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的宝石



  扎尔奇家几代都是登山运动员,但他的父亲老扎尔奇却因摔断了腿而结束了登山生涯。扎尔奇长大了,他也成了一名出色的登山运动员。


  


  这天,扎尔奇刚登完一座山回来,父亲就问他敢不敢去攀登普莫里峰?扎尔奇早就听说过普莫里峰,它位于中、尼边境,山上长年积雪,冰川密布,是许多登山队员向往的地方。父亲拿出一张绘在羊皮上的登山线路图,给他讲了一个家族的秘密。


  


  父亲说,他们家族曾经地位显赫,祖先收藏了无数的奇珍异宝,把它们藏在普莫里峰的一个岩洞里。现在父亲要扎尔奇按照地图找到那个岩洞,把宝贝带回来,扎尔奇听了一下子就热血沸腾了。


  


  几天后,扎尔奇只身来到普莫里山脚下。向上望去,高高的普莫里峰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奇异的光辉,那是斜斜的冰面和陡峭的冰壁反射的光芒。扎尔奇深吸一口气:只要一不小心,从冰面上滑下来,就会摔落万丈深渊。


  


  他依照地图,向山上登去。一天后,他已经登到山上最险峻的地方,这时他看到前面一个红点滚落下来,扎尔奇马上意识到那是一个人。他迅速抛出手中的绳子,大声喊道:快抓住!可是他连抛几次,都没有成功,扎尔奇向前快跑几步,把手中的包裹和几块碎石堆积起来,那人的身体被这些阻碍物减轻了下滑的速度,扎尔奇乘机抱住他,两个人滚了几米才停了下来。扎尔奇这才看清,落下来的竟然是个年轻的姑娘。


  


  幸好穿着厚厚的登山服,姑娘没有受伤,她自我介绍说她叫卡丽,是一名生物学研究者,这次到山上是来进行生物研究的。卡丽兴奋的要和扎尔奇同行,扎尔奇不好拒绝,但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摆脱她。


  


  傍晚时他们来到一个分岔的山崖口,扎尔奇提议就在这里露营,等到卡丽睡着了,扎尔奇悄悄收拾东西,绕过山崖,攀上了另一条路。他手脚并用爬了半夜,确定卡丽再也不会追来了,才重新落下帐篷。等到扎尔奇醒来时,卡丽正坐在他身边。扎尔奇愣住了,因为按常理她应该走另一条路的,除非她也有地图,扎尔奇下意识地在怀里摸了摸地图,它还在。卡丽冲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并没有追问他为什么抛下她,扎尔奇不好再说什么,吃完东西,他们又结伴向前攀登。


  


  一路上扎尔奇都在想方设法摆脱卡丽,可她却像个尾巴似的甩不掉,眼看着离地图上藏宝的地方越来越近了,扎尔奇焦急起来,他终于狠下心,乘卡丽不注意时一掌击昏了她。扎尔奇把她托进睡袋,拉好链子,这样不至于把她冻死,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会在一天后醒来,而那时他已经取回宝贝了。


  


  扎尔奇又艰难地攀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地图上标明的那面石壁,啊,这就是那扇藏宝贝的大门了,按地图上说的,石壁后面应该有个石洞。扎尔奇用锤子和登山棍在冰壁上凿出几个洞,把一些炸药塞进洞里,随着炸药的引爆,石壁被炸出一个大洞,刚好够一个人钻进去。扎尔奇点燃一束火把,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天然石洞,洞很狭窄,仅够一个人通过,走了一会儿,洞渐渐宽了,扎尔奇眼前一亮,黑暗中,他看到洞壁上挂满了闪闪发光的宝石和彩钻,它们发出红的、绿的、蓝的光芒,这些光芒耀花了他的眼,扎尔奇突然觉得来到了一个霓虹世界。扎尔奇一阵大喜,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每一个都是世间罕见的珍奇异宝,扎尔奇拿出一个口袋,他捡着最大最亮的往袋子里装,袋子装满了,连衣服口袋也装了两颗,扎尔奇这才恋恋不舍地往外走。


  


  扎尔奇背着口袋出了洞,猛然看到卡丽站在不远处,看来是自己下手轻了,她提早醒过来了。扎尔奇,快放下袋子!卡丽声嘶力竭地冲他喊到。扎尔奇冷笑了,她果然是来跟他抢宝贝的。扎尔奇,我知道你袋子里装的什么,快把袋子丢掉。卡丽的声音颤抖着,她的脸上现出恐怖的神情。


  


  扎尔奇并不理会她,自顾走去。突然,他听到卡丽发出一声尖叫,与此同时,卡丽已经跑到他身边,抢过袋子,向远处抛去。扎尔奇还没来得及发怒,就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看到那袋子开始在雪地上舞动,并发出一种怪异恐怖的声音。猛地,袋子被无数力量撕开了,从里面飞出一个个明晃晃的球体,它们飞舞着,所碰之处,连坚冰都融化了。


  


  扎尔奇吓傻了,他不明白奇珍异宝怎么会在顷刻间飞了起来。扎尔奇,快趴下!卡丽把他按在地上。突然,扎尔奇觉得身上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他猛然想起,衣服口袋里还装着两颗宝石呢,扎尔奇想掏出来扔掉,可是已经晚了,他的身体着了火,火烧着了他的登山服,他感到一阵巨痛,在雪地上打起滚来。


  


  扎尔奇发出尖利的惨叫声,他清楚地看到那两个宝石吸附在他身上,在撕咬他的肉,还发出贪婪的嘶嘶声。扎尔奇绝望地闭上眼睛,他只求快点结束生命,好终止这痛苦。这时,卡丽勇敢地从他身上抠下那两颗宝石,将它们狠狠地掼在地上。


  


  更加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刚才四散的宝石突然向他们俯冲过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卡丽已经脱下红色的登山服,她挥舞着它,并迅速向一边跑去。那些宝石调转方向,向着卡丽追去,它们落在她红色的衣服上,衣服着了火,卡丽的全身也被火光笼罩了。


  


  扎尔奇此时已借助雪的力量,压灭了身上的火,迷虫剂!卡丽急呼道。扎尔奇想起来了,卡丽的背包里有这些东西,他快速拿出它,不顾一切地向着宝石们喷去,几分钟后,那些宝石纷纷落到地上,渐渐地失去了光泽。扎尔奇扑向卡丽,等到火光熄灭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卡丽艰难地说:我已经发了呼救信号,飞机一会儿就来救我们了。她刚说完就昏了过去。


  


  一小时后,一架小型飞机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当扎尔奇清醒时,已经是几天之后了,他正躺在医院里。扎尔奇犹如做了一场噩梦,卡丽!他失声叫道。扎尔奇,你镇定些,那个和你一起的女孩已经死了。是父亲的声音。


  


  爸爸,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那是祖传的珍宝吗,怎么会变成着火的飞虫?孩子,对不起,是我隐瞒了真相。老扎尔奇愧疚地讲述起来:


  


  老扎尔奇曾经有一个好朋友安德烈,他们俩经常一起登山,在那次普莫里峰探险的时候,他们无意间发现了石壁后的宝贝,老扎尔奇欣喜若狂,坚持要带走这些宝贝,可安德烈却凭他生物学家的经验,认为这也许是某种沉睡千年的危险生物,千万不能碰。两个人发生了争执,最后竟动起手来,不小心中踩动了一块浮冰,他们双双跌落下去,结果是老扎尔奇被摔断了双腿,安德烈断了一条胳臂。所幸两天后一架飞机从这里经过,他们得救了,但从此两个好朋友却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这么多年,老扎尔奇始终坚信那是一笔财产,为了让儿子相信他的话,他故意说那是祖先留下来的。


  


  老扎尔奇刚讲完,一个护士推门进来,她拿着一封信说:刚才有位独臂老先生给您留下这封信,他说他不愿意再见到您。老扎尔奇疑惑地展开信纸:


  


  老友:(请让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相信你能明白一个父亲失去女儿的痛苦心情,我恨你!)当年我阻止你带走那些宝贝,让我们双双付出了身体残疾的代价,谁知你贪心不死,又让儿子去取。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潜心研究稀有生物,那些所谓的宝石实际上是一种深藏在雪山山洞里的昆虫,史料称它们为冰山火虫。它们长年蛰伏在黑暗的山洞里,靠身体发出耀眼的亮光来捕捉空气中的微生物,也因此而被人误认为是宝石。一旦它们离开黑暗,就会在强光下苏醒,那时会散发出巨大的热量。我的女儿卡丽继承了我的事业,此次她带着我给她的地图去采集冰山火虫标本,没想到她为了救你的儿子失去自己的生命。这一切该为你敲响警钟了,贪婪的后果只能是血的代价!安德烈!


  


  两行混浊的泪水从老扎尔奇眼里滚落下来,爸爸,是谁写的信?扎尔奇问。安德烈,我对不起你啊……老扎尔奇嘴角痛苦地抽搐着,信纸落到地上。扎尔奇捡起来,卡丽,原来卡丽就是安德烈的女儿!他用复杂的目光望着父亲,一句话也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