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女尸奇案



雨夜车祸引出离奇大案


福建南平市人冯金土先是撞人逃逸,跑了4.3公里惊慌失措之时车子翻入水沟,最终投案自首


就在警方前往翻车现场时,发现惊人一幕:在距离翻车现场两米开外的地方,竟躺着一具年轻的裸体女尸


裸体女尸是谁?与冯金土逃逸有否关联?冯金土称:裸体女尸他真不知道是谁?他当时只是撞了人,身边根本没出现过裸体女尸?况且,他再傻也不会让裸体女尸出现在自己车边然后再来报警? 那么,冯金土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如果是真话,他翻入沟底的车子边上的这具裸体女尸又能作何解释?案情一度陷入僵局? 2013年5月底,案情在历经八个多月艰难的反复侦查与深度调查后,终于还原真相:三名涉嫌多项罪名的犯罪分子被一一判决


那么,这起发生在八个多月前“车祸”真相如何?警方又是如何将离奇谜案真相大白的呢? 雨夜蹊跷车祸 裸体女尸惊现 2012年9月16日早晨七点


福建南平市交警支队值班室的门被一个惊慌失措的男子猛烈地敲击着,男子说他叫冯金土,前天晚上,他开车撞了人,然后驾车逃跑,结果开了几公里后,车子翻入一个水沟底,还起了火……犹豫中,他投案自首,希望得到警方宽大处理


冯金土当年25岁,干的是个体运输活


接到报案后,值班警察立即带着冯金土来到翻车现场查看


果然,现场一辆微型小货车翻倒在两米多深的水沟底,车子燃烧过,火已熄灭


随后,警方发现惊人一幕:在距离翻车不远的地方,大约两米开外,竟躺着一具裸体年轻女尸!冯金土看到这幕,当即吓瘫在地,嘴里念念有词:“这个和我没关系啊!警察同志,我不知道还有裸体女尸的事,她是谁啊?” 冯金土立即被带回交警大队


交警大队又迅速向领导汇报,并很快通知刑侦大队警员前来现场


女尸也随即被运抵警局进行尸检


面如土色的冯金土一再表示,他真不知道这具裸体女尸是谁?是如何出现在他车旁的?他只承认自己喝了酒,撞了人,然后逃逸,翻车后投案报警


对于冯金土的话,警方不是不相信,但需要事实说话


现场第一目击者是一位名叫黄芬芬的女孩,他是事发现场旁的一家美发店员工


小黄说,当天晚上,也就是2012年9月15日晚,天下暴雨,店里没什么生意


大约在晚上9点11分左右,她听到门口马路上传来巨大撞击声,远远看到有车子撞了人,很快那辆撞人的小四轮货车跑了,司机没下车


车开走后,小黄想起报警,并打着手电筒和伞出门去看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撞车的地方,血迹好像已被大雨冲刷掉了,路边有一只红色的女式皮鞋,被撞的人却不见了


当时,我们店里的姐妹们都喊叫起来:‘见鬼了,快跑啊!’所以,我们就都迅速跑开了,因为当时没见到肇事车司机下车,难道被撞的人伤不重,自己走了,还是?想想这么巨大的撞击声发出来,人肯定不被撞死也撞残了,她如何又没了?” 黄芬芬报警后,交警现场勘查,证实现场只有一只红色女皮鞋,无其他物证遗留


再回头审冯金土,冯说,他的确撞了人,但现场的人到哪里去了,是死是活真不清楚,现场出现的裸体女尸更是与他没关系


他再傻也不会傻到撞了人再杀人,脱光死者衣服,然后去警局投案


既然投案,没必要否认与他相干的事


“你撞的人是什么样的?” “不清楚,一心只顾逃走,大雨中,停下几秒钟,后就跑路,没注意


” “车子翻入沟里时,边上没发现人?” “没有,直到我爬出车,也没发现边上有人,想想自己反正是跑不掉的,就来投案


” 警方分析后认为,如果裸体女尸体与冯有关,冯为何不把女尸藏得远一些,隐蔽一些,何必要把女尸留在车旁让警察看到,按一般的推理这是说不过去的


警方陷入谜雾之中 如果不把裸体女尸的情况弄清楚,冯的嫌疑依然存在


得把冯当时撞倒的人要找到,这两人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目前先弄清楚裸体女尸更重要,查明身份,找出相关缘由


”刑侦大队陈大队长在数次案情分析会上反复强调


数百张“寻人启事”张贴在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五天后,一个名叫秋胜顺的中年男子找到刑侦大队,他说这个告示上的女孩像自己失踪五天的女儿,名叫秋瑛梅


秋胜顺说,女儿今年21岁,在南平市郊一家饭店打工多年


秋胜顺还说,事发当日的9月15日是个星期六,很少回来的女儿回到家,家里都很高兴,刚好女儿的小姨和姨夫也在,几个人就聚在一起喝酒,喝到一半时,大约晚上八点左右,女儿接了个电话


听那电话内容,好像是对方要女儿去接一下,这人也要来他们家喝酒


当时以为女儿没接到人就回饭店去了,电话也不通,后来也就没太在意


现在已整整五天过去,看到公安局告示,找来了


停尸间里的辨认,秋胜顺夫妇当场昏死过去! “我怀疑那个女儿去接的人有问题?”其实,即使秋胜顺不提醒,警方已在对死者生前最后的神秘男子展开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9月16日冯金土投案后,警方在勘查第二现场时,还发现裸体女尸旁有一部手机,死者秋瑛梅的


事后还证实,在第一现场发现的唯一物证——红色女式皮鞋也是秋瑛梅的


那么,秋瑛梅身上的衣服呢?是什么样情况下让秋瑛梅在被撞后,身上的衣服随后又全部没了?被撞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警方锁定的另一名嫌疑人就是与秋瑛梅最后通话的人,名叫贾余,男性,23岁


黄芬芬说,当时还没发生车祸,她就看到秋瑛梅边走边打电话,情绪很激动的样子,不过具体说是什么不知道


会不会是贾见甩不掉秋瑛梅,便在此前雇佣了犯罪嫌疑人冯金土,然后与冯合谋在雨夜里把秋瑛梅约到来舟大街亭子见面,冯驾车制造车祸将秋撞死,贾脱离干系


对贾余的调查很快有结论


贾余的确是秋瑛梅死亡前最后一个与其通话的人,但纵然具备作案动机,却无作案时间


当晚,他和秋瑛梅通了电话后,一直找不到那个大街上的亭子


秋瑛梅拨过去,两人在电话里争吵,都是为了找不到地的事在吵,没其他事


贾余说:“我和秋瑛梅也就一般同事关系,我没必要为了一个找不到她家地的理由,去杀了她,再说,我想杀她,还找不着地呢?” 警方对贾所说的话一一进行证实,贾说得没错,没作案时间,车祸发生时,有人证明贾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并且贾和冯金土根本不认识,案发前后贾也从没有过与冯的通话记录


排除贾余作案,那么是谁让秋瑛梅“来”到第二现场?以裸体女尸状呈现在警方面前?警方把怀疑对象转移到一个叫彭宇飞的人身上


彭宇飞是冯金土的铁哥们,在调查中,说起冯车子撞人事,彭的神色有些慌乱


为什么?彭宇飞随后被请到警局继续询问


彭宇飞道出真话


彭宇飞说,案发当晚,冯金土在撞人又开出四公里多后翻车,冯电话打给了彭,说出事了


当天晚上,他们几个是在一起喝的酒,彭当时还劝冯喝了酒就不要再开车回家了,冯坚持要回


彭宇飞第一时间赶到冯金土出事地点


他把冯金土接上自己的车后,迅速离开现场


按彭宇飞的意思,他劝说冯金土去投案


但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当天晚上冯金土翻车后,冯的手机因翻车后打完彭宇飞的电话,就再也拨不出去了,破了


彭在见到冯以后,彭的手机很热呼,七八个人与彭通过电话,有二三个人通话次数在六七次以上


那么,彭在见到冯金土以后与冯一起究竟又干了些什么? 彭宇飞的话有几分真实?警方由此推断,彭宇飞极有可能与冯金土一起参与了作案


从当时冯金土自述在第一现场撞人后逃离至第二现场后,短短4.3公里地,他车子开了近20分钟,时速20码也不到


这么慢,他在干什么? 但很快,从尸检和对彭的调查中发现,彭参与作案的可能性没有


彭没有作案时间,彭的确去了冯金土翻车的第二现场,但此前有人证明他一直在家,喝了酒后,他目送冯走人,他在家中躺着与人聊天,直到接到冯电话


秋瑛梅尸检表明,秋案发时没遭遇性侵害


但在秋的皮肤平面组织发现,多处有挫伤,拖缠痕迹严重,皮肤组织里,还有多处泥沙与柏油粘痕等迹象


推翻彭与冯一起作案之说,但却难以说服死者父亲秋胜顺心里的疑问,“我女儿好好地出去接人,最后裸体阵尸,究竟是谁伤害了她?她没遭遇伤害,那么她身上的衣物又去了哪呢?” 假设一一被推翻,但如此推测其实不无用处,真相已在渐渐接近


第一现场被撞女孩与第二现场已确认是同一个人,那么此女孩是如何从第一现场“来”到翻车的第二现场的?她赤身裸体究竟能作何种解释? 这一切似乎都已无法解释


如果不是后来当地媒体的一则报道的出现,极有可能此案会在一段时间里继续陷入困顿与缠绕之中,甚至会朝着另一方错误的方向前行,谜底难以破译


直到有一天,案发一个多月后,有媒体独家报道称:“有人亲眼目睹了此案发生后的一切,看到有几个人将躺在路上受伤的女孩抱上了车?” 这是真的吗? 离奇车祸案中有案 现场分析会后,专案组人员一致认为,找到这位说是在第一现场目睹了几个人抱着女孩上车一幕的人很重要


他是谁?他的出现,是否会为此案带来转机? 找到报社再一路追寻过去,此人被找了出来,这人名叫朱水源,40多岁


当警察找到他时,他脸上显出一丝惊慌


“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谁说的?你不在现场?那么是谁说在现场看到有人抱着女孩上车的事?” “是……是,阮方士,他说的,他说看见了


” “阮方士是谁?” “他是冯金水的邻居……” 阮方士被叫来询问


阮方士当即就吓得半死


他是个60多岁的老人,他说,他是无意中听到邻居冯金水说起这事的,说是有人抱着被撞伤的女孩上了车,他没敢乱问,听了后又无意中和朋友朱水源说了这事,谁知朱水源“好事多磨”,把这事报给了报社.“嗨,我就知道,这事一说出去,要坏事,因为……” 阮方士欲言又止?为什么?再追问下去,阮方士道出实情


因为他的邻居冯金水不是别人,他正是肇事者冯金土的堂哥


冯金水三下两下就交代了


他说,他是怕堂弟撞了人这事说不清楚,就编出谎言,在村里说,撞车的人不是他堂弟,是另外有人,有人看见那车上下来了人,抱着女孩上了车,谁知反而越说越乱套,竟惹到他的头上


而接下去冯金水的一番道白,让警方大吃一惊!冯金水还是个在列彭宇飞之后第二个出现过现场的人,他不仅出了现场,并且还帮助堂弟冯金土掩盖罪证,一起将车子进行烧毁,企图骗过警察的眼睛


当然,他们在做这些的时候,的确是不知道,黑夜里,就在他们边上还有一具裸体女尸出现


“要真的有女尸出现,这不是活见鬼了,我们还不吓得跑啊,哪敢再烧车,只是想把车烧得厉害些,让警察看不出这车子撞过人,谁知道这小子(冯金土)自己到了局子里就说了撞人的事,两人当时说好只讲翻车,不讲撞人的事……这下完了,连累太多了,大了! ” 警察听冯金水的口气,好像此案还有人在其中被“连累”了


“还有谁参与了,是谁被连累了?”“还有……”冯金水边说边住了嘴,吓呆了,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打住已来不及


冯金水嘴里被连累的人不是别人,她是冯金土与冯金水共同的表姐,名叫蒋昕,表姐在冯家兄弟两人的眼里可不是个一般人,她早年闯荡世界,在南平一带名气甚响


表姐名下现在拥有三家公司,在社会上还挂着好几个头衔,和上面也搭得上关系


所以,一般情况下,兄弟俩平常里有些什么事发生,第一个会找表姐


冯金土出事后,他拨了彭宇飞电话后,电话破了,彭就帮他打了堂哥冯金水电话,冯金水随后又拨打了蒋昕电话


三个人合在一起商议该如何来处理此事


表姐蒋昕不愧是见过场面的人,在表弟冯金土急得上火时,她却仍拖着慢斯理的口气地对他们说:“别怕,要不这样,你干脆把车子上碰撞过伤者的‘证据’除了


”蒋昕的意思的是,把车子点着,烧掉最好,制造车子燃烧的假象


她还要冯金土找到警察后,只字别提在来舟大街上撞人的事,只是希望警察提供帮助,帮他们把沟底里的车子吊起来


但人算不如天算,谁知被“教导”过的冯金土,一到了公安局,见到警察就说:“我撞了人,我的车翻到沟底了……”此前,冯与几个亲戚和好友喝了过多的酒,所以他这嘴更把不住


他把表姐蒋昕和堂哥关照过他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