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缸里的女人



(一) 夏微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浴缸,灌上热水,全身全心满满的都是温暖的味道


只可惜,她的出租屋太小


夏微的血液里应该有着纯正的小强基因,打不死,挫不败


此后,居然让慕云帮她搬回来一个最大号的白色收纳箱


慕云将收纳箱放进卫生间后便不客气地到冰箱拿啤酒去了


夏微自顾自地忙活起来,洗净,灌水,再倒入牛奶,两袋浴盐,撒几把玫瑰花瓣,简易却高调的玫瑰浴华丽诞生了


慕云喝完啤酒进来便看见夏微早已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浸泡其中,只露出微微泛红的脸和雪白纤小的脚,如此香艳的一幕美女入浴图让站在门口的他狠狠地吞了吞口水


“妈的,你这女人真不把我当男人了


”慕云口头逞能了两句后落荒而逃


身后,是夏微没心没肺的笑


手机有短信提示音传来,夏微以为依旧是慕云每晚千篇一律的四个字:夏微,晚安!谁知今晚慕云的短信让她大吃一惊:浴缸里的猫,晚安! 猫,自己什么时候成猫了? 夏微闷闷地想,不就是刚毕业那年曾被一个男人追得七窍生烟,她万分委屈,躲在慕云怀里抽泣


慕云当时搂着她一动也不敢动,嘴里轻轻说了一句,别哭了,我的小猫


慕云是夏微的同学


为了帮她解决麻烦,他豪迈地一刀将那男人砍成了跛子


砍完以后,他像一夜之间大开杀戒似的到处打打杀杀,新仇旧恨一大堆,最后迫于无奈跑到夏微这里来避难


因为没有别的本事,在夏微的推荐下,他便到了夜总会做上保安兼打手的差事


其实这工作正是慕云打好的如意算盘,慕云喜欢夏微,而夏微只当他是自己的哥们


他知道夏微的性子,叛逆而倔强,穷追滥打只会让她反感,倒不如以退为进,步步为营


慕云得意地想,守在她身边,迟早她会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


夏微的工作是夜总会的包房公主,每天上班的任务便是穿着极为暴露极为性感的免女郎服饰穿梭在各个角落为客人端茶倒酒,但不包含色情


至于私下勾搭另赚外快又是另一回事


这份工作在外人看来淫荡又低贱,不堪入目


夏微却撩了撩头上那双长长的兔耳朵不以为然,清者自清,自己靠双手吃饭,怎么就丢人了? (二) 夏微拎着鼓胀胀的包出门时,电梯里进来一个人,深灰色正装,黑色皮鞋


夏微有些吃惊,这不是昨晚才见过的赵一凡吗? 昨晚提前下班,楼上的装修还在继续,可能是赶工,每晚都得吵到11点


她从窗口往上看,上两层灯火通明,工人吆喝的声音不时传来,那架势仿佛想把大厦拆掉重建


夏微在屋里转来转去


最后,她决定上去看看


在新装修的房子里她满肚的怨气发泄在了同样是去查看情况的赵一凡身上,两人闹着天大的误会,都以为双方是房屋的主人


当装修工人将误会解开时,两人一交谈,才知道彼此的房子只隔了一个单元楼


赵一凡愣了两秒后,他递出自己的名片不停地向夏微道歉


其实是夏微有错在先,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他虔诚的模样弄得面红耳赤


更惊讶的是夏微回家后不久,赵一凡居然送来一束娇艳的粉百合,里面还夹着一张道歉卡


夏微捧着那束百合眼眸笑得弯了起来,他应该是个温雅而风趣的男子


“夏小姐,出门逛街?”赵一凡轻咳了两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啊,嗯


买点东西


”夏微耳根有些发烫,她的手紧张地护着怀里的包,那里面装着她上班要换上的兔女郎衣饰


不知为何,她隐瞒了自己要去夜总会的事实


夏微在电梯门打开后慌忙逃离


隔天上午,有人敲门


“夏小姐,在吗?” 是赵一凡的声音


夏微赶忙对着镜子胡乱整理了一下头发,开门后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


“呃,那个,那个,”她指着自己的睡衣解释,“刚准备要洗澡的


”话说完,夏微就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当着陌生男人穿睡衣就已经很暧昧了,居然还提到洗澡,那不是嘴贱么? 夏微正在懊恼之际,一杯精心装点过的巧克力慕斯出现在她的面前


“真不好意思,打扰了


”赵一凡将慕斯递给她继续说, “昨天被装修闹腾得很晚,想着你肯定还未吃早餐


” “啊!谢谢,请进,请进吧


”夏微语无伦次,“喝什么?” “奶茶吧


” “奶茶?”夏微吐了吐舌头,一个男人居然喝奶茶,不过,这点倒是和她很相同,不像慕云整天就是各种酒


两人开始在客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夏微小心地吃着手里的慕斯,赵一凡则慢吞吞地喝着奶茶,深蓝色的西服衬得他的模样更是俊雅


夏微看过赵一凡的名片,他是作家,已经出版了十多部作品


当然,隔行如隔山,那些书籍的名字她一个也不清楚


当谈到他的作品时,赵一凡说想要送几本给夏微指点指点


顺理成章的,夏微跟着赵一凡去了他的公寓


赵一凡的公寓面积明显比夏微的大很多,当看到他的卫生间里那泛着象牙光泽的白色浴缸时,夏微呆住了,那款正是她梦寐以求的浴缸


她不由自主地走上前轻轻抚摸,细腻的手感胜过自家硌人的收纳箱无数倍


“夏微,喝什么?”不知何时赵一凡开始直呼她的名字


“哦,奶茶


” “我们居然有相同的爱好啊


”赵一凡笑得有些明艳


“还有相同的呢,看见你的浴缸了么?那可也是我爱上的那款


只不过我家卫生间太小,放不下


”夏微的语气明显带着遗憾


“若你喜欢,以后就到我这里来泡澡好了


” “嗯,好啊


” 后面的对白实在是太过于赤裸


夏微发现时,周遭的空气已经迅速升温,面前的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味道,也不知是谁先抱住了谁,随之而来的便是昏天黑地的吻


这个儒雅又透着狡黠的男人对于夏微来说,太特别,他是她纷乱的世界里从未有过的最纯情的悸动


(三) 第一次去赵一凡家洗澡时,浴缸被赵一凡擦得锃亮,夏微略微紧张地站在浴室门口看着穿着白衬衫的赵一凡挽着袖子在浴缸里放上满满的一缸水,再倒上牛奶,浴盐,撒上玫瑰花瓣,最后还滴上一些玫瑰精油


雾气升腾中,夏微的眼圈有些红,这还是第一次有男子如此认真地待她,像被宠到骨子里的感觉


赵一凡的小说她已全部熬夜看完,里面都是少男少女最纯真的爱情,什么天荒地老,什么抵死缠绵


她坚定地认为,只要他愿意,她一定给得起


夏微将自己的眼睛狠狠地闭了闭,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深呼一口气后,她当着赵一凡的面飞快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从裙子到胸罩再到内裤,当她雪白的胴体浸入浴缸时,温暖的触感让她不自觉地轻吟出声


猎艳的目光在赵一凡的脸上快速闪过,当他看见夏微用泛着迷离的眼眸看他时,他动了动喉结,一步步朝浴缸走去


唇,轻柔地覆了下来,从额头到鼻尖,再到下巴


夏微伸出手臂缠上了赵一凡的脖子,这一举动终于将赵一凡憋在心口的那把火点燃,他将夏微从浴缸里抱了出来,夏微的手轻轻地解开他的衬衣纽扣,赵一凡将她压在了床上,全身血液不停地叫嚣,他含糊不清地问:“微微,我可以吗?我可以吗?”夏微温柔地眨了眨眼睛,直到身体内传来一阵剧痛时,她的眉眼处依旧泛着蜜色


之后两人开始同居,每晚,夏微便躺在赵一凡为她精心准备的浴缸里,她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舒展


赵一凡对夏微好得无以复加,用他的话说,这个年代他还能碰到她这般纯情的女子是他一世修来的福气,他将印着夏微处子血的床单保存着,他说要生生世世地珍惜


这话还没说到半个月,赵一凡对夏微的态度开始180度的逆转


之前因为赵一凡并不知道夏微的工作,当他得知真相后,温文尔雅的他暴跳如雷,一个浓妆艳抹的免女郎,还奢望她从身到心的纯洁? 在他愤怒与厌恶的眼神看来,夏微像是玷污了他清白的强奸犯


“这世上什么都能作假,你那处女膜想必也是修补后骗我的吧?”赵一凡喋喋不休地控诉着,手里拿着剪刀将染血的床单剪得粉碎


夏微愕然,并没解释,面前这个头发蓬乱、眼球充血的男人还是最初那个送花给她的清秀男子吗? 爱情,也不过是俗世里善意的谎言


(四) 慕云在知道夏微的事情是半个月后了,这个倒霉的男人那段时间正好被老板派去别的城市公干


等他急匆匆赶回来时,他精心守护的天使成了别人厌弃的肮脏女人


几天后,夏微接到慕云的电话,他说他要离开了,并且连续说了很多很多的对不起,就像第一次碰见赵一凡时他说得那般的虔诚


最后,慕云顿了顿说:夏微,你知道吗?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那通电话后,夏微的手机再也没有他的任何短信提示


这个她认识了十年的男人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并且还装出一副情深似海的模样


对于两个男人的行为,夏微不哭不闹,她的世界干脆利落,从没有纠缠不休


可她到底还是受伤了,她将自己整日整夜地蜷缩在空荡荡的收纳箱里,像一只被遗弃的猫


一个月后,在夏微将自己的心情收拾得差不多时,她却意外地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曾将本市一名知名作家殴打致残的犯罪嫌疑人已投案自首,不日将开庭审理


新闻插图上,犯罪嫌疑人熟悉的身影让夏微的心瞬间支离破碎


夏微在不久后搬进了一栋豪华别墅,别墅的主人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律师


律师迫不及待地将夏微抱上床后一边撕啃一边承诺,这场官司他一定让犯罪嫌疑人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夏微生硬地搂着他肥硕的腰,眼睛却看向敞开的浴室,那里摆放着一个很大很大的浴缸,浴缸里满是猫砂,上面有一只波斯猫正慵懒地半闭着眼睛睡觉


那天夏微将猫从宠物市场带回来时,她一直在想,浴缸里的猫该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