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除奸记



  一位身着紫衫的姑娘走进泉泠泠茶馆,拣一处空位子坐下,堂倌热情地过来给她斟了一杯茶,放下茶壶,连同一个茶盘。姑娘将茶碗对壶嘴放着,并不急着饮,若有所思。


  


  这时一个生着纺锤脸的年轻后生坐到她对面,将一个茶碗与姑娘的茶碗并排放在一起,冲她嘻笑着。姑娘瞪了纺锤脸一眼,赶忙将自己的茶碗放到茶盘里。纺锤脸并不在乎姑娘的态度,立即又将茶碗挨姑娘的放在一起,然后做了一个请饮的手势。


  


  姑娘微微点头,又摆上两个茶碗,斟上茶,与那两个茶碗摆成一条线横放,然后将壶嘴对着四个茶碗。姑娘将手放在桌上,左手食指似是不经意地指向最左边的茶杯。纺锤脸注意到这一点,拿起这杯茶,一饮而尽。姑娘感激地笑笑。然后两人一起喝茶,凑近低语,就像两个一见钟情的男女在喁喁情话。


  


  其实这是洪门中的两位会员在接头,他们通过摆茶碗阵传递信息。姑娘最开始摆的是单鞭阵,意思是求援。纺锤脸将两个茶碗放在一起,是双龙阵,表示同是兄弟。姑娘又摆出木杨阵进行试探,以确认对方是否是洪门兄弟。纺锤脸破阵准确无误。姑娘确认了他是自家人,便又摆出四大忠贤阵,用食指指向最左边的茶碗,意即我山堂兄弟在贵地陷入危难,请求救援。纺锤脸一饮而尽,表示不用客气,愿意帮忙。


  


  通过喁喁情话,身为万茂堂红旗五爷的江流海,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就是洪门红英堂的执法老幺袁飞练时,十分钦佩。红英堂堂主关玉英统领着一支拥有4000多巾帼英雄的劲旅,坚定地履行反清复明的洪门宗旨,多次重创清军,声名远播。此次关玉英和袁飞练夜闯重庆府衙,刺杀知府大人未成,反被防卫严密的官兵察觉,关玉英为了掩护袁飞练撤退,不幸被官兵抓获。袁飞练来不及回去搬救兵,就近拜码头,请求同是洪门的本地万茂堂施以援手。


  


  红旗五爷江流海领袁飞练来万茂堂见龙头大爷尚金彪。袁飞练行礼道:小妹我来得鲁莽,礼仪不周,还请恕罪。我知道大哥有仁有义,有能有志,有此抬旗挂旆,招聚天下英雄豪杰。恕小妹开门见山,我是来求救的,还望大哥援手相助!


  


  尚堂主忙回礼道:好说,好说,不知妹子到来,未曾接驾休怪。同是洪门中人,义气相连,生死与共,妹子有难,兄弟救援是义不容辞,岂能袖手旁观?有何难处,但说无妨!


  


  这时江流海插话,将关玉英被困重庆府衙一事简短清楚地讲了出来。


  


  啊!玉英有难?……尚金彪一听是关玉英禁不住叫出声来,心疼得不得了,他爱慕关玉英已久。当即豪气万丈,慷慨表示:妹子请放心,关堂主有难,尚某一定竭尽所能救其脱离囹圄之灾!


  


  袁飞练连忙道谢,问:大哥准备何时劫狱?


  


  夜长梦多,就在今晚动手!


  


  大哥小心,小妹还要赶回去通知自家姐妹,在此拜别,晚上府衙大牢见!袁飞练说毕转身就走,江流海紧随送了出来。


  


  是夜,秋风萧瑟,月色惨淡。尚金彪带着江流海和护剑大爷悄悄接近了重庆府衙。三人窜身翻越府衙高墙,按照袁飞练指示的路线,尚金彪找到牢房,所遇狱卒,不待其出声,已令其窒息而亡。经过几间牢房,他终于看到在一间牢房里,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子蜷缩在地,只能微微动弹,看来受过严刑拷打。尚金彪一阵难过,从狱卒尸体上搜到钥匙,打开牢门扑了上去。


  


  就在尚金彪蹲身去看关玉英时,关玉英突然猛地翻转身,同时一把尖刀就扎进了尚金彪的小腹。尚金彪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指向关玉英,大惊:啊!怎么是你?


  


  袁飞练嘿嘿一笑:没想到吧?你是自作多情,自寻死路,可怨不得知府大人和我!


  


  你,你这洪门败类……尚金彪说着瞪目而亡。


  


  这时埋伏在牢房四周的官兵已与江流海和护剑大爷打作一团,江流海奋力冲向袁飞练,都被官兵拦住。他不时向袁飞练射来冷箭一样的目光,恨不能杀死她,给龙头大哥报仇。袁飞练在一旁冷冷地看着,面露轻蔑的神色。护剑大爷在恶斗中被乱刀砍死,江流海负伤侥幸逃脱。


  


  江流海带血回到万茂堂,向副堂主作了汇报,副堂主立即带人赶往红英堂,到达堂口,清一色的铿锵玫瑰,英姿飒爽,煞是养眼。他却无心欣赏,见到堂主关玉英劈面就问:你们门内出了奸细怎么没照会各山堂?


  


  关玉英惊疑地问:谁是奸细?出了什么事?


  


  副堂主在大声叫嚣中道出原委。关玉英闻听咬牙切齿道:袁飞练是我堂派出负责外联的执法老幺,没想到她竟堕落为官府的走狗。龙头大哥,我红英堂对不住尚堂主,我们姐妹一定协助你们除掉这个败类!副堂主的火气这才消了一些,然后两人一起商量除奸计划。


  


  江流海的伤养好后,副堂主将除奸大任交由他专门负责。想起袁飞练求助和行刺的一幕幕,江流海恨得浑身毫毛根都痛,除掉这个洪门败类为龙头大哥报仇成为他现在唯一的目标。


  


  为了尽早报仇雪恨,江流海三天内四次前往府衙刺杀袁飞练,有时他单独行动,有时带上两名助手一起行动,但是每次刺杀都无功而返,因为府衙戒备更加森严,根本没有入府行刺的机会。


  


  这天,他接到探子密报,不知何故,四川总督王春美撤走了保卫府衙的官兵,守城的清军也调离不少。得知这个消息,江流海血脉贲张,认为报仇的机会到了。


  


  深夜,江流海带着两位兄弟潜入重庆府衙,那些不中用的府兵,他一出手就解决了。三人搜索了一通,没有找到袁飞练,便分成三路再搜。过了一会儿,听到一声惨叫,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江流海想是两位兄弟暴露了,他循声奔去。突然,他眼前飘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袁飞练,只见她手里握着一把剑,湿淋淋地在滴血。又一个洪门兄弟死在她手里!江流海挺剑冲上去就是凌厉凶狠的死杀。


  


  袁飞练出剑还击,在厮杀中,袁飞练几次张口欲语,但都被江流海势如天风海雨般的剑气压制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渐渐袁飞练就招架不住了,江流海一招霞映千江刺出,听见有人喊住手,但迅捷无比的剑势已经不可控制,一剑刺入了袁飞练的小腹。


  


  飞练!一个人大叫着扑过来,托住袁飞练。江流海见是关玉英,一愣。


  


  好妹妹,我来迟一步!关玉英哭着,然后逼视江流海,你知道她剑上染的是谁的血吗?


  


  她杀的是我洪门兄弟!


  


  她刚才杀的是清廷的狗知府!


  


  啊?江流海摸不着头脑,那她为什么要联合知府谋害我们堂主?


  


  关玉英怒斥:你们堂主尚金彪才是洪门的败类官府的奸细!


  


  原来,关玉英率领4000女军想攻打重庆府,可是四川总督王春美派重兵坚守城关,硬攻必然损失惨重。经过谋划,她们决定先让一个人打入官府作内应。王春美作风严谨,无隙可击,便把目标转向重庆知府,知府喜好声色之娱,正四处寻找歌伎。


  


  袁飞练歌喉清亮,模样俏丽,被关玉英委以重任,乘隙进入知府家。飞练的聪明乖巧和美妙歌喉很快引起知府的注意,成为他身边最宠的歌伎。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万茂堂堂主尚金彪与总督大人有来往,了解到此人原已被总督王春美收卖,是安插在洪门中的奸细。她赶紧通过线人向关玉英汇报了此事。关玉英知道尚金彪在万茂堂洪门兄弟中威望极高声誉极好,贸然道出真相,万茂堂的兄弟不会相信,甚至会打草惊蛇,但是留着是个大祸害,必须尽早除掉。于是关玉英利用尚金彪对自己的恋慕之情,设下英雄救美的圈套。


  


  知府大人并不知道尚金彪是官府的奸细,所以当袁飞练向他献计刺杀洪门龙头大爷时,他以为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欣然同意。于是袁飞练扮作关玉英,趁尚金彪劫狱救人时将之刺死。知府大人立了大功,赶紧向四川总督报喜,王春美听说他杀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培植的心腹时,大为恼火,一怒之下,撤走守护府衙的官兵,守卫重庆府关口的官兵也调走不少。他是想出知府的洋相,看他怎么对付洪门。这样一来,关玉英便得着机会率4000女军攻入重庆府,袁飞练里应外合,杀掉知府,迎接女军,关玉英一举占领府衙。


  


  江流海闻听唏嘘不已,问:飞练是来卧底的,那你怎么不知会我们一声?却还要协助我们追杀飞练?


  


  关玉英十分无奈,反问:如果不这样做,狗知府会那样信任她吗?甚至警觉极高的总督王春美会不怀疑她吗?


  


  江流海叹息:可是这样对飞练太不公平了,她忍辱负重付出的牺牲太大了!天啦,我却不肯听她说一句话,直到将她杀死,我是洪门的千古罪人啊!我这就向飞练屈死的亡魂谢罪!说着他横剑在手就要抹脖子。


  


  关玉英急忙伸手拦住:这不能怪你,只怪我晚来一步。相信飞练九泉之下也会原谅你的,你不必太自责,她这样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洪门兄弟姐妹牺牲吗?你自杀了,有违她的心愿啊!


  


  可是我无法原谅自己,飞练,我该拿什么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江流海仰天发问,突然他猛地弹开身,剑交左手,一剑劈下自己杀飞练的右臂,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将右臂高高举到死去的袁飞练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