被踹开了,二老歪领着老少十几条汉子冲了进来:好你个黑丫头!竟敢欺辱我媳妇!


  


  黑丫头还没反应过来,二老歪媳妇抬手在他脸上挠了几道血印子,然后往老族长面前一跪:老族长,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黑丫头明白上当了:他们请我帮忙生儿子,骗您我是丫头!


  


  老族长怒道:你几时说过真话?竟敢明目張胆地祸害自家兄弟的女人!说吧,这件事你是要私了还是去衙门?


  


  黑丫头苦着脸说私了。二老歪也点头:我们听族长的。


  


  老族长让黑丫头先表个态,黑丫头转过身,跪求二老歪放他一马,二老歪正等着这话呢,就说:放你一马也行,你得把你家虎子过继给我当儿子!


  


  黑丫头一听,这才明白了二老歪真正的意图,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做梦!我豁出自己这一百多斤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老族长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哟,你还耍开滚刀肉了!你们几个,把他扔到滦河里喂王八去!


  


  几个年轻汉子一起动手,抬起黑丫头就走。黑丫头开始时还嘴硬,等真的到了滦河边上,就吓尿了,嘴巴也软了,别说让虎子去给二老歪当儿子,当孙子也认了。


  


  害了老娘


  


  虎子被二老歪抱走后,黑丫头娘难过得哭瞎了双眼。家里养的鸡鸭没人喂,黑丫头就全炖了;地里的庄稼撂荒了,黑丫头干脆把地卖了,卖地的钱很快又折腾光了。若不是邻居给黑丫头娘送口吃的,她早就饿死了。以前,他娘从未骂过他,可现在,只要黑丫头回到家,他娘就数落个没完。黑丫头听着心烦,就跟他娘乱吼一通。


  


  这天一早,黑丫头对他娘说,城北有个郎中治眼病很神,要带她去看看。他娘心头一热,说:儿啊,咱家哪儿有钱给我瞧病呀?


  


  黑丫头说:我昨晚赢了不少钱,骗您我是丫头!


  


  他娘很高兴:我信!但这钱还是留着吧,将来再娶个媳妇。


  


  黑丫头却说,自己不要媳妇,就要娘。他娘被这孝心感动了,就顺从地让儿子扶着上路了。


  


  两人走啊走啊,终于出了北城门,他娘问:还要走多久啊?


  


  黑丫头说:快、快了!


  


  好不容易到了横山脚下,见远处的天阴了,还隐隐传来雷声,黑丫头就背起娘往山里走。黑丫头娘虽看不见,却听得清,就问:儿啊,咱是去哪儿?怎么还没到?


  


  黑丫头又说:快、快了!


  


  后来,他娘再问,黑丫头也不回答,只是把步子迈得更大了。走啊走啊,林木越来越密,雷声也越来越近,雨点稀稀拉拉地落下来,他娘突然说:儿啊,就把娘放这儿吧!黑丫头确实累了,就把娘放到地上。不料他娘一下子就倒了,气若游丝地说:儿啊,我知道……你不要娘了,娘也不想拖累你了,你快回家吧……说完,他娘把头一歪,就闭上了双眼。


  


  娘!黑丫头痛叫一声,还想用谎话唤醒老娘,儿子没想不要您呀!骗您我是丫头!


  


  咔嚓——一个巨雷在黑丫头头顶炸响,他便被烧成了黑炭。


  


  这之后,横山上出现了一种黑色大鸟,整天哀叫:骗你我是丫头!当地人便管它叫黑丫头。滦州人以诚信为荣,后来一旦有人撒谎,人们便管他叫黑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