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埋着一坛金



  张二牛是鄂东斗方山一带有名的篾匠,在他十八岁那年的春天,斗方山一带的竹子都开了花,老人们说,今年年景不好。后来,果然遇上了一场罕见的大旱,竹子都干死了。没有了竹子,蔑匠们就没活儿可干了,张二牛就跟几个同伴一起,到浙江一带找活儿干。


  


  一天,张二牛他们在杭州城外,看到有一户人家周围长满了竹子,就问主人有没有篾活儿做。这户人家只有父女俩过日子,父亲五十多岁,叫童忠贵,女儿十七八岁,叫小荷。童忠贵听说他们来自鄂东斗方山,二话没说就叫他们留下来。童忠贵说:你们大胆在我家做三年,到时我一次付清你们的工钱。怕他们不相信,童忠贵接着告诉他们,前些年他在斗方山一带做生意,将一坛金子埋在了斗方山上的四望亭边,现在他人老了,懒得跑了,正好到时给他们当工钱。


  


  见童忠贵慈眉善目的,不像个说谎人,张二牛他们就留了下来。可刚做了几天,其他人不知何故,都不辞而别了。张二牛正疑惑,童忠贵却笑着对他说:恭喜你小伙子,那坛金子已经是你的了,到时我会告诉你取金子的方法。


  


  张二牛父母早亡,哥嫂已和他分家,他没什么牵挂。听了童忠贵的话,他更放心了,每天起早贪黑地帮童忠贵家做事。


  


  张二牛的手艺不错,刚开始,他做出的篾器,童忠贵总要找人拿到集市上去卖,可没多久,买主就自己找上门来了,童忠贵的家也慢慢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篾器市场,每天前来买篾器的人络绎不绝。看到生意一天天兴旺起来,进账一天天多起来,童忠贵的一张老脸挂满了笑。


  


  就在童家的篾器市场越来越红火的时候,童忠贵却因劳累过度,突然病倒了,而且病得不轻,躺在床上连屎尿都要人照料。小荷哪见过这阵势,急得直哭。张二牛说:哭有什么用,赶快请郎中。在忙着做篾器活儿的同时,张二牛还抽空帮小荷照料她爹。因为小荷是女儿身,照料童忠贵屙屎拉尿的事,就全落在了张二牛身上。晚上,张二牛还像儿子一样睡在童忠贵的脚头。看到张二牛人熬瘦了,眼睛熬红了,小荷有些过意不去。


  


  这天,张二牛照料完童忠贵,正准备干活,他哥哥张大牛突然找上了门。张大牛黑着脸将他拉到一旁,问他为什么不跟那几个人一起回家。张二牛说:我这里有事做,为什么要回家?哥哥摇着头叹道:你真是一个木脑壳,人家把你卖了,你还要帮他数钱。张二牛说:我倒要看看谁会卖我。


  


  张大牛知道弟弟的脾气,再说也没用,就告诉他,那几个人回家后,将斗方山四望亭周围挖了个底朝天,可连金子的毛都没看到一根。哥哥说:这不明摆着吗,那个童忠贵在骗你。


  


  张二牛这才知道,那几个人原来是跑回家挖金子去了。但他觉得哥哥的话有些好笑,他们没挖到金子就能说明童忠贵在骗人吗?俗话说得好,一人藏得巧,万人找不到,斗方山那么大,他们挖不到金子很正常啊。


  


  兄弟俩为此事发生了争执,哥哥说:你马上和他把账结了,跟我一起回家。弟弟说:家里竹子都干死了,我回家做什么?哥哥气得脸发白:你怎么就一根筋,连弯也不晓得转,我看你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张二牛也来了牛劲:我干活儿挣钱,有什么后悔的。何况眼下人家正在患病,需要人照料,我总不能丢下他不管吧。张大牛说:人家患病与你何干,你是他什么人?张二牛说:我赶巧碰上了,既然碰上了,我就不能不管。张大牛气不过,上前给了他一个大耳光,并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他要是不跟他一起回家,他就不认他这个弟弟。


  


  可不管他怎样气怎样急,张二牛就是不和他一起回去。张大牛无奈,只得一个人气鼓鼓地走了。


  


  张大牛走后,童忠贵颤巍巍地来了。童忠贵问张二牛:你哥哥来了?张二牛点了点头,算是回答。童忠贵说:你怎么不和他一起回去?现在还来得及,你要是想回去,我马上给你结工钱。张二牛摇摇头说:不,我们事先说好了的,我要做满三年。再说,你眼下正需要人照料,我不能丢下你不管。童忠贵问:我俩非亲非故,你管我做什么?张二牛反问道:要是我病了,你会不管吗?童忠贵心里一动,但接着又问:你就不怕我骗你?张二牛说:不怕。童忠贵疑惑地看着他,问为什么?张二牛说:因为你不是那种人。


  


  童忠贵的病终于痊愈了,张二牛又可以全身心地干活了,他每天边干活边唱着鄂东民歌,小荷也变得比以前更开心了。这天上午,张二牛为给一客户赶做一批竹篮,直到临近中午,最后一个竹篮才编完。放下竹篮,他心里轻松了,嘴里开始唱起了鄂东民歌《竹子爷竹子娘》,正当他唱到忘情处,小荷打断他说:还唱个么事,赶快吃饭去。


  


  这顿饭很丰盛,菜摆满了桌子,而且都是他平时最爱吃的,还有一壶酒。张二牛以为她家有什么事,就坐在桌旁等着。小荷说:你等啥,我爹有事不回来。说罢给他斟满了酒。待他酒足饭饱之后,小荷又将一个沉甸甸的口袋递给他。张二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用眼睛看着小荷,并不伸手接那个口袋。小荷将眼睛移开:二牛哥,拿着这钱回去吧,你就不要指望我爹那坛金子了。张二牛傻眼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小荷说:二牛哥,我求你了,不要问为什么,趁我爹不在家,你还是早点走吧。张二牛又犯了犟,他说:你不跟我说清楚,我是不会要你的钱的,也不会走的。


  


  小荷急了,将钱袋塞到张二牛怀里,二牛哥,我求你了。小荷说完跪在了他的面前。张二牛一把扯起泪流满面的小荷:好妹子,我向你保证,不再问为什么了,我也求你不要赶我走,你就让我在你家做满三年吧,到时就是你爹一分钱不给,我也认了。


  


  这回轮到小荷傻眼了,她抬头看着张二牛:你真的相信我爹会给你一坛金子?张二牛摇了摇头。小荷说,那你为了什么?张二牛说:我也请你不要问为什么,好吗?


  


  小荷真的不再催张二牛走了。其实,经过几个月的接触,她早就爱上了张二牛,哪舍得张二牛离开。


  


  在张二牛的打理下,童家的竹器市场规模扩大了,名气也更大了,生意好得没法说。靠这个竹器市场,童家赚了个钵满盆盈。但是,三年时间很快就到了。满期那天,童忠贵对张二牛说:现在,我告诉你取到那坛金子的方法。没等他说完,张二牛就开了腔,他说:我不要金子。童忠贵吃惊地问:那你要什么?我要……张二牛双膝跪在了童忠贵面前。童忠贵不知所措,说:有什么话你起来说吧。张二牛说: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童忠贵笑了:你还没说要什么,我怎么答应你?张二牛红着脸说:我要你把小荷嫁给我!张二牛说这话时,小荷也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爹面前。


  


  童忠贵看看张二牛,又看看女儿,觉得他俩倒还挺般配。再说,他俩的心早就贴在一起了,他不答应恐怕也于事无补。于是,笑笑说:都起来吧,我答应你们。但那坛金子总不能永远埋在斗方山上呀。


  


  按照童忠贵的吩咐,张二牛八月十五的晚上赶到了斗方山上。到了半夜子时,已经西斜的月亮,将四望亭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直接映在了斗方山脚下的一个烂石沟里。童忠贵告诉他,这时亭子顶端的影子投在哪里,金子就在哪里埋着。果然,他没费多大的力气,很快就挖出了那坛金子。张二牛想,难怪那几个先跑回家的人,把亭子周围的土挖遍了也没挖到金子。


  


  张二牛满怀喜悦地赶回了杭州,将那坛金子交给童忠贵。童忠贵说,这坛金子是他的工钱,他想咋处理就咋处理。张二牛说,我说过,我不要金子,只要小荷。童忠贵高兴地将小荷嫁给了他。


  


  新婚之夜,小荷问张二牛: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要你回家?张二牛问:为什么?小荷说:我怕我爹报复你。张二牛笑了,我跟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报复我?小荷轻轻叹息一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五年前,童忠贵带着儿子童子儒到斗方山一带做生意。一天深夜,他们父子准备到斗方山斗方寺中投宿,可走到四望亭处,突遇几个拦路打劫的蒙面人,不仅抢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钱物,打斗中还将童子儒推下悬崖摔死了。童忠贵悲痛欲绝,最后,在斗方寺僧人的帮助下,将童子儒火化了。童忠贵没有勇气将儿子的骨灰带回杭州,只好就地掩埋了。


  


  埋葬了儿子,他就发誓,一定要替儿子报仇。但怨有头债有主,他找了好长时间,却没有找到那几个蒙面人。最后,他只得把这笔账记在了鄂东斗方山所有人的头上。正在他寻思怎样报这杀子之仇时,张二牛他们找上门来了。这就是童忠贵一听说他们来自鄂东斗方山,就答应留下他们的真正原因。他计划先让他们给他家做三年工,然后再找机会杀死他们。没想到那几个人偷偷跑了,这样,他别无选择,只有找张二牛出气。


  


  张二牛一惊:那他怎么没对我下手?小荷说:是你的诚实和善良让我爹不忍下手。小荷还告诉他,一次,她听到爹伏在她哥的坟上痛哭不止,他说:儿啊,我实在狠不下心来杀一个跟你一样诚实善良的孩子,你原谅爹吧。爹原先说要杀他替你报仇,爹那是说的糊涂话,爹真的是糊涂了,怎能杀一个无辜的孩子呢,相信你也不会同意爹这样做的。不知什么原因,爹一看到他,就像看到了你,我实在下不了手啊……


  


  听到这里,张二牛已是一脸的泪水。突然,他问小荷:你不是说你爹把你哥埋在斗方山上了吗?怎么家里还有他的坟?小荷也哭了:原先是埋在斗方山上,前年,我爹偷偷去斗方山将我哥的骨灰取了回来,并在原先埋骨灰的地方埋下了一坛金子。我爹说,他不能失信于你。


  


  张二牛将小荷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地对小荷说,他一定要像亲儿子一样孝敬老人,他要替斗方山人赎罪。