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策追骡的典故



陈策,是宋时的建昌南城人


有一天,陈策去集市上买了一匹骡子


这骡子精壮精壮的,毛色发亮,走起路来四只蹄儿像翻花


喜得陈策连声说,好骡好骡


他就只会说好骡好骡


第一次用这骡子,是要从西城运一些丝绸到他的铺子


伙计将鞍放上骡子的背,想不到骡子突然暴怒起来,上蹿下跳,连鞍都摔在地上,把几个伙计吓了一跳


这骡怎么了?伙计把骡捉住,又试了几次


只要鞍一上骡背,它就发怒一般暴躁地蹦跳


“这是一匹伤鞍的骡,老主人整的


”陈策说


骡不能负重,废物


邻居说:“怎么来,怎么去


”可陈策这个人不忍心这样做


受了欺骗,可他就这样认了


他叫伙计把骡子关到城外闲置的老屋子里,每天供给它草料


他说,就等它慢慢地老死吧


对畜生这样狠,真是畜生!他的儿子对父亲的做法很有些想法,他还是想怎么来,怎么去


谁都会这么想


但这个念头他不会跟父亲说,他有点怕父亲,所以后来做的事他都是瞒着父亲干的


他找到平时极相熟的一个人——驵


驵就是市场经纪人


他说,你想法把我这头骡子卖了,二一添作五,钱分你一半


这个驵答应了


机会来了


有一个路过南城的官人的马死了,便来到骡马市场,想再买一匹


驵瞄见了他,上前说,有一匹上好的骡子,因为负重时受了点伤,把背磨破了,主人要赶生意,急着把它卖了,你要不要看看?官人就随他过去


一匹精壮精壮的骡子,毛色发亮


官人连声夸,好骡好骡


驵说,就是背上有些伤,稍养一养就好了


骡子的背上有一些新鲜的血痂,是陈策的儿子和驵叫人磨出来的


脱毛,破皮,见血,多痛苦


骡子凄伤,可它不会说话


官人和当时的陈策一样,毫不犹豫就买下了


他说,我的行程宽裕,暂不用它,只与我随行即可


陈策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可知道也已经晚了,那官人早已离开南城,已经离开五天了


陈策骑上马,沿官道追


日夜兼程,沿路打问


他花了两天时间,赶上了那匹骡子


那骡子见了他,不走了,挨挨蹭蹭要靠近他


想说什么说不出来,只知道犟着不走


陈策向官人行礼,说,这是一匹伤鞍的骡子,不能负重


官人疑心他舍不得这精壮的骡子,要反悔,就说,伤鞍的骡子我也要


陈策解下自己的马鞍,递给官人:不信,你试试


官人说,我不试


陈策叹一口气,我以诚待你,你却疑我欺诈,既如此,我在家等你


说完策马回头,原路归来


又过了三天,官人返回了南城


他找到了陈策,说,我来并非为讨回银两,特为谢罪而来


你待我以至诚,竟受我小疑


哎,惭愧呀!陈策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