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骗子我喜欢



  一说起骗子,大家都恨得咬牙切齿,的确,他们的骗术五花八门,令人防不胜防。最近,耿利民就碰到了一个骗子,不过,这个骗子还挺特别的……


  耿利民是个工人,退休后,将自家的三间大瓦房重新翻修、扩建,开了个家庭式养老院,叫利民养老院。老耿夫妻和下岗的女儿算是养老院的正式职工,另外还雇了个做饭的临时工。由于这是镇上第一家个体养老院,条件还不错,短短两个月,入院率达到七成以上,前景看好。


  这天下午,养老院来了一个汉子,叫赵双庆,是邻镇的居民。赵双庆的父亲患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赵双庆在县城建筑工地打工,实在抽不出身照料父亲,就想把父亲送进养老院来,可利民养老院只收生活能自理的老人’,不收赵双庆父亲这样的特护。赵双庆再三央求老耿,说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还说父亲顶多在养老院待半年,等到入冬没活了,他就把父亲接回去。老耿被赵双庆缠得没招了,就说:我倒是想收你父亲,可特护这项活又脏又累,就怕没人愿意干哪,我看这样吧,我要是能招到特护工,就收留你爹;招不到,你只好另想办法了。


  这事也只能这样了,赵双庆给老耿留下手机号,走了。老耿写了几张招聘特护工的广告张贴出去,还别说,当天就有人前来应聘。这人是镇郊一个村的农妇,叫杨金花,长得大手大脚,皮肤黝黑、粗糙,一看就是个能吃苦的女人。她丈夫几年前下煤窑出事死了,她无依无靠,为了供养正在念大学的儿子,她甘愿当特护工。


  老耿跟杨金花签妥协议,就给赵双庆打了电话,第二天一大早,赵双庆把老爹送来了。老赵头年近八十,半身不遂,说话口齿不清,因为小脑萎缩,呆头呆脑的。赵双庆给父亲一次性交了一个季度的费用,还带来足够用一个季度的治脑血栓的药品,他临走前,特意对杨金花说:大姐,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心肠的人,我父亲交给你了,你就多多费心吧,我先向你表示感谢!


  杨金花说:大兄弟,你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父亲的。


  老赵头见儿子走了,哇啦哇啦乱叫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杨金花说:大叔,以后就有我来照顾你了。老赵头听了,流着口水,哇啦哇啦乱叫一通……


  老耿还真没看错人,杨金花待老赵头就像侍候自己的亲爹一样,为了晚上能照顾好,杨金花干脆在老赵头床边搭了个简易床铺守着他,老耿对她是一百个满意。


  三个月很快过去了,赵双庆应该给他爹交下一个季度的费用了,老耿怕赵双庆耽搁了,就给他打电话,可是赵双庆的手机接连几天都是关机,老耿突然觉得事情不妙,赵双庆说过他在江畔明珠工地打工,于是专程去县城找他,在工地一打听才知道,赵双庆两个多月前就辞职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这就是说,赵双庆把父亲一送进养老院,人就没影了!


  从县城回来,老耿忧心忡忡地对杨金花说:大妹子,我是不是被赵双庆算计了?他要是把他爹扔给我一走了之,我可太惨了!


  杨金花赶紧安慰老耿:耿大哥,问题没那么严重,我想他可能遇到什么难处了,过一阵子他会来的。


  老耿心烦意乱地说:但愿如此吧,如果他真要是坑我,我对他爹也不会客气的!


  过了十多天,赵双庆还是没有动静,老耿火了,要把老赵头推给镇政府民政部门处置,杨金花劝他说:耿大哥,要我说,你可别因小失大,还是从长计议吧。你冷静地想一想,你要是这样做,肯定会有人说你做人不仁不义,那谁还会来咱养老院啊?你再等等吧。


  老耿觉得杨金花的话有道理,他恨恨地说:大妹子,我听你的,可话又说回来,我这不是慈善机构,十天之内赵双庆还是没有消息,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啦!


  老耿先自掏腰包垫付了杨金花一个月的工钱,到了第八天,赵双庆突然托人送来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他目前处境很困难,暂时支付不了父亲的管理费,不过请耿利民放心,他正在外地找工作,挣到钱马上交来,他以人格担保,绝不会欠老耿一分钱的……


  老耿搞不清赵双庆是缓兵之计,还是确有困难,怎么处置老赵头呢?他真是进退两难呀,恰在此时,镇政府广播站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来养老院采访,还做了广播报道,这下老耿可落了个好名声,更是骑虎难下,不管老赵头也不行了!


  这一天,老赵头不小心摔了一跤,脑血栓加重了,杨金花的负担也更重了,过了一天,杨金花突然向老耿请了几天假,说家中有急事要回去处理。杨金花一走,晚上只能由老耿来护理老赵头了,头两天他还能守候在老赵头身边看护,第三天晚上,老耿实在打熬不住了,便扔下老赵头,回自己屋睡了。半夜醒来,老耿觉得应该过去看看老赵头,可转念一想,现在自己也够窝囊的了,他亲生儿子都不管,我凭什么呀?这么一想,老耿又回屋继续睡去了。第二天早上,老耿去老赵头屋里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老赵头躺在地上,身下全是血,都已经凝固了——他是从床上掉下来时,头磕在暖气片突起的铁棱子上,流血过多丢了性命……


  老耿顾不上多想,急忙跟家里人商量老赵头的后事,正当一家人乱得不可开交时,杨金花回来了,老耿把老赵头的死讯告诉了她,不过他怕杨金花传出去,就谎称昨晚他守候在老赵头身边,只是因为太累太乏,睡得太死……


  杨金花脸色变得惨白,她跑到老赵头住的小屋,老耿也跟着进去,只见杨金花扑到老赵头身上,流着泪水抽泣着说:爹,爹呀,我已经尽力了,你不要怪罪我,你就安心地走吧……


  老耿惊呆了:大妹子,你怎么管他叫爹呢?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金花突然给老耿跪下了,哭泣着说:耿大哥,老赵头是我公爹,我欺骗了你,利用了你,我对不起你,我向你赔罪——


  其实,老赵头有三个儿子,杨金花是他的大儿媳妇。老赵头一直跟大儿子生活在一起,但这住房却是老赵头的财产。杨金花的丈夫在煤窑被砸死后,老赵头的另外两个儿子怕房子落到杨金花手里,以老爹由他们养活为借口,硬是把杨金花扫地出门。杨金花的儿子在县城读高中,所以她就用丈夫的赔偿金在县城买了一间房子,打零工维持生计。有一天,公爹老赵头突然上门来了,他哭诉了两个儿子的不孝,说是实在忍受不了他们的虐待,不得已才来投靠杨金花。杨金花只好收留了公爹,她照常在工地打工,还得照顾儿子和公爹,一天到晚忙得焦头烂额。转眼就过了年,杨金花祸不单行:儿子考上了大学,一万多块学杂费没处着落;乡下的母亲患了重病,急需三万多块钱手术费用;老赵头突然中风,,住了几天医院就花去五千多块钱……要想解燃眉之急,唯一的办法是卖房,可房子卖了,无家可归,而租套房子最便宜的也得三百块钱,这下可把杨金花愁坏了,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说利民养老院开业,突然有了主意,那个赵双庆是杨金花在江畔明珠工地打工认识的,他就要辞职不干了,于是杨金花就找他帮忙,上演了一出双簧戏,赵双庆先到养老院联系她公爹入院,然后杨金花去应聘特护工,这样的话,她吃住的问题都解决了,也不用租房子了,更不用支付冬天的取暖费和水电等乱七八糟的费用了,进养老院要比租房子照料公爹便宜…


  杨金花交完三个月的管理费,就再也拿不出钱了,为了公爹,她只好坑害老耿,那封赵双庆的信还有镇广播站的事,都是她想的、做的。杨金花请假那三天,其实是去找两个小叔子要钱,给公爹治病,没想到她这一走,公爹没了……


  杨金花痛心地说:?耿大哥,我知道我这么做太不道德,让你受到了伤害,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但是,我这样做只不过是暂时借你之力,解决一下眼前的困难,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还你钱的,请你相信我!


  老耿百感交集,好一会儿才说:大妹子,要我说你也太傻了,你这种处境,怎么还顾得上你公爹呢,你完全可以不管他嘛!


  杨金花叹了口气:耿大哥,我也这么想过,可我做不到呀!他毕竟是我的公爹,是我的亲人!生前待我也非常好,我得报答他呀,更何况我丈夫是个孝子,我也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他呀……


  耿利民感慨不已,虽然他被杨金花骗了,但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一点也不怪罪她,反而对她心生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