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崩盘,处长与亲生女共赴黄泉



2013年10月6日,沈阳市某花园小区内发生了一起血案,警方的勘验结论是:身为市直某机关处长的郑建斌先掐死了女儿,而后打开了煤气


一个仕途看好的人为何如此疯狂?笔者采访了相关单位与知情人后,还原了一个男人苦苦挣扎的悲情故事


单身父亲的爱 现年49岁的郑建斌,1987年转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市某机关,一年后与丁美虹结婚,并有了女儿郑晓敏


1998年夏天,丁美虹辞职开了一家化妆品小店


这时郑建斌业大(成人教育的一种形式,需参加成人高考)毕业被调到机关办公室,平日很忙碌


丁美虹既要忙生意,又要照顾孩子,夫妻俩经常为此吵架


在经历了无数次口角后,郑建斌对婚姻很绝望,夫妻俩于2001年协议离婚


为了方便孩子读书,丁美虹把房子让给了郑建斌,这一年女儿12岁


离婚后,郑建斌为了补偿女儿,将父爱演绎得无以复加,郑晓敏在父亲的娇宠下有些跋扈


这期间,郑建斌多次被评为市直优秀公务员,并于2005年被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


按说,郑建斌不难再成个家,好心的同事和朋友也不遗余力地张罗,但女儿每每从中作梗,前妻也会寻找各种借口刁难


思量再三,郑建斌放弃了再婚的念头,他想等女儿长大后再考虑自己的事


长不大的跋扈女儿 2008年夏,郑晓敏考入辽宁科技大学电器自动化专业


女儿一走,郑建斌突然有了莫名的孤独,他意识到该成个家了


恰在这时,吴雨萍走进了他的生活


2008年冬天,郑建斌下班途中因下雪路滑摔伤,在市中心医院急诊室,骨科医生吴雨萍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


二人一见倾心,从此郑建斌开始频频约会吴雨萍


2009年五一前夕,二人决定结婚


郑建斌想先斩后奏,他相信已经读大学的女儿能理解


但就在婚礼进行时,前妻和女儿突然出现了,郑晓敏走到吴雨萍跟前说:“大姐,这个男人跟你般配吗?你是不是缺少父爱啊?”突如其来的羞辱令吴雨萍无地自容,冲到角落里失声痛哭


郑建斌气愤地质问前妻,丁美虹冷冷地说:“你别乱咬,我可没说一句话


我来只是告诉你,我要按协议收回房子,因为女儿要跟我一起生活!”丁美虹说完就拉着女儿离开了


婚礼最终在众人的劝慰下继续进行,但新婚之夜没有喜悦,有的只是郑建斌的长吁短叹和妻子无休止的眼泪


郑建斌搬出了原来的房子,住到了吴雨萍父母以前给女儿准备的小房子里


但郑建斌终究放不下女儿,数次跟她做推心置腹的长谈,甚至拉着她一块旅游,但没有任何效果


让吴雨萍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远在另一个城市的郑晓敏,一个电话就能让忙碌的丈夫放下一切赶过去,也许仅仅是买双鞋;还有他的前妻,总有那么多关于女儿的事要找他商量


对妻子的不满,郑建斌无奈地表示:“她很小就面对父母离异,我不能让她感到亲情的缺失


”吴雨萍知道,自己要过正常的生活,除非等到郑晓敏毕业甚至嫁人以后,当然她愿意等


但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2012年4月中旬的一天,郑建斌突然接到丁美虹的电话,要他马上请假一起赶往鞍山,因为女儿出事了


原来,大四新学期开始,学生便联系单位实习并频繁参加招聘会,郑晓敏被一家通讯公司看中并前去实习,但实际工作远比她想象的艰难


不到一个月,公司就下了逐客令,辅导员主动找郑晓敏交换了意见,并很快给她介绍了另一家电子企业,但仅仅过了半个月,该企业便发来询问公函,要求查询实习生郑晓敏的去向


这时学校才惊讶地发现,工作不到两周郑晓敏又放弃了,其实她哪里也没去,就整天待在学校宿舍里上网


郑晓敏博客的内容,令郑建斌不寒而栗:“我是不是被这个社会遗弃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需要我?学校、公司,还有那个可恶的女人……” 医院的诊断让郑建斌几乎瘫倒在地:典型的抑郁症


校方希望郑晓敏回家养病,丁美虹要忙生意,女儿只有跟郑建斌一起生活


看到女儿像受惊小鹿一般幽怨的目光,父亲的心在流血


无休止的家庭战火 安静的二人世界,因为郑晓敏的到来变得微妙而紧张


9月16日是郑晓敏的生日,郑建斌给女儿买了一件衣服,但称是吴阿姨给买的


郑晓敏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原本有些担心的郑建斌舒了口气


晚上吃饭时,郑晓敏拿出衣服,当着吴雨萍的面从中间撕开:“我不会穿你买的衣服,也不会认你这个妈!”明白过来后,吴雨萍吼道:“你不穿我买的衣服?有本事别住我的房啊!” 女儿冲出房门时,郑建斌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后追出去,并好言劝慰将女儿送到前妻那里


与焦头烂额的家庭生活相比,郑健斌在工作上倒是一帆风顺,他因为工作出色出任了政策法规处处长


这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安宁的家,但这个家却永远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天,吴雨萍下班回家做饭,因时间太紧有些手忙脚乱,便让郑晓敏帮忙择一下菜


百无聊赖的郑晓敏躺在沙发上,竟顺手把电视遥控器掷来,正中正在淘米的吴雨萍


吴雨萍忍无可忍,愤怒地指责这个喜怒无常的孩子,没想到郑晓敏突然在她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郑建斌赶回家时,女儿已经疯癫,惊魂未定的吴雨萍则浑身颤抖


他迅速把女儿送进医院,经诊断属于间歇性精神分裂,随后入市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第二天丁美虹赶到医院时,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你们两个狠心的男女!说,你们怎么生生地逼疯了我女儿?”丁美虹越说越激动,后来干脆冲上去抓吴雨萍


郑建斌阻止了前妻的疯狂行为,可他无法阻止吴雨萍越来越绝望的痛哭


5月初的一天,郑建斌对妻子说:“雨萍,咱们离婚吧!”结婚时间虽短,但吴雨萍知道这是个可以依赖的好男人,她的泪水一下涌出来:“离婚?难道你不知道,她这样做不就是希望你离开我吗?”郑建斌长叹一声:“这样对你不公平啊!” 当晚夫妻无话,第二天一早,吴雨萍告诉郑建斌,离婚可以,但必须在经济上补偿她


吴雨萍知道郑建斌没钱,她想以此让丈夫放弃离婚的念头


博彩后的“博命” 据彩票站的老板回忆,郑建斌从2009年开始买彩票,开始是买着玩,但从2012年秋天开始胃口越来越大


郑建斌的亲友分析,他明白要想安宁地生活,除非满足妻子经济上的要求或者给女儿找一个安身之处,这些都需要钱,于是彩票成了他想到的唯一可以迅速发财的路子


然而,他那有限的工资无异于杯水车薪,于是他开始四处借钱


郑晓敏经过三次入院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又跟父亲回到了那个家


吴雨萍没有再坚持什么,她知道任何对女儿的不友好,都可能导致丈夫离开她


直到有一天一位要好的朋友要她还钱,她才知道丈夫在四处借钱,便问丈夫


郑建斌平静地告诉她,单位集资建房,他很快就会用住房公积金还上


郑建斌没想到,妻子会去单位核实,更没想到领导会找他谈话


因为吴雨萍前脚刚走,财务审计时就发现了一笔近30万的下拨经费被郑建斌挪用


随后还发现,仅在本单位同事中,手持郑建斌借条的金额就高达90万元


就在郑建斌备受煎熬时,家里战事又起


吴雨萍发现丈夫债台高筑后,认定这一切都因为郑晓敏,于是将郑晓敏带到了丁美虹那里


两个积怨已久的女人立刻动了手,而郑晓敏则在旁边不停地号叫


郑建斌赶到时,厮打还没结束,郑建斌一句话都没说,拉起女儿就默默地离开了


人们已经无法知晓,在最后的时刻里郑建斌的真实想法


也许,他觉得无脸面对借钱给他的亲朋好友;也许挪用的公款他无法补上,更无力面对巨额的债务


而对付出了全部心血又重病在身的女儿,他的心情应该更复杂


悲剧的最后一幕应该是:回到家后,郑建斌趁女儿不备从后面掐住了她的脖子,女儿挣扎一番后不动了,他随后到厨房打开了煤气开关…… 心理点评 这是一个诸多不幸叠加在一起的悲剧,而始作俑者,应该是郑处长和他的前妻


夫妻不和而离婚很正常,如果双方都能理性对待,好好处理,尽管也许对孩子有些影响,但不会变成悲剧


看起来他们的女儿很难缠,不懂事,其实造就女儿的是她的父母


这是一个人际边界混乱的家庭


离婚后郑处长的前妻并没有从心理上接受这个事实


最不该的是她依然向女儿灌输对前夫的仇恨,甚至把女儿作为自己报复前夫的工具,不仅带女儿大闹前夫的婚礼,还让女儿像钉子一样驻守在前夫家,代替自己向前夫“讨债”


而郑处长错误地认为,只要有了钱,就能为自己解困,为此不惜到处举债甚至贪污公款


离婚后他对女儿只有骄纵,试图以此补偿女儿因父母离婚受到的伤害,却缺少父女间应有的情感交流


这养成了女儿自我中心的个性,造成了她的人际困境


夫妻间的问题,应该在夫妻之间解决,如果闹矛盾,就把孩子硬拉进来,让孩子站到自己这边,把孩子作为武器,孩子不仅承担不起这种责任,还会在承受父母离婚之痛后,心灵受到更深的伤害


从内心深处讲,每一个孩子都既需要认同自己的父亲,也需要认同自己的母亲


如果不能做到,被压抑或违心地顺从某一方,孩子对自己的自我认同也会遇到障碍


虽然表面看起来女儿认同了母亲,一直在为难父亲,但她的内心非常痛苦,激烈的内心冲突最终导致了精神崩溃


最后说一点,人在情绪激动时,不应该做决定,尤其是重要的决定


比如离婚;比如像赌博那样买彩票;比如想搞掉任何人的生命……因为此时,人的智商基本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