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2048年6月的一天凌晨,非洲勒亚国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一架直升机在雷电暴雨中颠簸着飞行。


  虽然这架直升机的性能堪称世界之最,具有很强的夜航和避雷能力,但大自然的力量毕竟太强大了,狂风暴雨中的直升机像狂涛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乘坐这架直升机的客人叫埃迪,是即将上任的勒亚共和国总统,他天亮后必须赶到首都,参加勒亚共和国的成立大会。随行的总理叫特川,是埃迪最好的朋友,他怀里抱着一个伞包,显得神色紧张。


  埃迪瞟了特川一眼,却显得若无其事,说: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跳伞无异于自杀。


  特川听了这话,便把伞包放下了,说:降落伞是给我留着的,直升机里有特制的弹射舱,我建议你坐到那里面去,一旦飞机出事,弹射舱可以把你安然无恙地送到地面。


  弹射舱只容得下一个人,埃迪不愿独自使用它,因为同机的几个人中,还有即将上任的陆军总司令,两个强力部门的部长,他们都是国家的精英、支柱啊,飞机一旦真的出事,而自己独自使用了弹射舱,即使活下来了,又有何意义?


  特川知道总统此刻的心思,但他还是恳求埃迪:目前国家只是表面的统一,全国的所有政党和军队只拥戴你,如果你不在了,我们的国家将重新陷入战乱,因此,我希望你马上进入弹射舱!


  特川的话没错:长期来,勒亚共和国一直被多个不同的组织所把持,四分五裂,战乱不止;历任政府腐败堕落,导致经济萧条,民怨沸腾,联合国维和部队对这个国家也无计可施。面对如此境况,埃迪从青年时期起就立志拯救国家于危难,经过四十年出生入死的奋斗,他赢得了广大民众的信任,当选为国家总统,一个没有战乱、没有腐败、人人安居乐业的新国家也将由此而诞生。在这决定国家兴衰的紧要关头,勒亚共和国不能没有埃迪!


  特川的话说得十分恳切,最终说动了埃迪,埃迪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希望我不会有机会被弹出去。


  就在埃迪准备走向弹射舱的时候,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声音轰然响起,他和特川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猛推一掌,身不由己地向机舱前方撞去……


  不知过了多久,埃迪突然觉得眼前有了亮光,他努力睁开眼睛,苏醒了,阳光把他住的房间照得很明亮。透过窗子能看到蔚蓝的天空,一只燕子从窗前掠过;远方,击打珍贝鼓的声音欢快而激越……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自言自语道:为了国家我不能死,为了亲人我也不能死。


  埃迪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单滑落到地上,他这才看到自己竟然没穿任何衣服,与此同时,他突然大吃一惊,他发现自己身体上所有的疤痕都没了踪影,那些疤痕,是埃迪在战争中留下来的,有刀痕,有弹伤,现在怎么都不见踪影了呢?更让埃迪费解的是他的手指:十二年前因为被一条毒蛇咬中、而不得不削掉的左手食指,眼下竟然也完好如初!


  墙上有面大镜子,埃迪走下了床,来到了镜子前,他从镜中看到:自己因长期劳累而变形的身材被修整过了,多年因缺少睡眠而产生的大眼袋也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地敲响了门,进来的居然是特川,埃迪心里一阵欣喜:我最好的朋友,这个国家的总理也还活着!


  埃迪看到特川,禁不住跳起身来,见自己裸着身子,又慌忙扯起被子披上,他急不可耐地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开国典礼是否推迟了?国家情况如何?飞机上其他人情况怎样?


  特川回答道:开国大典推迟到今年4月……


  埃迪大吃一惊:今年4月?我记得飞机失事是6月呀?特川说:飞机失事是6月没错,可现在是第二年了—2049年3月!


  埃迪惊叫起来:天哪,难道我昏迷了9个月?


  特川继续向埃迪介绍说,失事直升机上活下来的两个人都是重伤,这两人中一个恢复良好,就是他特川,另一个活着的人却一直昏迷着,至今未醒。


  埃迪忙问:那个昏迷的人是谁?


  特川答道:就是你—


  埃迪蒙了:我明明已经完全苏醒了,他怎么说我仍在昏迷之中?


  特川接着解释说:而且你即将死亡,你的伤太重了,我们请了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但仍无能为力,你很快就将死去!


  埃迪再次惊叫起来:你在胡说什么?


  特川请埃迪别发火,他细细地诉说了事情的真相:飞机失事后埃迪昏迷不醒,并即将死去,特川他们担心失去埃迪后国家将重新陷入混乱,于是不顾国际法和医学道德的约束,请来世界上最好的专家,克隆了一个新的埃迪,并把埃迪的大脑记忆全部进行了复制,翻录在新埃迪的大脑中!特川不得不如实相告:如今的你,其实不是你了!


  埃迪被惊得目瞪口呆:天哪,我是克隆人?原来不是真正的埃迪!他心中突然泛起一股莫名的恐惧,这种恐惧感深入到心灵深处,浸透到每个毛孔!埃迪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想起了老父亲&hellip;&hellip;随即就在心里说:不,他们不属于我,他们是埃迪的亲人,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他又想起了自己国家,数十年来为之出生入死的祖国,随即又痛苦地对自己说:不!是埃迪数十年来出生入死,而不是我&hellip;&hellip; <a href="http://www.xiaole8.com">www.xiaole8.com</a>


  特川关切地看着埃迪说:虽然你不是原来的埃迪,但你继承了他的灵魂,你的灵魂是埃迪的,埃迪所有的性格,思想,记忆,感情,所有的一切,都保存了下来。你就是埃迪,你就是我们的总统!


  过了好长时间,埃迪才从惊惧和迷惑的深渊中走出来,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


  特川说:国家就好像一条船,船长有权知道这条船的一切状况,因此,我没有必要隐瞒你,这个国家的一切都不需要隐瞒你!


  他们两个交谈的时候,原本的埃迪还深陷在昏迷之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看到了大学刚毕业的儿子,还有自己的老父亲&mdash;可父亲不是已经过世了吗?幻觉中的亲人很快就消失了,此时的埃迪其实只是回光返照,他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灯光把整个屋子照得通亮,窗子被厚实的窗帘遮挡着。


  原本的埃迪看到自己身上插着几十支管子,红的、黄的、白的,透明的,各种颜色的液体在管中流动,他能感觉得到,有个一直塞到气管深处的机器在帮助自己呼吸,心脏的跳动沉重而又艰难。


  原本的埃迪一点儿都不能动弹了,所有器官都在衰竭,每部分组织都在溃烂。尽管他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但思维仍在活动:我要活着,为了国家我不能死,为了亲人我也不能死&hellip;&hellip;


  这时,一个人来到原本的埃迪面前问候,对方的面孔是那么的熟悉,他会是谁呢?问候者就是那个克隆后的埃迪,他说:埃迪,你放心吧,我们的国家不再会有战乱,人民将安居乐业,你所有的理想和抱负,都很快就会实现的!他轻轻叹了口气,又说:据医生推测,你无法坚持过今晚了。


  原本的埃迪突然想起来了:他就是我!他的面容,说话的语气,思考时的神态&hellip;&hellip;然而,如果说他是我,我又是谁?


  浓浓的倦意袭来,迫使原本的埃迪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坠入到无边的黑暗中,原本的埃迪很快就死了&hellip;&hellip;那另一个埃迪久久地坐在死者床前,突然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脱口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埃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